韩征的思念通达,在这瞬间唐英眼中韩征整个人的气势似乎都变了,从先前的凌厉化作此刻的悠闲。

似乎真像他所说,一切都无所谓了。

唐英不清楚韩征的思想为何会转变的如此之快,但总归是好事,至少韩征似乎不再迁怒于她了。

两人重新落座,气氛变得缓和,像是两个熟识的朋友在聚会。

想到此行的正事,唐英开门见山道:“一号……”

“既然一切都无所谓了,不妨告诉你,我的真名叫韩征,韩非子的韩,征战的征。”韩征打断了唐英的话语。

“不是叫曹夫吗?”唐英笑问,“谁知道韩征又是不是你的真名。”

韩征:“……”

“这年头说真话反而没人相信了,信不信由你,但你应该从楚云飞的嘴巴里得到过答案吧?”

唐英点了点头,当时从楚云飞的嘴巴里得知一号叫韩征的时候,唐英还是有些气恼的,这家伙居然用一个假名字骗了自己那么久。

“说吧,你叫我来见面,有什么事情?”韩征问道。

唐英沉默了片刻,道:“你是个聪明人,我就不遮遮掩掩了,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协助我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

“哦,什么任务?”

“你没有答应下来之前,我没办法告诉你。”

“那就算了。”韩征摊了摊手,不以为意道。

唐英气道:“你这人,怎么拒绝的这么干脆,算我求你还不成吗?”

韩征挖苦道:“你可没有一点求人的意思。”

“好,我告诉你,只是我告诉你就当是你答应我了。”唐英不由分说道:“这次我接到的任务是铲除一个大汉奸,只是此经艰难异常,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时间?”

“算上今天,一周之内必须成功铲除目标,否则就只有选择撤离。”

“地点?”

“南京。”

“我去,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从山西到南京路途遥远,咱们就是赶路,估计一周时间也到不了。”

“我的组织会安排飞机送我们迅速抵达。”唐英道。

韩征怔了下,立马摇头道:“不去,这分明就是个坑,南京那地方被伪政府防守的水泄不通的,再加上日军的协助,去了那地方还能有命回来吗?”

【叮,触发重要支线任务:铲除大汉奸,系统提示,系统完成奖励将大大有利于野狼特战队的群体增益。】

唐英无奈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是她强人所难了,韩征又不是她的阵营的人,为什么要跟着她冒这么大的风险?

甚至唐英自己也说不出来缘由,自己怎么就糊里糊涂地找到了韩征的身上?

她自顾自地把玩着手中的“孤影”,似乎已经放弃了继续劝说韩征的念头。

“为什么找我?”

“啊!我的组织动用了很大的力量,打通了情报关系,在接近那大汉奸的的一处巷道里有一户人家的身份被我们给替换了出来,那也是一对年轻人,如果我们替换进去,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他们俩该不会是夫妻吧?”

唐英一滞,回道:“是,新婚夫妇。”

韩征笑了,“好,我答应你了。”

前后反转来得太过突然,唐英直接愣住了。

她现在真是越来越琢磨不透韩征的心里想法了,这怎么说变就变呢?

“为什么?”

韩征笑的灿烂,“原因很简单,能够有唐上校这样的大美人做老婆,就算是暂时假扮的,岂不是也很令人心动吗?”

唐英嗤之以鼻地哼了一声,她太了解韩征这样的家伙了,就算自己投怀送抱,人家都不一定要,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原因突然答应自己?

但不管怎么说韩征总算是答应了,唐英的心底也是一喜,“我答应你,这次任务要是成功完成,我会向组织力保你一命……哪怕你最终也不愿意妥协。”

“是嘛,那就多谢了。”韩征不以为意道。

“什么时候出发?”

“刻不容缓,越早越好。”唐英道。

“我还需要一天时间。”

“情况很紧急,我们晚一点交接,就会多一份暴露的危险。”

“半天。”韩征说道,话语郑重。

唐英点了点头,“好,那我就在这里等你半天,半天之后如果你没有出现,即使是单独行动,我也必须出发。”

但洞察力惊人的韩征明显发现唐英在说到单独行动的时候,神色之中多了些无奈。

“放心,说半天就只要半天。”

话毕,韩征转身出了包厢,下了茶楼,在唐英通过窗口的目送下很快从河源县城离开。

可话说韩征为什么需要半天时间呢?

原来就在唐英出现并提出这次铲除汉奸的任务,而系统的支线任务也触发的时候,韩征便有一种直觉:

或许这就是自己离开副本的契机!

也就是说,“死亡”的时刻或许很快就要来了。

而一旦韩征“死亡”,虽然对于他来说只是从一个副本切换到了另一个副本,但对于老团长丁伟、团长李云龙、政委赵刚、营长张大彪,还有野狼特战队的队员们和韩征熟悉的那些战友们来说,这可就是永别了。

所以韩征必须得返回独立团一次。

一来是为自己在这个剧本里结下了缘分的战友兄弟们诀别,二来之前有大量的军功,一旦穿越到下一副本会被重新置零,那么在此之前,为什么不把这些军功全部兑换成武器装备,就当作留给李云龙最后的礼物呢?

打定了主意的韩征一路策马扬鞭,很快赶回独立团驻地。

“排长!”

“排长好!”

韩征并没有遮遮掩掩,直接从驻地口进了团部驻地,路上和战士们打着招呼,只是刻意避开了调查组的人。

由于调查组关押韩征也是秘密进行,所以这普通战士们是并不知道实情的,特别是现在独立团家大业大,足有上万的人马,刻意被遮掩起来的消息哪能这么快传开。

韩征见到了李云龙,但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

团长最近的脾气很不好,一整天总是板着脸,特别是见到调查组的人的时候,脸色更是黑的可怕。

这些天为了能早点洗刷掉韩征的屈辱,李云龙一直在想方设法找调查组人员的麻烦。

“别了,我的团长!”韩征暗暗感慨道。

一营长张大彪在操场上练兵,如今独立团虽说是人马壮大了起来,但整体的兵员素质并没有提上去,新兵蛋子有很多,训练新兵的重任就落在了张大彪的身上。

“营长,下次冲锋的时候别再摔帽子了,整个八路军估计就你最废帽子了!”韩征在心底打趣着,并没有出现打扰张大彪。

当韩征将特战队队员们全部召集起来,队员们列队站在韩征面前的时候,队员们并没有愕然,他们知道四号随时会把队长顶替出来。

韩征的话语风格一如往常般的随和幽默,时而带点脏话再骂两句,这种可以毫无顾忌有什么说什么的畅快感,也只有在这帮子兄弟们面前才能真正的做到。

“报数!”

“一”

“二”

“三”

……

“十六”段鹏最后喊道。

韩征笑了,“兄弟们,最后再报一遍自己的名字吧!我想再听一次。”

队员们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似乎有些愕然,不明白一号究竟要做什么,但出于对一号的绝对信任和命令的服从,还是立马开始执行命令:

“三号魏大勇。”

“五号王承柱。”

“六号王根生。”

……

……

“十六号段鹏。”

“好,好啊!”韩征忽地放声大笑起来,他从队伍的左边一个个为队员们整理衣角,并拍着他们的肩膀像是在回忆似地叙说着。

“和尚,以后你这臭脾气可得收敛着点儿,别再惹了什么麻烦。还有,团长可是和我说了好多次,你小子可别再偷他的酒喝了。”

“柱子,别一天到晚寻思着打炮了,男人嘛,除了打炮,那能做的事情还多了去了。”

……

“孟繁华,你小子现在知道我们八路军的好了吧!老娘我也让团长给你接过来了,以后就好好在八路军,在特战队干,总有你建功立业的时候。”

“段鹏,你虽然进队伍虽晚,但你的天赋过人,不亚于和尚那小子,和尚虽然是个老兵,但团长说过,这独立团揍谁都不行,唯独揍和尚不算违反纪律,他要是还敢拿老兵的身份欺负你,只管往死里揍。”

“哎!”段鹏眉开眼笑地应道。

和尚:“……”

当所有的话都说完了,望着队员们似乎有些莫名的神色,韩征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老子今天有点儿反常?要说也是我自个儿没出息,这平日里上了战场杀鬼子,脑袋都别在裤腰带上,可偏偏一想到你们这些兔崽子,一群大老爷们儿的……老子怎么就舍不得呢?”

“总之一句话,调查组的事情你们放心,这天底下没人能难得倒你们的队长,难得倒你们的一号。

……

……或许在不久之后,我韩征离开了队伍,但你们没有必要伤心,因为那是我自己的抉择,而且在组建野狼特战队的时候我就说过,人可以不断的替换,甚至是死亡,但是特战队从一号到十六号,甚至是更多号,会永远存在。”

……韩征就这样走了,并没有给队员们过多的解释。

队员们有些纳闷,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可总感觉今天的一号似乎说了些什么特别的话语。

…………………………

“一号!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当韩征揭开了房顶的瓦片,顺着房梁滑落到地面的时候,冯谢青望着韩征突然出现的身影,愕然道。

“怎么样,没有被调查组的那些家伙发现吧?”

“没有。”冯谢青回道,又有疑惑:“一号,你不是去见那唐英了吗?”

韩征笑道:“现在风声正紧,我见的又是中央军上校,那可是**的人,难道你小子就没有怀疑过,我没准儿我真是**派来的卧底呢?”

冯谢青毫不犹豫道:“这绝不可能,就算我们都是**的卧底,你一号也不可能是。”

“再说了,就算一号你真的是,那又怎么样?至少我们特战队的兄弟情谊绝不会是假的。”

“好兄弟!”

韩征拍了拍冯谢青的肩膀。

冯谢青嘿嘿笑了两声,露出些不好意思的神色,但这真是他的肺腑话语。

从韩征当三排的排长的时候,他就是班长。

这一路走来,韩征对他的影响太大了,甚至在冯谢青的心中,韩征就是那个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恩人,是战友和兄弟,更是他最为尊重和佩服的榜样。

韩征的声音接着响起,叫出了一个冯谢青许久都没有听过的韩征对他的称呼,“老冯,你现在只需要听,只需要做,不需要去问为什么,你知道我的脾气,你问了我也绝对不会解释。这些事情或许会很让人费解,但我想来想去,还是最终选择把这一切托付给你。”

冯谢青身子一震,继续听韩征说道:“我这里有一张纸条,是专门留给团长的,但并不是要你现在就拿给团长,或许是一天,也或许是几天,十几天,会有一道消息传来,关于我的消息传来,这个消息会在咱们独立团引起不小的风波,而那个时候就是你把这张纸条拿给团长的时候。”

韩征说着将手中的折叠好的纸条递给了冯谢青。

“你小子可不许偷看。”

“嘿嘿,一号,你就放心吧,这哪儿能啊!”

“好,废话不多说,你继续待我顶替在这里,能瞒多久就瞒多久,暴露了也无所谓,直接把所有的责任都往我身上推,我走了。”

“排长,你要去哪儿?”冯谢青现在还有些糊里糊涂的,不明白韩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又交代这么一些事情。

韩征笑骂道:“忘了老子说的了?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问,你只需要记住按住我的交代,到时候把纸条交给团长就是了。

还有一事,记住,不要试图控制二号,任何人都不要尝试,这种人是黑暗中的影,绝对不会让人给拿捏住的,至于他的未来,他什么时候自己愿意回来了,那就是咱们特战队的兄弟,他若是永远也不回来,那就是永远的,最神秘的二号。”

“是。”

在冯谢青的目送下,韩征又顺着房梁离开了土房。

不久之后,韩征出现在了一处大山洞,这正是韩征在纸条上给李云龙标明的一处位置所在。

接下来就好办了:

【叮,兑换值重置卡:顾名思义,将系统所有物品需要兑换的军功重置为最初模式,限一天!】

随着宿主的自身能力提升,系统军火武器的军功需要兑换值一直在不断提升,当这个值重置为最初的时候,价格那可是相当便宜的。

【叮,兑换值重置卡使用中……】

【叮,兑换系统迫击炮10门,迫击炮炮弹200发,消耗20000军功】

【叮,兑换重机枪5挺,轻机枪30挺,消耗8500军功】

【叮,兑换掷弹筒50门,消耗10000军功】

……

【叮,兑换整套军功生产流程机床,消耗30000军功】

望着不断在山洞内出现的军火,韩征过足了暴发户的瘾,足足将94000多军功挥霍一空。

再加上这段时间韩征在进攻县城,劫掠日伪军军火库的时候,系统军火库收纳的武器装备。

空间并不算小的山洞,几乎被各式各样的军火装备给堆积满了。

这样一批装备拉出去,毫不夸张的说,装备中央军一个旅,八路军一个师,怕是也绰绰有余了。

一切完成,韩征望着自己的杰作,满意地点了点头。

“团长,这就是我最后送给您的礼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