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女儿和喜欢的人“煮饭”还太早的话,那先让她和喜欢的人订婚,算不算早?

可能不算吧。

毕竟在实际生活中,有不少恋人其实都是在这个年龄得到了双方父母的默认,也算是一种变相的订婚,最后也都顺利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而且,苏国阳本人也是打算含蓄地用“交往”来代替“订婚”一词。

当“交往”这个词从父母口中说出来,意义肯定是和孩子们口中的不一样,代表了一种“官方认同”,也就是所谓“订婚”的意义。

然而,另一个问题是:

苏国阳即将表达的态度,算不算卖女儿?

当苏国阳朝苏元招手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已经冒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只不过,这个看似尖锐的疑问,其实答案也蛮简单的。

……

如果不是两情相悦,那就是他苏国阳不讲道理,为了感谢别人救了女儿的命,就出卖了女儿的身体和灵魂,是红果果地伤害了女儿。

但如果是两情相悦,那苏国阳即将表达的意图,那就是顺水推舟,众望所归。

……

毫无疑问,苏元和林小贤当然是后者。

所以经过短暂而充足的思考后,苏国阳把一脸忐忑的女儿叫过来。

“来来,站好了啊…”

他欣慰地笑着,故意让开身位,让苏元站在林小贤身旁,然后深呼吸一口气:

“元元,爸爸有个问题想问你。”

苏国阳说着,不忘郑重地悄了韩萱萱一眼,妻子回以颔首,让他相信自己并不是一时冲动:

“元元,你愿不愿意…”

“等等!”

话音未落,苏元惶然开口。

而随着这一声打断,顾小颜的瞳孔闪过一丝亮色,蓦然抬起了头,身边的周佳也同时感到心里一松。

学习委员不仅心里一松,还有些后怕。

如果不是苏元主动中断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恐怕忍不住先开口的就是她了。尽管她知道,苏元和自己一样,今后迟早会和林小贤在一起。

但现在苏国阳现在作为女方的父母,在所有女孩儿们面前作出某种承诺的话,那苏元在她们当中的所谓“身份”也好,“地位”也好,总之一切就都会不一样了。

这样一来,三个女孩子之间的关系是否会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

林小贤对苏元的态度,又是否会因为苏元父母的认可而变得格外重视?

是,那坏人的确是说会一视同仁,可除了他,他周围的女孩儿们自己心里也还有一杆秤啊…

感情这件事,本来就已经是很复杂很精密的了。

更别说三段牵扯到同一个人的感情了。

学习委员很难说清,如果苏元今天就这么“上位”了,自己还有顾小颜以后还能不能和她一起悠闲相处。

……

她们三个,就像是三颗小麦苗,本来在某个农夫的照料下一齐快乐成长着。

可突然有一天,某一颗小麦苗提前长高了好多好多。

她不再需要和其他小麦苗一样争先恐后地渴求阳光和雨露,因为相比其他的小麦苗,她的根已经扎的足够稳。

其他小麦苗仰望着她,已经没法和她一起在同一水平线上共同进退,已经没法时不时地和她竞争一把,已经没法和她在同一个高度说说笑笑了。

……

用更加现实的例子来说,某个部长手下本来平起平坐的三个员工,突然有一天,老总亲自提拔了其中一个员工当副部长。

如此一来,不管大家话说的多么好听,什么和原来一样啊,大家还是朋友啊,可实际上暗中的隔阂已经在这一刻悄然产生了。

……

因此,即便苏元不打断,学习委员原本也是忍不住想要开口,阻止苏国阳对林小贤和她们姐妹之间感情的干涉行为。

可现在想起来,要真的是学习委员出面,她肯定会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说不定会嘴笨,反而把事情弄的更糟。

这也就是她后怕的地方。

只是幸好,现在苏元主动按下了暂停键,学习委员以及和她想法差不多的顾小颜,就都很期待地看向了这位悄悄捏起拳头的,勇敢的语文课代表。

“爸,你的问题…还是先别问了,可以吗?”

“元元…”

女儿的面庞上难免地凝着一层羞涩以外,更多的貌似是紧张和忐忑,苏国阳和韩萱萱相视一眼,都觉得可能是事情太突兀,把苏元吓到了。

可实际上,苏元的心理既欢喜又抗拒。

欢喜的地方不言而喻,而抗拒的点,也很默契地和其他两个女孩子保持着统一。

从这一点上,可以说不知从什么时候,三小只就已经在心中达成了“要幸福,就一起幸福”的奇妙共识。

唉,没法子。

谁让她们偏偏喜欢的都是同一个男孩子呢…

如果有谁要嘲笑,要讽刺,要唾弃这样的“孽缘”,那就都去找林小贤那个罪魁祸首好了!

“爸爸,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忘了,林小贤他不光救了我,还…还救了小颜啊…”

“这…”

苏国阳语塞,转头看了一眼身后假装望天的顾小颜,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他是借着林小贤救了自己女儿性命的契机,才打算做接下来的事。

可苏元在这个节骨眼,突然提到林小贤也救了顾小颜性命,这就…

这就不等于在说,除了苏元,林小贤也该和顾小颜“订婚”吗?

当然了,要是一般人不至于这样。

可顾小颜是一般人吗?

苏国阳知道顾小颜跟林小贤之间的猫腻,毕竟韩萱萱跟孙芬芬的激烈对抗,他也是亲自感受过的。

如今,女儿居然长“情敌”志气,灭自己威风,这让苏国阳很是不解。

不解也就算了,着憋好了的一鼓作气,也因为这一下,乱了节奏。

苏国阳想继续撮合女儿的这桩“好事”吧,肯定是已经有些不好开口了,没办法,为了避免后续再有尴尬,他干脆苦笑两声作罢。

“叔叔阿姨,吃水果…”

“哎哟,谢谢姑娘…是叫林小书吧?真懂事…”

一地鸡毛并不多,但多少也有点儿,林小书在这时候拿来了水果,让氛围一下子又顺畅了下去。

林小贤默默地给妹妹点了个赞,然后围绕这次事故跟苏元的父母聊了会儿。

他其实也和学习委员一样,打算制止苏国阳“激进”的行为。

但他作为被动的一方,想法是等苏国阳把话说出来之后,再针对性地暂时婉拒。

他的身份不是苏元,要是话都不听完就“迫不及待”地贸然打断,一来拂了老丈人的面子,二来可能也会让苏元心里有些小别扭。

等到天色暗下来,他们才在苏元的坚持下回家去了。

“那元元你晚上…”

“…晚上电话联系!拜拜拜拜…”

苏元把爸爸妈妈送到电梯间,然后回病房一推门,就被一个暖暖的身子抱住了。

“小元元~爱你~”

“小颜…咳咳…你先放开啦…”

顾小颜的胸脯好像又成长了,苏元略不甘心地掰开她的手,然后看到学习委员也扭扭捏捏地抽了过来,三个女孩儿互相看看,小脸儿都红扑扑地羞了一下,然后一齐心有灵犀地笑了起来。

“真好啊,这就是姐妹情深吗…啊呜~”

林小贤在床上吃着林小书喂的水果,看到女朋友们和和睦睦的有爱一幕,欣慰极了,感觉离大被同眠的那一天越发的指日可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