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发动机发出轻微的轰鸣声,车灯与霓虹混杂在一起,方子柔无力的推着贪婪好色的男人,这些日子的绝望好似从来不曾放过自己。母亲歇斯底里的怒吼,哥哥的央求,梅园止不住的花销。方子柔原本明亮的双目好似苍老了许久,胸口的喘息越发难受了,幸好,幸好今儿刘管家给自己请来了医生开了药。

“放开我!”方子柔愤怒的大声喊道。路上的行人好似听不见她的哀求和怒气,偶尔有男子投来同样贪婪的目光。

“啪!”

巴掌大的小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个耳光。方子柔只觉耳朵嗡响,头也越发晕了。

“给你脸不要脸!一个舞女装什么清高大小姐!”稍高的男子恶狠狠的拉起方子柔的胳膊,一把推到旁边漆黑的小巷。

“什么人!”突然一个蹩脚的中文响起。

两个男人定睛看去,才发现三名日本士兵从小巷走来。两个男人顿时成了软脚虾,弓着身子扬声道:“太君太君,没事没事,这个女人不听话。”

“哦,女人”三个日本士兵色眯眯的看向摔在地上的方子柔,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两个男人见状顿时软了下去,赶忙道:“太君请~”

“滚!”日本士兵瞪了一眼两个男人,扬了扬手中的长枪。两个男人忙不迭的躬身跑远。

方子柔的理智几乎崩塌,她极力的推开日本士兵伸来的手,可她一个人,又是哮喘的病人哪里能三个男人的对手,身上的旗袍被粗鲁的撕开,曼妙的身躯暴露在冰冷小巷的空气中,方子柔打着寒颤,瑟瑟发抖的搂着自己的身体。

“滚!放开我!放开我!”

方子柔的挣扎换来日本士兵的大笑,不知为何,原本还有人经过的小巷,彻底安静下来,好似成了方子柔一人的地狱。任凭方子柔如何挣扎,换来的只有拳脚,和更深切的绝望。衣衫被彻底撕开,廉价的珍珠散落一地。

啪嗒、啪嗒

泪珠滴在青石地板上。

“啊”“唔”“八嘎”

好似什么散开了,头顶上有个什么影子。

“方子柔”方恩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身上传来温热的衣物触感。方子柔睁开双目,方恩诺焦急的双目映入眼帘。

方子柔惊讶的瞪大双目,偏头看去,方恩诺的手正环抱着自己,远处三名日本士兵已经倒在地上,黑夜里血腥味显得格外浓烈。

“王瑄,善后。”白旻宇将手中的短刀在日本士兵的身上擦了擦,收回刀鞘。

王瑄应声点了点头,拖着三个日本士兵的腿朝着深巷而去。司机也下了车,随着王瑄的脚步而去。

方子柔不安的看向方恩诺,方恩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你没事了。”

泪珠一点点溢出眼眶,方子柔抱着方恩诺大哭,那种劫后余生的幸运让方子柔陷入无限的欢喜和慌张。

方恩诺看着怀中哭成一团的方子柔,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本可以当作看不见的不是吗?明明是仇人的女儿不是吗?怎么就是心软了呢?方恩诺抬手轻轻拍了拍方子柔的后背,柔声道:“没事了,安全了”

方恩诺的话好似有种魔力,方子柔渐渐停止了抽泣,缩在方恩诺的怀中不停的大口呼吸。

“这里不安全,我们需要快点离开。”白旻宇看了看深巷,低声说道。

方恩诺点了点头,他们太过招摇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更何况,方恩诺现在还是以亲日的身份蒙蔽着。方恩诺低声对着方子柔说道:“我们需要赶快离开,你还好吗?能走吗?”

方子柔闻言抬起脸颊,点了点头,方恩诺拿出帕子轻轻擦了擦方子柔流着鲜血的嘴角,低声道:“我扶你。”

说罢,便小心的扶起方子柔快速进了汽车。方子柔听话的配合着方恩诺,钻进停在巷口的汽车。白旻宇不等,上车启动。

汽车驶出那个噩梦般的小巷。方子柔透出车窗看去,心脏猛烈跳动。回头正好撞入方恩诺温柔关切的双目,委屈溢出眼角。

“你的哮喘好像犯了,旻宇,去趟中央医院。”方恩诺微微皱眉,看着方子柔起伏的胸口,低声说道:“我没有带衣服,你先穿这件外套吧。”

方子柔摇了摇头,低声道:“家里有药。”

方恩诺犹豫了一下,确认方子柔的情况并不严重,公馆有药应该能够应付,勉强点了点头:“如果难受的紧,就直说。”

“为什么救我?”方子柔低头看着身上的外套,轻轻嗅去还带着方恩诺身上的香气,好似安抚的灵药,让方子柔冰寒一片的心找到了一处火种。

“你是我夏公馆的人,容不得外人欺负。”方恩诺双目微冷,带着一股怒气冷冷说道。

方子柔闻言心跳一窒,呆呆看着方恩诺柔美的脸颊,这人…

汽车缓缓驶入夏公馆的大门,刘管家正在前厅等候,待见了浑身是伤被方恩诺搀扶走进来的方子柔时一愣。

“小姐您回来了。”刘管家微微皱眉,低声问道:“子柔小姐这是?”

方子柔闻言双目闪烁,低头避开刘管家投来探究的目光,抬手用碎发遮了遮脸上的伤。

“与朋友一起喝多了,在路上摔了一跤被我瞧见了就一起回来了。”方恩诺扬声说道,直接替方子柔遮掩了过去。

方子柔感激略带惭愧的看着方恩诺,她以前那般对待方恩诺,没想到今日孤立无援之时,偏偏是她救了自己。方子柔由方恩诺扶着上了二楼。

“今天晚上你只是醉酒,记着,早点休息。”方恩诺看着方子柔的双目,一字一句的嘱咐道。

方子柔闻言重重点了点头,低声道:“我记着”

方恩诺见方子柔神态如常,悄悄松了口气,松开扶着方子柔的手,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等等”方子柔扬声唤到,语气中带着难以觉察的颤动:“谢谢你”

方恩诺闻言脚步微顿,偏头露出侧脸轻轻点了点头。

方子柔低头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开门进房。

“子柔?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大喇喇睡在床上的方子杰正搂着小梅睡着,没想到方子柔突然回来,皱眉怒声道:“你偷懒?!”

方子柔拨开遮脸的长发,露出一张受伤的脸颊,冷声道:“哥哥不问问我这些日子被你送去百乐门都遇见了什么吗?不问问今晚到底怎么了吗?”

方子杰不耐烦的撇了一眼方子柔的脸,冷声道:“爷们要哄着,你别整天摆大小姐脾气。”

说罢搂着小梅倒头就要睡。

“起来!这是我的房间!”方子柔最后的温情被彻底击碎,怒声吼道。“从今儿起,你与这个小贱人敢再踏入我的房间一步,我绝不轻饶!现在给我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