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段白岚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这就足够了,有些时候全部杀了并不能解决问题,还麻烦浪费时间,不如杀鸡儆猴来的快。

而这一番清洗过去,时间也过了半个月,阿羡已经可以下床走动,长舞倒是不能下床的,但是精神好了许多,比起刚刚开始已经好了许多。

而魏明更是在第二天就出了宫把夏家的事雷厉风行的解决,夏坤小妾被他赶了出去,夏家两兄弟被夺权,夏坤的产业全部到了魏明手中,魏明则转头将这个产业送到了国库,从此一代首富成了皇家的东西,国库也变得充实了起来。

然后第四天,魏明解决完宫外的事就来到了宫中,彻底安顿了下来,每日的任务就算照顾孩子和长舞,长舞刚刚醒来的时候得知自己的身体情况非常的不能接受,甚至不愿意见魏明,觉得魏明是在可怜她,后来两人大吵了一架,众人只知道当天偏殿砸了好些东西,乱七八糟的,后来长舞看魏明就没那么抵触了,甚至还冒气了粉红色的泡泡。

柳念茹觉得是魏明这孩子开窍了,那天不是吵架其实表白心意,而最后长舞接受了魏明,所以这两人是在一起了,哎,这就是爱情啊!

柳念茹感叹了一句便继续投入了大清洗中,而施昊罗所带领的二十万大军也到了边境,他们可没有跟对打招呼,一去就直接开城门迎敌去了,而且特别张狂,直接踏过了对方的边境,将毫无准备的蒙国士兵的们打了个措手不及,短短三天就将把蒙国的大军给打退了。

对了,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施昊罗去的时候带上了蒙岩的时候,打仗的时候当场将蒙岩的尸体丢在了地方的面前,把蒙国士兵和将领都给整懵了,确定那是自家的王子后一个个红了眼,疯狂的要进攻,但都被施昊罗带着总共的三十万大军给压制,那一场,把蒙国的信心给彻底击碎了,这还不够,施昊罗打赢了之后又对着蒙国一通嘲讽。

“我看你们整个国家都像是没睡醒,青天白日的做白日梦,想要我们大安?你们也不怕磕了牙。”

“垃圾,一群垃圾,你们蒙国是垃圾场吗?所以才派出了你们这群垃圾来应战?还马上民族,英勇善战?我看是英勇赴死还差不来,来来来,爷爷的刀就在这儿,你们快来啊!自己上来行不行,别再麻烦我们大安的人了,打仗遇上你们这群垃圾,真是晦气。”

施昊罗简直就是个嘴炮,仿佛用嘴打仗一般,哗啦啦的说的蒙国敢怒不敢言,有什么办法呢?打又打不过,说又说不过,真是快要气死了啊!

之后就到了段白岚出征的世界,他说了要亲自去找蒙国算账便会去,他要亲自找蒙国的君主聊聊天,这才是男人之间的解决方式。

柳念茹没有阻拦,说实话她自己也想去,可家里还有病患,两个孩子也离不开她,于是只能幽怨的看着段白岚出征。

“唉……”柳念茹看着段白岚又一次叹了口气。

段白岚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道:“好了,施昊罗已经打了对方两座城池,军队势如破竹,我直接过去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打到王都,让他们的君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道歉,放心,最多半年,我就能回来。”这半年自然是要算上来回的路程。

柳念茹撇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行吧,那你路上小心,你也不是第一次大战,这种必胜的战争我也不多说了。”

说完柳念茹又一次叹了口气,她真是凄惨啊,生了孩子连上战场都不行,若是孩子大一点就好了,她去哪儿也没那么多顾忌。

段白岚点了点头,低头在柳念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轻声道:“等我回来。”

随后带着十万士兵浩浩荡荡从城门出发离开。

柳念茹站在原地默默的看着高头大马上的英俊男人,这么多年过去,他已经是帝王,却什么也没变,还是那样的身姿那样的英俊,那样的爱她。

等段白岚的大军消失在天际的时候,柳念茹才上马车,与一群大臣们回宫的回宫回家的回家。

半个月后,段白岚到达了战场,于是大安的气势更加强盛英勇了,简直是势如破竹的那种,疯狂的扫掠蒙国的土地,直到大军临城,段白岚坐在马上看着那巍峨的蒙国皇城,才低低的笑了出来。

他们的信已经传给了蒙国的君王,此时只要等着就是。

大门轰然打开,一个年迈的男人带着一众王子颤颤巍巍的从门口走了出来,蒙国君王其实不算太老,也就四五十岁那样,此时看起来却像是老了十岁,头发都白了一半,这都是战争带给他的忧愁。

“大安帝王!”蒙国君王看着段白岚叹息了一声,语气算得上恭敬。

“朕的来意你应当明白了,不要说你儿的行为与你无关,朕不管这些,朕之知道你蒙国触碰了朕的逆鳞,而朕的怒气必须有人出来承担,你儿死了不够!”

“朕……我明白。”蒙国帝王嘴唇翕动了一下,肩膀一下子弯了下来。

“朕其实可以马上进攻打下你整个蒙国,但朕想了想,这种地方朕看不上,让你们成为朕的子民,你们不配,所以,朕可以退兵,将这个肮脏的国家换给你们,但前提是你们必须道歉,跪下道歉。”

那天,段白岚英勇的站在一个国家面前,高傲的让对方跪下,且嫌弃对方的话语传遍整个大陆,让段白岚的英明彻底印刻在了历史的年轮上。

蒙国君主带着他的儿子女儿们在强势的逼迫下选择的下跪求饶,这一幕更是被随行的画师画了下来,作为传家宝传颂着。

大安大胜,班师回朝,到达京城的那一天,柳念茹带着两个孩子站在城门等待,日暮慢慢的降临,给天地披上了金纱,美的耀眼。

远处慢慢出现一个纤长的身影,他一声戎装坐在高马之上,缓慢的朝柳念茹走来。

近了,他的容貌还是那样的俊朗出现在眼前,他下马,向前,一气呵成。

“念茹,我回来了……”他说。

“欢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