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破蛮若不是担心杨念这个混帐,这会儿,也肯定不会出现最前线的伏鹰寨。

换句话来说,杨念以一己之力,可能就将大夏的战线,往前推进了千里之遥,当真是‘了不起’!

守正这会儿,不由得也对杨破蛮有些佩服起来。

能猜到来的是妖王很正常,但能猜出具体哪一位,那就很不容易了!

他直接点头道:“老将军果然还是老当益壮,来者正是六臂猿王袁沧。

这老东西可不好对付,神通强悍、天生神力,干起仗来从来没有认输过。

他既然是从万妖城出发,那据我推测,此行前来,肯定就带来了一批高手。

为防先锋营的惨剧,再次发生,还请老将军小心一二。”

一提到先锋营,杨破蛮的脸色也沉下来。

虽然知道那种情况下,根本怪不得唐泥人。

何况,这还是他第一次当一营主官,便被派来对付妖族这般强悍的敌人!

可在杨破蛮心里面,这些通通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些军士都是你带出来的,可一场战打下来,好嘛,直接躺下快一半!

就这,还是后来大夏道门的精英弟子,刚好赶来支援,才救下来的。

别说是他,就连唐泥人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这些军士大部分,可都是经过北荒一战的老军。

这甫进南断雨林,也算得上是与妖族,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交手,结果就被妖族一闷棍给敲懵了!

直到现在,唐泥人都还是天天躲着,不怎么见人。

就连那身从来没瘦过的肥肉,都肉眼可见的消瘦下去。

不过,对于妖族可能的故计重施,杨破蛮还真是不太担心。

不光是因为恒心,已经为这座还未完全建好的伏鹰城,预先布好符阵。

更加因为……

就在这时,一阵沉重的咚咚脚步声传过来。

大力那明显已经是非人类的大块头身躯,转过鹰脖峡显露出来。

这几年的独挡一面的经历,对大力的影响非常明显。

这时他脸上,已经再也见不到半分青愣、憨厚。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沉稳、坚毅。

北荒的风沙,将他的肤色打磨得黝黑,他仅仅只是往那一站,便自有股百战余生的凌厉气质。

一见到自己的心爱弟子,杨破蛮脸色稍雯。

这两年,大力坐镇大京城,北荒那群被彻底打断脊梁的白狼族,那是老实异常。

不老实也不行,不老实都快被他杀完了!

大力对于这些北荒粗糙汉子的管理,核心就一个字——杀!

而大夏派去的地方官,则是负责杀完之后,再给一个甜枣。

这些年,一个白脸、一个黑脸,合作的那是相当愉快。

先锋营差点全军覆没,杨破蛮才亲自点将,让大力从北荒赶回来。

倒不是,他的武力有多么强横、心智有多么出彩。

纯粹就是因为,他那个同气连枝煞气秘技,用在这种小规模的争战厮杀之上。

那简直就是屠龙技一般的存在!

要是妖族那边再派什么精英,来玩上次那一套,相信大力会好好教教他们怎么做人!

“阿爷、守正师叔……”

大力先给两人行礼,然后就跟一尊铁塔一般,站在一旁静静听两位长辈说话。

守正一眼就看出,大力的《纯阳无极功》已经快要修至大成。

行走奔跃间,白光隐隐自发护住他全身要害。

体内更是精满自溢、神光自生,显然已经快要成就元婴之境。

他满脸赞赏的连声称赞。

“这孩子,当真天生就是吃肉身这碗饭的。

这我估计,就是同样境界的妖族,在他面前只怕也得吃憋吧?”

大力笑笑没有说话,杨破蛮却是一脸喜色。

因为杨念性子缘故,心思根本就不在俗世朝堂。

所以真说起来,大力才算得上是他真正的衣钵传人。

特别是这些年,大力的心智逐渐恢复以后,沉稳凶悍却又粗中有细,更是极得他的喜爱。

就连断魂枪神通,都已经传了下去。

守正又狠狠夸奖几句后,才说出今天的来意。

距离杨念上次传信回来之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

之后的万妖城,一直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平静。

就好像那三位妖仙,特意将真身遁至外界,就跟喝多了假酒一般。

杨念也一直再没有消息回来。

恒心三人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再加上杨破蛮这次自后营集,带过来近万精兵,驻扎在伏鹰寨,这里的安全已是无碍。

所以,三人这次就是让守正过来和杨破蛮交待一声。

他们准备联袂赶往万妖城,看能不能查探些消息。

杨破蛮对妖族何等熟悉,立即担忧道。

“三位真人可千万,别小看那些老妖怪,而且这还在他们的主场,一切定要小心为上!”

一直没有说话的大力,这时突兀说道。

“若是有我阿哥的消息,还请来信知会一声,黑甲军感激不尽!”

守正朝两人点点头,身形便如同幻影般消失不见。

待他走后,杨破蛮才沉声道:“出了什么事情?”

以他对大力性子的了解,若是没有什么紧急事情,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打搅自己的。

果然,大力神情也严肃起来。

“我们派往幼溪湾的人,彻底失去联络!”

幼溪湾是澜沧江这附近千里,地形最为独特的一个洄水湾。

原本也是黑甲军江畔筑城的第一选择,若是没有发现伏鹰寨的话。

不过,这个地方依然还是很重要。

哪怕是将来修路筑桥,幼溪湾应该也是避不开的一个地方。

杨破蛮神色肃穆,再想及刚才守正所说的话,哪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这只怕是,刚好撞人家枪口上,袁沧带着那些妖族精锐过江了!

他沉思片刻,然后厉声道。

“将敢死营撒到那一片,这是那只狒狲,在给我们下马威。

既然人家出招,咱们也不能怂。

将军中高手聚集起来,咱们便去会会赫赫有名的六臂猿王!

另外,再传信给你塑风叔,让他再从望江城,尽快将黑甲主力前移。

筑城修路的杂事,便尽数交给那些归化南蛮。

这些人近千年来,早已被妖族杀破胆,暂时也派不上大用场,用来做这些,倒还算是湊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