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玄看到鸩毒老人和七彩毒蚣 百目天蛛三者节节败退,立马又使用出落花剑法中落花流水,剑意四起,鸩毒老人看到秦玄如此厉害就说:“你不逼我,大了同归于尽。”

“就凭你,一个残缺老人,找死………”秦玄开始说着,

鸩毒老人特别是“残缺”两个字,心中大怒,自己最讨厌别人说自己不生育……

“你。”

鸩毒老人也心知自己要这样打下来,自己还留在在这里,再不寻一处安全之处,为恐失去,由此,便心生退意。

只是他刚要离开,忽然一道剑意的光芒由远处攀至了自己身边,并以极快的速度拦住了他的去路。

……

七彩毒蚣和百目天蛛留下缠着秦玄,没有秦玄剑意如此厉害,一剑一个,七彩毒蚣和百目天蛛死去了。

“找死,看我感灵珠。”鸩毒老人从须弥戒里拿出一个绿色的珠子,然后把自己灵力注入感灵珠里面,自己仿佛老了好多,“你逼我的,我自费寿命也要杀你。”

原来鸩毒老人催动感灵珠,需要消耗寿命,怪不得,鸩毒老人第一时间拿出来感灵珠。

绿光四射,秦玄只好回守,但是那些被鸩毒老人囚禁的少女少男,本来生命力不多,被感灵珠的绿光直接射成四分五裂,秦玄剑意全部爆碎,脸色大变,双手连动,自己鲜血狂喷,秦玄再看到这种情况,知道留在青山在不怕没材烧,这里秦玄还是明白的,立马逃跑。

鸩毒老人知道时间极度紧迫!如果一旦秦玄逃离之后,自己寿命白费了。

“小子,你跑不掉的!”追在秦玄身后的鸩毒老人,眼见着秦玄御剑飞行逃跑,也是惊骇莫名。“这小子,怎么可能,感灵珠,上古神鱼灵感大王,炼制而成的,一击想当于结丹后期,难道有什么防御的异宝不成?哼,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不可以让这小子逃跑的,看看他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感灵珠,传说上古神鱼灵感大王长期祸害人间,上古大能出手杀死之后,上古神鱼灵感大王的内丹被炼制成感灵珠,不知何时才沦落在扶桑国之中,后因为二十年战争,被当时的扶桑国大将军偷出来,给了自己儿子鸩毒老人。

紧追秦玄身后,一直指望着重伤的秦玄的速度会下来的鸩毒老人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怎么可能?

他速度太快了

此时的秦玄的面色煞白还在加速,他知道自己一旦停下来,会付出代价的,只要等自己疗伤好了,再找鸩毒老人。

满脸发白的鸩毒老人心中大怒,他往嘴里扔进一颗丹药,大吼一声,“想逃,没有门!”

这一点也在秦玄的预料中,他丝毫不停,速度越来越快,朝深山野林中奔去

约莫走了六七十里地,秦玄的速度越来越快,从最初的快走,便成了慢跑。

原来秦玄是故意当作重伤的样子,引诱鸩毒老人上当,自己知道,鸩毒老人完全可以逃了,但是自己找他太难,所以自己重伤,鸩毒老人会追的。

鸩毒老人眸中闪过凌厉的光芒,气势凝聚到极点,就准备出手。

但是,就在此刻,秦玄身形“嗖”的一声,向前御剑几里,然后轩辕剑加速,如飞舟一般,向前疾跑。

“这……”

鸩毒老人怔住了一瞬。急怒交加,身形如豹,体内灵气运转,立刻与秦玄拉近距离。

“现在鸩毒老人还有些灵力,不适合拼,还是多消耗点。”

秦玄剑上加劲,速度也骤然增加。

“这小子好会跑!”

身后鸩毒老人神色一凛,连忙加速,在秦玄的身后紧追不放。

他们有自信,身为炼气后期修士,法力比秦玄要深厚,气脉悠长得多,只要追一段时间,就能追上。

于是这般,这二人,一前两后,在深山中猛追,演绎了一场奔跑竞赛。

他们都是修仙者,体质比常人强,又拥有灵力力,飞行起来,那速度比一般的鸟类都要快得多。

不多时,秦玄三年二人便飞出了上千里。

身后鸩毒老人,身上隐隐闪烁着一股淡淡的绿光,体内灵气流转不息。

“这小子重伤以后,在速度方面,竟然与我等相差不远,如此下去,我怎么办?”

一边追,鸩毒老人也开始想着起来。

……

很快,这鸩毒老人决定一追到底打新的念头。

秦玄和他们保持十几丈的距离,把这二人的阴谋看到眼里。

“比持久力?”

秦玄的嘴角微微抿起,露出了一丝嘲讽,他低声喃语道:“呵呵,这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想到这里,秦玄速度再增加了两分,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

在这种状态下,灵力力消耗巨大无比。

一见他加速,鸩毒老人面色大变,同时咬牙,运起灵力,速度也提升到极限。

两方相拼之下,灵力都在飞快的消耗。

秦玄倒没有大问题,他的恢复力很变态,又处于加上自己根本没有重伤,体内生命源源不断的消耗,却有能很快的恢复。

总体上来说,秦玄的消耗比恢复慢上一筹,还算轻松,。

不过,他身后的鸩毒老人却大为吃力,汗珠不听的滴落,很快就开始喘粗气。取出药瓶,竟然开始服用灵丹。很快,他的灵力力又开始恢复。

秦玄换成了在前面跑着,见他们服用灵丹,却一点都不担心。

像这种低级灵丹,就算服用几颗,在这种极限奔跑状态下,作用也是有限。

过度服用灵丹,容易对修士的身体造成一定的摧残,生命透支,折损寿命。一旦崩溃,甚至会造成一些不可想象的副作用。

呼呼!

身后的鸩毒老人不停的喘粗气,灵气方面虽然勉强供应上来,但身体有些抗不住。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

秦玄控制着自己的速度,永远与他们保持十几丈的距离,让这鸩毒老人心头有一丝希望。

并且,秦玄在奔跑的过程中,还佯装灵力力不支,不停的喘粗气,还强行逼出了一身汗。

“坚持住,这小子快不行了!”

后面的鸩毒老人咬牙切齿,对秦玄恨之入骨。

“等我抓到了此子,一定要将他好好修理一顿。”

鸩毒老人恨恨的暗骂道。

呼呼!

两方的速度不停的减缓。

又奔跑了五百里,后面鸩毒老人的速度,已经不能用跑来形容了,几乎是踉跄着身体,往前行走。

于是,奔跑便成了行走,气喘连连。

秦玄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属于胜利者的笑容。

不过就在此时,二人的前方,出现了一条大河。

再往前跑两公里,就是极速喘流了得大河!

逃无可逃!

如此情景,让秦玄面色一变。

“哈哈哈……小子,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身后的鸩毒老人大喜,运气残剩不多的灵力,加速朝秦玄追去。

秦玄目光一扫这鸩毒老人,身体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鸩毒老人心头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追上对方。

秦玄背对着鸩毒老人,嘴角抹过一丝嘲讽,在全知模式下,站在原地,不徐不疾的恢复灵力力。

十丈……九丈……八丈……

距离一点点的拉近,这鸩毒老人的眼里看到了希望,枯竭无比的身体,硬是挤出了几丝法力和体力。

五丈……三丈……一丈……

二人连走路都有些不稳,勉强支撑着身体,口中喘着粗气,汗流如水。

一丈!

只剩下一丈了!

鸩毒老人盯着秦玄的背影,终于意识到一些不对。

秦玄背对着他们,站在原地,迎着大河,给人一种永远也不可企及的错觉。

鸩毒老人最后终究失去了理智,把心中的那一丝不好的预感强行抹除,带着一些自欺欺人的心理。

八尺……九尺……七尺……

距离无限制的拉近,眼看秦玄的身影,已经达到了触手可及的地步。

三尺……两尺……一尺……

动手!

鸩毒老人双眼里爆发出最后一丝光芒,攻击向秦玄。

因为此刻,他一丁点儿的灵力。

“唉!”

秦玄轻叹一口气,也没有动手,御剑开始。

眼前一花,秦玄已经从视野里消失。

心中最后的一丝心念都不复存在,这鸩毒老人体力透支,灵力透支,没有一丝力量御剑。

“呵呵,你,勇气可嘉。”

秦玄走到鸩毒老人的面前,笑容灿烂,夸赞道。

“啊!”

鸩毒老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秦玄,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此刻的秦玄,云淡风轻的模样,懒洋洋的飞在他前面在那里,哪还有一丝体力不支的样子。

“这……这怎么可能……”

鸩毒老人呆若木鸡,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一名重伤,不吃灵药,竟然把自己这个吃灵药的的修士,给活活累坏了。

秦玄悠然的样子,脸上挂着灿烂迷人的笑容。

然而,在鸩毒老人的眼中,却宛若梦魇一般,身体不由直打哆嗦。

“你……你居然…没有……重伤,你是一直假装的,故意引诱我的,?”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