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绮罗所说的炉子,指的就是殡仪馆火化间的焚尸炉。

夜明很快就通过【灵能收集器】佐证了纸妹并没有撒谎,虽然收集到的灵能值攀升的速度,没有直接粉碎一个亡魂来的快,但数据尚算可观。

至于为何会有这么多的魂尘,综合纸妹的说法,夜明理解了一下,大致有三种可能性。

其一、邪修以亡魂祭炼邪法,融解魂力过程中,产生了类似残余物质的魂尘;

其二、亡魂互噬导致灵爆,就像李同心吞噬了过多凶魂难以消化一样,最终就是一地残碎;

其三、亡魂滞留世间过久,在阴阳交接地带反复横跳,最终导致两边法则之力互斥,将其碾为碎末。

如果说是第一种可能性,那这个邪修得祭炼了多少亡魂才能达到这般?

至于第二种,可以完全排除。毕竟,夜明做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临州土著,从小到大也没听说过,这附近曾经发生过大爆炸之类的事情。

所以,正确答案很大概率应该就是第三个。

此地满足了阴阳交接地带,这一特殊属性设定。

据夜明所知,这间殡仪馆是2003年就建立起来的,到现在已有17年历史,期间送走了多少逝者,可想而知。

不过,没有任何指向性明确的凭据佐证,一切也只是猜想。总之不管哪种可能性,反正不可能是被焚尸炉给烧成魂尘的。

不过,如此大量魂尘形成的原因,对夜明而言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确定了这个跟着自己从剧本空间来到现实世界,并陪着他横穿多个空间、为他完成任务提供极大助力的魅灵,不是个为了维持自己人形形态而肆意吞噬无辜亡魂的恶灵。

实际上,他悄悄尾随到此,在发现了那个雾白亡魂之时没有开【魂狱】将其收了,而是隐身于旁、静观其变,为的就是要证实心中所想。

【下金陵】任务中,在岳宅初次遇到岳绮罗时,这丫头就差点要了他的命。

之后,与千机道人对战之时,岳绮罗也没有趁机偷袭。反而在确定夜明不是邪修,觉得自己之前曾对他下了【散魂咒】这等狠手,欠他一条命,于是在最后出现那桩意外时,自不量力地为他挡下了足以让他灰飞烟灭的一击。

再之后,纸妹就仗着自己曾经救过他,赖在夜家混吃混喝。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纸魅真不是什么恶灵。

但夜明并没有完全信任她,哪怕在洛圣都‘合二为一’意识相通之后,他也没能彻底放下戒备。

因为,他并不知道岳绮罗是自己的灵侍,更不知道灵侍与灵主一旦绑定,永生永世都无法解绑。

夜明的戒备倒不是怕岳绮罗害自己,他只是不能笃定纸妹的心性究竟如何。

而此时,他终于可以彻底相信并放心了。

纸妹不仅没有胡乱吞噬新死亡魂,还在察觉到贺绯衣欲行收魂之法时,打断了这个女玩家的任务。虽然行事有点莽撞,但出发点不坏,且也没对贺绯衣下重手。

“那个…前辈?你还在吗?”

贺绯衣试探地问了一句。

岳绮罗化作纸人形态,钻回到一直处于隐身状态的夜明身边后,交流靠意识,全程没发出半点声响。

所以,贺绯衣也有点懵,不知道那个级别明显比自己高的玩家,还在不在附近。更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何意图。

要说对她有想法,早就动手了。要说对她没想法,那为何她做任务的时候,莫名其妙横加干预?

并且,她十分清楚地听到,那个低沉的男声问了那个级别不低的妖魔一句“吸了多少亡魂”。

什么关系?高级别玩家豢养妖魔当宠物?还是说,这个高级别玩家与妖魔沆瀣一气,搞邪门歪道?话说,男玩家和女妖魔,该不会是亡灵骑士的故事吧…

贺绯衣暗自摇了摇头,想将这种不该出现在脑海里的假设甩出去。

夜明笑道:“前辈?”

贺绯衣想了想,回道:“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既然大家都是玩家,您级别比我高,听上去年纪也比我大。称您一声前辈,应该没错吧。”

夜明可是一人能饰全角的话剧社台柱子(反正明哥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声音伪装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

“呵呵~嘴还挺甜。”

听到这句话,贺绯衣心底微微有点儿紧张。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个高级别玩家有点不怀好意。反正,不像好人就对了。

“你几级了?”夜明直接问道。

贺绯衣掂量了一下,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对方光宠物,不是,光那个女妖魔就够厉害的。自己横竖都不是对手,人家如果真要就地灭杀她,报不报级别,结果又有什么区别。

“9级。”

“哦。”夜明故作老成地应了一声,心底则迅速推算起来。

综合【交流大厅】玩家们谈论闲聊时收集到的信息,夜明做过一个非常详细的excel,得出平民玩家升到10级所需的时间平均为4个月。

而升到9级,通常得三个月加一周。

夜明问过云山观海,这位老兄悄摸摸透露过,官方玩家升到10级最快三个月。9级的话,怎么着也得两个半月。

折个中,就算贺绯衣是比较拔尖的那拨吧,那她成为玩家的时间起码也得是两个半月前。

也就是说,【颜之盛宴】食人花案期间,这个女团偶像就已经成为玩家了。

同期玩家?所以,为什么食人花任务匹配给了我,而不是就近原则直接发给她呢?

当时他也只是刚刚完成了商丰涛拼尸案的lv1萌新玩家,如果按级别匹配任务的话,他跟贺绯衣一样,系统为何舍近求远?

“前辈,既然是场误会,还请高抬贵手,行个方便。”

贺绯衣之所以称呼夜明为‘前辈’,一方面确实是认定了对方级别高、年纪大。

她定做的金属面具被损坏露出了真容,而对方丝毫没有认出她的样子。那么,绝对是个不关注女团的中老年大叔。

另一方面当然是示弱,甚至有点儿讨好的意思。

虽然是那个女妖魔无端出手,打断了她做任务,但玩家之间讲的可不是理。态度强硬可能会惹怒对方,从心而论,她可不想平白无故死在这里。

“一口一个前辈,怎么,怕我对你出手吗?”夜明老气横秋地沉声道:“不必紧张,老夫又不是什么恶魔。”

‘这话怎么好像在哪听过?’贺绯衣心底嘀咕了一句,警惕地紧盯声音的来源处,盘算着逃跑路线。

“好了,你继续。”

话音落下,距离遗体停放处三米开外的草坪边上,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走了吗?真的走了吗?’贺绯衣心底生疑,遂试探地又轻喊了一声:“前辈?”

没有回应,三秒后,她又说道:“前辈,不如加个好友吧。”

还是没有回应。

“呼!”贺绯衣轻吐一气,心想对方可能也是做任务,恰好经过这边。

不去想这些,任务时限还剩十来分钟,赶紧完成了要紧。

红伞再启,重复了那句术语后,那个还没恢复意识的雾白盲魂再次被收进伞中。

做完这些后,贺绯衣未做逗留,如来时一般匆匆离去。

待她走后没多久,夜明召回纸妹,用意念问道:“她用的那把红伞和术法,知道是什么吗?”

刚刚的脚步声是纸妹模仿出来的,没别的意图,就是想看看别的精神流玩家,所用装备与术法的威力。

“那把伞很普通,只能收收怨力不重的盲魂。别说是李同心那样的,一般凶魂都对付不了。”

说罢,纸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跟你比,差远了。”

夜明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沿着遗体停放处边上的小路去了趟火化间和骨灰龛存放处,最后回到吊唁厅。

此时,为逝者守夜的亲友只剩下五六人,厅内一片死寂。

【灵能收集器】可吸收灵能的范围,约有方圆一公里,覆盖整个殡仪馆完全不在话下。

滞留了半来个小时,当收集到的灵能值突破2000后,【灵能收集器】的收集速度明显下降了四、五倍。

“回吧。”夜明在意念中说道。

“好啊,反正我也攒了不少,够用一阵啦。”纸妹心满意足表示赞同。

一切好似没有发生,处于隐身状态的夜明,自始至终都没有露过面。

就在他走后没多久,殡葬用品商店内亮起一撮微弱的灯光,伴随着咳嗽声,一个佝偻的身影打开门走了出来。

这是个头发稀少、约摸四五十岁的瘦弱男人,身上穿着一套黑色制服。

他轻轻拍了拍手里提着的一盏煤油灯,眯眼望着大门的方向,轻声低语道:“不能去,你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