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田郁美继续在水龙头下搓着手,头也不回的说:

“她在走廊等我们。”

“是吗?”

毛利兰说着,向走廊走去。

枪田郁美目光沉下来,冰冷的瞥了毛利兰的背影一眼。

很快,毛利兰拉开洗手间的门,来到走廊里,顿时她大惊失色,就见女仆靠墙倒在那里,不知死活。

“吉...”

毛利兰正想惊叫出来,谁知嘴巴突然被人用布握住,浓郁的迷/药气味从布上通过口鼻进入体内,没两下,她神志昏昏迷迷,双眼一闭便昏厥过去。

“宝贝,你好好睡一觉。”

枪田郁美松开手,嘴角勾勒出一抹微笑。

随后,她将昏迷的毛利兰与女仆都搬进了女厕所,旋即关上厕所门,沿着走廊前行。

谁知刚经过前面转角,忽然,身后传来一个男声。

“我就知道,果然是你在搞鬼。”

枪田郁美浑身一僵,停了下来,随后她缓缓地转身,不知何时,白马探出现在不远处。

正带着莫名的笑意看着她。

只见白马探眼中精光闪烁:“一辆安装了炸/弹的车子,凶手自然不可能坐进去,让自己冒险是吧?”

“所以,这名凶手自然是没坐上车,留在别馆里的人。”

“也就是我跟你,还有小兰,以及草川弘一,凶手就是我们中的一人。”

“现在我可以确定凶手就是你。”

“投降吧!”

白马探拿出一把枪,对准了枪田郁美。

枪田郁美丝毫不惊,满脸微笑:“我说小哥,你带的东西好像也太危险了吧?”

其实,她一边说话,一边悄悄地从背后拿出一把手/枪。

因为这把手/枪是精致版的,可以藏于手掌之间,所以连白马探也没有发现。

白马探笑说:

“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这把枪不是我的,早被人藏在我的枕头下,可能想杀人之后,把黑锅扔在我身上吧。”

“怎么这么巧,我的想法跟你不谋而合,我的推理也正好跟你一模一样...”

砰!

话还没说话,枪田郁美突然开枪,白马探不敢置信的握着自己的胸口,红色流出来,他带着不甘仰面倒在了地上。

“呵呵,别管我,是你自己找死。”

枪田郁美看着白马探的尸体冷笑一声,收起枪后转身就走了。

....

“枪声!糟了!”

一楼走廊上。

正在前行的李子礼几人突然听见一声枪响传来,皆脸色大变,于是急急忙忙的冲出去。

一路冲到大厅,跑在最前面的茂木遥史道:“枪声好像是从中央之塔传出来的。”

哒哒哒的,几人迅速冲上二楼,转过走廊的一个转角,就见白马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几人大惊,李子礼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近前,扶起白马探查看了下情况,他摇了摇头:

“不行,他心脏中枪,已经没气息了。”

“可恶!到底是谁。”

基德怒气上涌。

“走!有人上了中央之塔。”

茂木遥史仿佛看到了什么,奋起就冲了出去。

李子礼放下尸体后,也跟着基德、柯南追上去。

一路冲到四楼,就见有个房间的门是敞开的,茂木遥史第一个冲到这里,见房间中央摆着一台电脑。

他心念一动:“是了,别馆主人说过知道藏宝所在地后,就可以到中央之塔4楼的一个房里来,应该就是这里了。”

“怎么了?”

李子礼、基德等人这时也赶到了这里,下一刻,基德瞳孔骤缩,惊呼:“枪田小姐!”

李子礼等人亦瞳孔缩了一下。

枪田郁美倒在地上,已经不知死活。

“怎么回事?”

“应该是这个门把。”

众人的目光被茂木遥史吸引过去,就见他一边拧着门把,一边说:

“这个门把是经过特殊设计的,从屋内转动就会冒出一根针,针里有毒,凡是将藏宝地点输入电脑里的人,想离开时,一握门把就会被针刺中,从而毒发身亡。”

说话之间,他拧转门把,果然有一根锋利的针冒了出来。

“凶手,他到底在什么地方?”

基德冷汗都冒出来了。

就在这时。

李子礼突然掏出一把枪,对准了茂木遥史两人,冷声说道:

“嘿嘿,凶手就在这个别馆里,不过你们看不到了。”

基德两人大惊失色:“草川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我知道你们两个已经找到宝藏了,不好意思,我也发现了,不过我不喜欢跟别人分宝藏,所以你们去死吧。”

李子礼眼中冷光一闪,砰砰两枪开出,基德与茂木遥史胸口见红,脸色白下来,握着胸口不敢相信的看着李子礼。

然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哼!”

李子礼冷哼一声,遂坐在电脑前,霹雳拍啦的敲出一行字。

“这里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只有我知道宝藏在哪里,你要是想知道,来大厅见我。”

敲下这行字后,一拳将电脑打碎了。

随后,他对着角落上的监视摄影机露出一抹微笑,便大步流星的走了。

....

李子礼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安心的等待着。

他知道凶手必来大厅见他,因为对方想知道宝藏的下落,别无选择。

果然如他所料。

不出5分钟,一个老太太便出现在面前。

正是千间降代!

李子礼露出一抹微笑:“果然是你,用诈死来摆脱自己的嫌疑,这一招高明的很。”

“恐怕谁也不会想到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会是凶手吧?”

看到李子礼见到自己一点也不吃惊,千间降代心里吃惊,不过她没表露出来:

“你说什么?我人老了,脑子有点糊涂,不太懂你的意思。”

呵呵,还跟我装。

李子礼心里冷笑,表面却很平静:“我说你,杀了大上祝善。”

千间降代瞳孔一缩,但转瞬笑呵呵的说:

“呵呵,那你说说我怎么让大上祝善喝下氰酸钾的?又怎么能那么准确的掌握每个进行的时间呢?”

“要知道,他那杯咖啡里没有下毒,而且我和他之间还隔着一个毛利小五郎,再说,我们吃饭时的座位,最后是根据划拳决定的。”

“试问我怎么给他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