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小兰正在拿竹子给大水牛围个棚子,昨天她把水牛牵回来之后,发现竟然没有放牛的地方,所以晚上是袁弘去王明阳那里打地铺睡的,袁喜兰让他睡在屋里,他愣是不愿意,说是王明阳有洁癖,不愿意别人动他东西。

无奈,袁喜兰心疼他,于是就想着在家附近搭个牛棚,晚上袁弘就不要跑来跑去的了。

想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竹子还好,院墙下边就有一堆竹子,那是袁弘有事没事经过竹林的时候随手砍回来的,晒干用来当柴火,一来二去都成了堆。

袁喜兰就在竹子堆旁边弄栅栏,石头敲在竹子上,敲得啪啪响,姜小胖经过的时候听到这声音忍不住笑了:“你干嘛呢?劈柴火吗?”

袁喜兰看了他一眼:“你不去干活吗?”

“哦,我今天放假。”

袁喜兰面露疑惑,“你怎么又放假了?你不会跟王知青一样,身世大有来历吧?”

姜小胖脸色微红,尴尬的挠挠头:“我跟老大可不能比,不是大来历,是小来历。”

袁喜兰面无表情的继续干活,她不能跟人家比,一比就得死一片。

见她这样,姜小胖解释道:“我可没有偷懒啊,也没有仗势欺人,我今天放假是有原因的。”

“是什么原因?”

“嘿嘿,我打擂台赛连赢了五天,指导员为了鼓励我,给我放了一天假。”

袁喜兰震惊了,不可思议的打量着姜小胖,见他的体型依旧和以前一样圆滚滚,戳一下还有回弹,就这体型,是什么力量让他连赢了五天的?还看不到有被打的痕迹。

“这五天不会就你一个人打擂台吧?”

“当然不是啊,好多人呢,大家一放工就跑去擂台打了,现在连赢三天都有肉吃,当天参与擂台赛的还能够多吃一碗饭,大家可都兴奋了,好多人都参与了。

你不知道,现在知青点的米饭可香了,就算不吃肉也能够吃下五碗,为了能够多吃一碗,大家可都卯足了劲,你要是不信的话,傍晚的时候可以去看看,人山人海。”

袁喜兰嘴角微抽:“……”这年代的米都是手工碾压的,当然没有机器抛光,虽然她兑换的米是精米和糙米混合,但是口感也比这年代的米上升了一个档次,软软糯糯。

姜小胖看到一旁拴着的水牛走了,过去摸了又摸:“老大可真有魄力,这牛说买就买,他哪来的渠道啊?真有本事。”

“如果你有钱也能够买得着。”

“不了不了,我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放牛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养,所以你这是在盖牛棚吗?”

袁喜兰还没来得及应答就听到有人在叫她,她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赵春兰穿着件米白衬衫向她这边跑了过来。

“袁喜兰,你这是在干什么呢?”声音柔柔的,面若桃花,十分娇羞的模样,让袁喜兰以为这人被换了芯子。

袁喜兰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一边的姜小胖,明悟过来,有些好笑,想不到姜小胖这种体型也能够找到春天,可真是奇了怪了。

“我打算给水牛搭个牛棚,你要帮忙吗?”袁喜兰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赵春兰愣了一下,开口就想要拒绝讽刺回去,可是一看到站在一旁的姜小胖又硬生生的忍住了,她僵硬的点了下头,硬邦邦的挤出一个字:“好!”

袁喜兰的笑容更深了:“那真是多谢了。”

姜小胖也参与了进来,这下子进度可就快多了。

先挖坑,然后把竹子一排一排的插进去埋起来,把竹子给绑结实再留出一个门就行了,等袁弘回来的时候再在上面用草铺个顶就完成了,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三个人还是累得气喘吁吁,特别是赵春兰,急于表现,她干活干得特别卖力。

全程袁喜兰一直在观察着她,发现她对姜小胖特别热情似乎还很了解,真不知道这小女孩又看上了人家哪点,这么胖她都看不出来姜小胖身上有什么优点,俊秀的容貌都被胖给毁了。

在休息过程中,终于从他两人的聊天过程得到了真相。

“……你是大学生对不对?”

“嗯。”

“真好哎,毕业以后肯定能找到好工作。”

“哦。”

“你家是在城里吗?”

“是啊。”

“真好,我好羡慕你哦。”

“……”

“其实我觉得你挺好看的,你以后会减肥吗?”

姜小胖:“……”他求助的目光投向袁喜兰,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子为什么要跟他搭话,他不想跟她说话啊。

袁喜兰忍着笑,她应该知道赵春兰到底想干什么了?钓金龟婿呗,只是,她是怎么知道姜小胖是大学生的?

“咳,赵同学,你是认识姜知青吗?”

赵春兰脸上一红:“我有听说过啊,我在赵家村的时候就听说杏村有个胖子特别能打……”

袁喜兰哈哈大笑,用力地拍拍姜小胖的肩膀:“你出名了,瞧瞧,都传到村子外面了。”

姜小胖也很不好意思,脸上满是羞赧:“这这这太严重了吧,其实比我能打的人多的是了,我也不是特例啊。”

袁喜兰暗忖,那些人可没有姜小胖这样的学历,这样的家世背景,看来姜小胖已经成为各村妇女眼中候选的金龟婿了,真不容易。

时间过得很快,七夕到了。

袁齐因为没钱再交住院费了,被接了回来,养伤期间情绪特别不稳定,对赵春香非打即骂,甚至连杨氏都给骂上了,骂她狠心,把自己的医药费分给别人,也骂老四袁敬,不顾兄弟之情,贪污了他的医药费。

这些天袁家特别热闹,而借住在袁家的赵春兰受不了,经常跑出来去找姜小胖,诉诉苦谈天说地,两人的关系正在飞速的增长。

七夕的这天,李松逮了一只野鸡给袁喜兰:“七夕了也没什么送给你的,我就逮只鸡给你吧,那个王知青不在,你们也不能经常吃到肉了。”

“肉吃多了也不好,这段时间我们喜欢吃菜,不喜欢吃肉,你拿回去。”

李松红着脸,吭哧吭哧的说道,“我逮了两只呢,我留下了一只,都是死的,我跟我妈也吃不完,你不要的话,臭掉就浪费了。”

袁喜兰只得接了过来,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巧克力,递给他:“这是前天我跟我妈去镇上的时候在供销社里抢到的巧克力,听说是从西洋那边传来的方子,味道挺不错,你尝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