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芮梦面颊微红的白了孔羽贞一眼,气恼的跺了跺脚。

自从她成年以来,不知道有多少邱省和邻省的优秀青年继二连三的上门提亲。

这些人有的家底丰厚,有的家世古老,有的是门第之家……但无一例外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可是,邵芮梦竟然没有从其中挑出一个能令自己满意的对象。

出于对商业的敏锐和宁镇天对她的偏爱,她一边忙事业的同时,一边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提亲。

以至于现在年龄到了二十二岁,事业上做的风生水起,却还没有挑到一个适合的夫婿。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邵芮梦最忌别人提起这件事,当然孔羽贞除外。

“其实关于这一点,我一直想不通。”

孔羽贞打量着邵芮梦的表情,知道她并没有真正的生气,因此轻松的接着说道:

“要说是站在宁家的事业版图和家族的未来发展考虑的角度上,最适合嫁给付司睢的宁家女辈,难道不应该是你吗?”

“你是公认商业奇才,他是优秀的金融操盘手,你们两人的天赋和能力加在一起,简直是强强联手,完全可以将两家的企业都带上一个崭新的台阶,明明比让霍娟嫁给他会产生更大的价值!为什么宁爷爷要那样安排呢?”

孔羽贞面上略过一次困惑的神情。

邵芮梦摇了摇头。

“爷爷不是没有这么考虑过,只不过被我否决了罢了。”

邵芮梦诚实的告知道。

“你主动否决的?为什么?”

一直神情淡漠的孔羽贞面上第一次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情。

“羽贞,你知道我的眼光高,可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的眼光有多高!”

邵芮梦说这话的时候,目无焦距的看向前方,似乎在眺望着什么遥远的地方。

她顿了顿,才又接着说道:

“付司睢是很不错,很杰出,放眼省内与她同龄的青年才俊,确实没有人能及得上他。但是,仅是这样,却还远远达不到我所要求的标准。”

“更何况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根本就不是靠他自己的实力争取来的,他站在了家族巨人的肩膀上,这让一切都变得唾手可得。”

“但这并不能证明他自己有怎样的实力!”

邵芮梦说得斩钉截铁,目光坚毅。

孔羽贞忍不住边听边摇头,满脸都是无奈的神色。

“好吧,我听懂了,付司睢这样的富家子弟,虽然不纨绔,但也还需要依靠家族的萌荫,还够不到入你法眼的标准。是吗?”

听见孔羽贞这么说,邵芮梦才含笑点了点头。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展颜一笑,以同样揶揄的口气向着孔羽贞开口说道:

“你说你,你好意思问我吗?难道你的法眼标准就不高了吗?”

邵芮梦说着,忍不住轻轻的用手肘拱了拱孔羽贞,好奇的问道:

“之前你跟我说的那个、你一直心之神往的超级厉害的大人物呢?已经和他见过面了吗?”

“啊,你说他呀!”

孔羽贞白皙的面颊上飞起了两团薄薄的红晕。

她微微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还只停留在仰慕的份上,在五道街中,他的地位犹如神龙,是在云间腾飞的高度,我只配仰望,哪能那么轻易和他见面。”

孔羽贞说到此处,忍不住真情实感的叹了口气。

“那你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的真面目呀?”

感受到了闺蜜失落的情绪,邵芮梦也忍不住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

“虽然我还没有见过他,但是前不久我专程去拜访了千珑岛的玉茯苓。她曾经亲眼见过那位大人物。”

孔羽贞回忆着慢慢说道。

“她见到了?她怎么说?”

邵芮梦闻言,也忍不住被激起了好奇心。

“你应该听说过玉茯苓也是一位性情很高傲的女子吧?”

孔羽贞向邵芮梦问道。

邵芮梦肯定的点了点头。

“她是这么形容那位大人物的——当他开始真正施展出神威的时候,日月皆变色!那位大人物就厉害到了这等地步!”

孔羽贞重复着玉茯苓的话,目光中充满了心驰神往。

“而且她还说,有幸见到那位大人物一面,已经不枉此生了。”

孔羽贞这话说完。

邵芮梦便吃惊地瞪大了眼睛,瞳孔震动,不太敢相信这是千珑岛的那位高傲女子说出口的言语。

对于那位大人物到底有多么强大,她并不了解。

但是对于玉茯苓,她的美貌与在武道界中的地位,邵芮梦却是亲身体验过的。

她亲眼见到过不少优秀的青年才俊,有的甚至是技压一方的年轻武者,在玉茯苓的面前都主动退让三分,以礼相待。

她也曾听闻过不少家大业大的富家公子,携着重礼前往玉茯苓所在的门派拜访,试图与她拉近关系,但往往连她的面都还没见到,便吃了闭门羹。

只因为玉茯苓的眼界,和她的修为一样高,寻常人根本不会被她放在眼里,更别说作为考虑婚嫁的对象了。

若是连玉茯苓这样的女子都对那位厉害的大人物如此另眼相待,每每提起他的时候,眼眸中都流光溢彩。

那不免连邵芮梦都感到好奇。

这位大人物到底要绝世到何等程度?才会让玉茯苓做出“见他一面,不枉此生”的断言?

“先是玉茯苓,再是你。你们一个二个提起那位大人物的时候,都是这幅心驰神往的样子,实在让我也好奇的心里痒痒。”

邵芮梦忍不住对孔羽贞调笑着说道:“这下好了,连我都想见他一面了。说不定发现他达到了我心目中夫婿的标准之后,我也对他一见钟情了呢!”

“你这是打算和我争男人的意思吗?”

孔羽贞并不在意邵芮梦的话,只是浅浅的一笑了之。

邵会梦半真半假的推搡着她。

两女正在笑闹,突然,邵芮梦的手机响了。

邵芮梦和孔羽贞拉开距离,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付司睢已经到了。”

她说道。

……

陆凡独自闲逛了一会儿,在一片青葱翠绿而宽广的大草地边,找了张休闲椅坐了下来。

他舒展开四肢,靠在椅背上,让全身沐浴着阳光。

同时慢慢的思索着。

“付司睢?”

他在脑海中回忆着临行前姜宇山给他的资料,极力搜索着这个名字。

对于付家,则不需要资料便早已有所耳闻。

付家自江边发家,世代都是做水路生意。

一开始起步的时候,只有几个小的船厂码头,供过往的客船停泊和卸货。后来慢慢的发展成了进出口贸易。

找几年赶上了时代的红利。进出口贸易火爆的一塌糊涂,连带着付家的生意整个开始飞升。

这一升,便冲天而起。

付家当时的家主也有着极其敏锐的商业敏感性。

他将自己的兄弟姊妹分派出去,在长江流域极尽所能的占据贸易地段,生意自然是越做越大,越来越红火。

当长江流域的那一江段完全被付家所笼罩的时候,付家才算是在真正意义上建立起了属于自己的水上帝国。

十几年后的今天,已经俨然成为了众人眼中的水路霸主。

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掐着水路的商脉,也就掐住了省城内大多数商家的脖颈。

而陆上,则是宁家一手把持。

可以说两大家族的财势相差无几,宁家勉强可胜半头。

付司睢作为这样一大家族的公子,配霍娟倒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

因此,陆凡此前并不在意。

但刚才碰见邵芮梦,她提及付司睢时的描述,却让陆凡不得不放在心上。

如果邵芮梦所说为实,付司睢的外在不管有多么的一表人才,单纯若是让他发觉霍娟对陆凡抱有情愫之后,就会大动干戈,甚至搞到让陆凡不死即伤的地步。

那么此人他的性格和占有欲,简直狭隘的可怕!

那霍娟一旦嫁过去,成为他的妻子之后,日子会过成什么样已是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