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悦来客栈’。

六条身影,从一件客房中穿出,领头之人四处看一眼之后,选择了一个方向而走,后面的人随后跟上。

“什么人?”一声怒吼响起,紧接着六人就被举着火把的一众人,围了起来。

一名双鬓斑白的中年男人走出来,双眸中含着嘲笑,“赫连小姐,你这是何意?”

“我……咳咳……”赫连敏被两名女人扶着,刚开口说话就咳喘了起来。

“赵长老,我们小姐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需要带小姐出去治病。”站在首位的含昭语气冷冽得道。

赵一天看看被围着的六人,最后眼神落予含昭身上,“大夫我们请过,得道的回应含昭姑娘也清楚,你这样贸然带人离开,只会更加折腾赫连小姐的身体。”

“为了报王爷的恩情,我们不能将小姐留在这里看着一天天虚弱,直到死去。”含昭语气坚定得道。

话音刚落,赵一天脸上的温和变的邪恶,“原本看在雨丫头的份上,不想对你们动手,既然你们不识好歹,就送你们上路。”

说完,举手挥一挥,身后站着的人举刀想着六人而上。

经过一番打斗之后,含昭几人虽然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但也撕开一个口子,将赫连敏护送到墙角下。

“先带小姐离开。”含昭对扶着赫连敏的两名属下道。

只是想要将一个身体虚弱的人,带出高墙谈何容易,何况两人还受了伤,试过几次之后,不但没有成功,还将赫连敏摔倒地上。

“嗯。”赫连敏痛哼出声。

“小姐。”含昭挥开进攻的人,跑过去相扶。

“我、我不离开了,你、你们不要管我走吧!”赫连敏胸口急促起伏着。

“小姐,王爷对我们有恩,我们定然会将小姐护送……嗯。”含昭的话还没有说完,背后就被大刀划到。

“含昭。”赫连敏惊恐的叫出声。

“我没……呕,没事。”含昭开口回应,却吐出一口鲜血。

“含昭姐,你带小姐离开,我们断后。”一名属下大声道。

“你们……”含昭看着一心跟随自己而来的下属。

“快走,走啊!”下属大叫一声之后,直接冲入人群中。

含昭看着下属被乱刀砍上身,心一横,搂住赫连敏的肩,提气越向墙头,然而才刚刚落脚背后就感觉到有劲力袭来,含昭毫不犹豫的将赫连敏推出去,“小姐,保重。”

“含昭。”赫连敏大叫出声。

下一秒,‘啪、啪’两声,含昭和赫连敏前后落地。

“是你们自寻死路。”赵一天紧追而来,眼看两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一条紫色身影瞬间落下,挡在两人面前,接下赵一天的攻击。

‘锵’一声,两人相继分开。

“魔域?”赵一天看着对方手中的‘追魂鞭’。

“赵长老果然见多识广。”奉香冷笑着恭维。

“魔域一向不插足江湖之事,为什么会……”赵一天觉得此次介入的事情不简单。

“你也说了一向,这不就二向了,人我带走了,随时欢迎来‘魔域’讨要。”奉香说完,拱拱手,转身一个俯身将两人一手抓一个,纵身跃开。

“噗”赵一天放弃隐忍胸口的憋闷,吐出一口血。

驿站。

奉香将赫连敏和含昭带回来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去惊动沈代灵,只是先叫醒了书琴。

在两人手忙脚乱之下,将含昭和赫连敏身上的伤口进行了处理,至于赫连敏身上的毒,也喂下了解毒丹。

等到一些解决之后,奉香开口抱怨道,“真不知道你家王妃是怎么想的,赫连敏从始至终就是冲着容燕启来的,既然还想着要将她救出来。”

“王妃的决定,自然有她的道理。”书琴永远是维护沈代灵的一员。

奉香喝茶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无奈的摇着头,“你家王妃做任何事情都是对的。”

书琴还以微笑之后,将奉香空了的茶杯再次倒上茶水。

沈代灵是在次日,被书琴服侍洗漱的时候,得到赫连敏到来的情况。

“要一起去吗?”本着不避讳的约定,沈代灵开口问向容燕启。

“先吃早饭,快去快回。”容燕启温和的给予回应。

沈代灵双眉轻佻,这是不一起去的意思吗?正好有些话说起来,有他在也不方便。

“好嘞。”她欢快的给予答应。

客房中。

当沈代灵出现时,赫连敏先是一惊,然后就直接站起身跪倒在地,“七王妃,求你救救含昭,一定要救救她。”

虽然沈代灵从奉香的口中得知,赫连敏从离开京城之后,身体就一直不是很好,但是当真正见到的时候,却还是被眼前的模样震惊到了。

赫连敏被京城众多世家子弟追捧,除去是摄政王嫡女之外,样貌和气质也是很出众的,但是现在脸色苍白不说,这种低声下气求人的态度,也是众人所始料不及的。

“大皇子妃,只要是出现在我面前的病人,我定然竭尽全力医治。”沈代灵整理好情绪,开口坚定得道。

“好,好,谢谢。”赫连敏激动着道谢。

“王妃,奴婢昨夜已经经过初步诊治,比起含昭姑娘身上的伤,大皇子妃体内的毒,更加需要进行处理。”书琴将情况进行汇报。

沈代灵原本向着床前走动的脚步停下,转身看向赫连敏。

“我不着急,她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先救她。”赫连敏马上表明自己的态度。

沈代灵在认真端详了她几秒之后,继续向着床边走去,在对含昭进行了诊断和验伤之后,开了药方,让书琴去煎药。

当沈代灵将手指搭在赫连敏脉搏上之后,一股寒意从指尖传来,再次加重力道将指尖按下,她的双眉紧皱在一起。

“我时日不多了?”赫连敏略到嘲讽的声音响起。

沈代灵双眸一沉,“看大皇子妃的模样,似乎已经看淡的生死。”

赫连敏脸上的笑容加深,“以前觉得无论如何一定要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但是这短短的几日,我深刻的体会到什么叫生不如死,也知道了什么叫‘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