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真真和刘英在一家西餐厅里约好见面。

陶真真看到刘英优雅的用着刀叉吃牛排,只觉这大半年,她变的很多。

优雅、自信。

不再是以前那个老围着庄建军转,不舍得花钱打扮自己的女人。

“我和建军,昨天去把手续办了。”刘英吃完饭,放下刀叉才说起正事。

陶真真一愣。

“手续……办了?”陶真真感到有些突然,又觉得以刘英的改变也不是太突然:“你们,真的离了?谁提出来的?你?你真的想好了?”

“嗯,想好了。你不是说,女人也要有自我,不能老围着男人转嘛?我想开了,我的这半辈子,过的太失败了,我想为我自己,好好的活一把。”

陶真真差点没为她鼓掌叫好。

“你能这么想最好了。那庄严呢?你提离婚建军就同意了?财产怎么分割的?”陶真真关切的问。

“庄严当然是跟我。他哪有那个时间照顾孩子……”刘英脸上带着丝讥诮的笑意,“他当然同意了,他巴不得我赶紧提离婚呢。”

她自嘲的一笑:“有你们看着,他不敢先跟我提离婚,可心里早厌烦了跟我装恩爱夫妻。我们的婚姻,在外人面前还能装一装,在家里,早就分居就像不认识一样。”

陶真真沉默。

去年看到这夫妻二人,当时听到刘英的抱怨,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不过,这对刘英其实是一件好事。

没有感情的婚姻只会让人郁闷难过。

离了婚一样可以快快乐乐。

“至于财产,说实在的,这几年我没参与经营,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他说做生意赔了,我就信他了,他给了我五十万,说是把酒楼的流动资金都给我了,他都得借钱周转了……”

刘英的脸上笑的十分讥讽,“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吧?”她长长叹了口气,十分迷茫的说:“钱哪,真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人变的面目全非认不出来。”

陶真真心里有些堵。

是啊,庄建军怎么就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这样?

她没精打采的回到家,杨卫国摸了摸她的额头:“病了?怎么这么没精神?”

“……刘英和庄建军离婚了。庄建军给了她五十万。”她低声说道:“你说,这人怎么会变化这么大?”

杨卫国愣住了,“离婚?过年时不是还好好的?”

“那都是他们装出来的,其实分居好几年了。之前是刘英不肯离,后来她想开了……”

杨卫国看着她直拧眉:“不会是你劝的吧?”

“我劝的又怎么了?庄建军在外面一个接一个女人的找,你不信你不知道?凭什么让刘英受这种委屈?凭什么?”

“不是,我又不是建军,你朝我发什么火啊?”杨卫国接着拿起话筒:“我问问建军。”

陶真真没理他,杨卫国给庄建军打电话,酒楼却说他出差了。

陶真真冷笑:“昨天刚领了证,今天可能带着小蜜旅游庆祝去了。”

“别瞎说,不至于的,你把建军想的太坏了。”杨卫国替发着好话,可心里却也是这么想的。

他站起来说了句“我去迎迎咱爸咋还没回来”,就出了门。

陶真真撇了撇嘴,不用想也知道,指定打车去庄建军的酒楼了。

最了解杨卫国的肯定是陶真真。

庄建军果然不在,看到杨卫国,酒楼经理吭吭哧哧的说:“经理去了南方,说要进点海鲜。”

这话骗鬼去吧!

进海鲜,那么远,海鲜进来就得臭了。

再说他酒楼生意再好,也不至于自己去南方进货,够不够费用的?

“他和谁去的?”

“……我真的不知道,杨教授,您就别难为我了。”

杨卫国站了一会,“那等他回来,你跟他说,我来找过他。”

“是是是……”

杨卫国回到家,陶真真问:“找到人了?”

“什么人?噢,你说咱爸啊,没找着,他回来没有?”

陶真真翻了个白眼:“满嘴胡话!”

杨卫国一屁股坐到她旁边:“真真,我想不通,从小一块长大的,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他也没想听到答案,他就是想倾诉:“你也说不是十来岁二十岁,不成熟的小孩,怎么就这么经不起诱惑呢?他忘了他怎么长大的了,他没有父母,是爷爷把他拉扯大,他跟我幻想过好多回,他爸如果活着是什么样?他妈活着又是什么样?会怎么对他这个唯一的儿子……”

“他怎么就不能想想庄严呢!他也想让庄严经历他没爸没妈的那种日子吗”

陶真真沉默了一会说道:“别想了,他四十多岁的人了,再说庄严也大了,也不是孩子了……”

杨卫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往后面一仰,“算了,四十多岁了,可能是嫌我管的太宽了,这几年老是躲着我……”

难过的说不下去了。

陶真真没再劝他,而是说起陶父:“他和赵大妈在一块跳舞好几个月了,我听说赵大妈老伴没了好几年了,也不知道,他们看对眼了没有。”

杨卫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这附近单身老年人不少,可再婚的不多,大多数儿女都不太支持,像这样一副要给老父亲当媒人的姑娘可真少见。

陶真真心想:少见多怪。

再过些年你再看,找老伴这事根本不是啥了不起的事。

儿女出面为父(母)找老伴更不稀奇。

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很多后到一起的老人在一起过不长是真的。

“你,你还真打算给爸找老伴啊?你咋想的?”

“我没想给找,我是说,要是他自己看对了眼,觉得合适,那也挺好。”

“那……也差不多一个意思吧!”

“差多了好不好?你的语言理解能力真让人捉急。”

杨卫国瞅着她:“你又胡乱造词。”

陶真真:“……”

因为这个,她挨过两回批评。

杨卫国拉回话题,“咱爸没有这个心思,你可别瞎出主意,让咱爸知道了,还不得以为你想把他扫地出门啊!”

怎么会这么想?

陶真真不服气,刚要开口反驳,就看到老头高高兴兴的回来了。

她赶紧起身去迎,扶着父亲的胳膊往里走:“爸,今天可比往常时间长啊!”

“噢,你赵大妈来的晚。”

陶真真朝杨卫国挤咕挤咕眼睛,又接着问:“爸,那你等她那时间,没和别的老太太跳啊?”

“没有,我俩说好了,除了对方不跟别人跳。谁要来晚了就等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