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山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没有看到有人袭击,想来应该与掌门有关。

他望向了魏伯雄说道:“魏爷爷,为了我……”

魏伯雄连忙笑道:“不怪你,这是我的机缘。实际上,我这百年来,跟雁荡门的地址也无差别。”

魏伯雄若是能成婴,以后也只能修炼雁荡门的神功了。赵山河觉得对他是限制,可他却感激不尽。

他原本是魔道散修,有一个师父早年间被仇家杀害,后来就独自摸索。

不过他虽然天资聪颖,秘籍却只能修炼到金丹期。

成为金丹之后,他就一直在寻找未来的道途,可是想要改修功法,并不容易。

他与陆元起多年交情,在陆元起的介绍下,进了雁荡门开始炼体,体魔兼修。

雁荡门的炼体术源自蓝水星系的那颗衰落星球,那颗星球原本是炼体星球,炼体术在道庭界属于偏门,不管是魔道还是道门,都不待见。

只不过有些星球引力格外大,炼体术也是在那些星球生存的基础,才一直流传了下来。

也是因为有解决星域内炼体派系的想法,当初的道魔大战,最后将那颗星球直接打废。

这套炼体术原本可以一直修炼到八级,相当于大乘期,不过后面三层都需要血脉加持,普通人只能练到第五级。

不过第五级也不低了,因为这就相当于修道,修魔的分神期。

这对困在金丹期的魏伯雄来说,也是一条有成功可能的道途。

如今有了凌霄子的引子,对他虽然是个限制,可是等他炼体成功升级到第四级,就能带动他结婴。

而结婴的时候有了这个引子,就能改修雁荡门的元始无量经,等于又有了希望。

所以,相对能继续修道来说,一点限制根本不算什么,还能算他的机缘。

凌霄子身形未动,可是神念进入了内舱,青雀无比小心地将没有封面,封底的《老子想尔注》举到面前。

“师叔,我连续对照了多本记载,真的可能是失传已久的《老子想尔注》。有此**,我雁荡门有望能出一个真正的大乘期大能!未来执掌正一牛耳,也未必没有可能。”

凌霄子轻嗯了一声,说道:“我初一看就知道为真本,所以封了赵立德的记忆。此事不可外传,待未来我们将此神功练成,再上交秘本,为雁荡门获得最大的利益。

执掌牛耳这样的话就不要多说了,我们的根在正一,正一也是我们的保护,就让正一主派多操点心,我们躲在后面享清闲就好。

回去之后就拓印玉简,除非修炼到分神期的长老和太上长老,其他人都不可传授。过几日我离开的时候,也要带上一份。”

青雀掌门的视线穿过了阁楼,落在了甲板上三人身上。“山河如今道行微末,要不要也封了他对老子想尔注的记忆?”

凌霄子笑道:“他的机缘可比这一本老子想尔注更大,何况他得大能庇护,不要说你,就是我也难以封住他的记忆。让他在内门潜心修炼就好,他也不是不懂世情的小孩子了。”

赵山河不知道他随便拿出来一本书就引发了整个世界的格局变化。

雁荡门虽然占据百万沃土,雄霸一方,可是在蓝水星系,也不过是个中门。

蓝水星系十三个星球就有近百家实力超过雁荡门,而雁荡门的最高力量,只有三个在三十三天的渡劫长老。

至于大乘期的大能,一个也没有。

如果雁荡门能出几个,甚至只是一个大乘期大能,就有可能升到上门。

所以,这次凌霄子才会如此大方,将自己数千年的积累,一小半都给了赵山河。

这些资源对一个元婴期都足够了,更别说一个刚修行的筑基期。

不过,凌霄子没有丝毫犹豫就给了,赵山河何尝不是雁荡门的机缘啊!

说不定,未来雁荡门的辉煌,就要看他。

第一颗太阳还没有降落,第二颗太阳又从东方升起。

因为有两颗太阳的原因,每天的傍晚,两颗太阳一同出来的时候,才是最热的时候。

蓝水星系有两颗太阳,三颗月亮,每个月只有几天会有完全的黑夜,其余大部分时候,哪怕是夜间,也能清晰见人。

当然,遇到雨雪天气,黑夜照样会降临。

其他人都习以为常,可是赵山河却看的津津有味。

这里的白天一天有差不多二十四个小时,晚上时间与地球差不多,一天也就是三十六小时。

天数与地球差不多,标准的三百六十天,但是算起来,这里的一年,有地球一年半时间的长度。

他带着墨镜,将这样两个太阳的奇景,拍摄了下来,然后存进了生物计算机的细胞质里面。

他不敢用录像机拍摄,因为这种物化的记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可能带不回去。在自己的生物计算机细胞质里面就没有关系了,记忆回到古惑仔世界,也可以复制出来。

而他的身体,包括视力,听力,在变成筑基期之后,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以前的他,动态捕捉基本上要靠生物计算机,就是利用生物计算机记录影像,然后再降低速度播放。

如今的他,也能看清一部分高手出招了。

而且,世界在他的眼里更清晰,就跟电脑里面视频上升了一个清晰等级一样,更加清楚。

除了清晰,他看的更远,听的更远,对世界的认知更加清晰。

特别是空气中的灵力,以前只是模糊地感受到,现在却能看的清楚,进入体内更可以自动过滤。

不过,他还欠缺使用法术的手段,这次来了内门,确定了自己的修炼方案之后,除了日常训练,提升灵气的利用率,提升等级,更主要的就是多学一点法术。

战斗经验他不担心,现在只是却是发挥自己实力的手段。

而他的身体变化更大,原本的他,虽然体质方面十倍常人,但是与普通的差别并不大。

但是进入这个世界之后,特别是今天进了筑基期,他的身体几乎不再是血肉之躯。

以他的骨骼为例,原本只是普通人骨骼密度的两倍多,可是现在,他的骨骼成分从钙化变成了硅晶化。

原本是骨头,可是现在更像是石头,不仅密度增加了许多,更主要是成分都在改变。

他的肌肉密度也增加了五倍以上,普通的小刀,力量,连皮都割不破。

赵山河怀疑,等他进入金丹期,子弹连他的皮都打不破。

当然了,不是被灵力精粹过的子弹。

被青雀掌门用灵力精粹过的子弹,可以直接干掉金丹期的高人。

随着飞舟在空中飞行,山越来越大,许多山峰犹如擎天一柱,看起来摇摇欲坠。

可是千万年来,依旧耸立在这里。

这里的风景很迷人,地球上,没有这么多的灵气,也很少有这样极端的景观。

地面上,除了城市之外,就只有一个个卫星镇,都有坚固的城墙。

没有零散的农户,所有人都住在城镇里面,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各种各样的妖兽。

值得庆幸的是,食肉的妖兽不会祸害庄稼,所以凡人在野外种植的粮食,即便有妖兽之灾,也不会损失太多。

妖兽也很聪明,它们从来不会把事做绝,更不会驱赶食草的妖兽来祸害庄稼。

因为这个时候,不管是道门,还是魔道,都会派出强者来清剿他们。

虽然妖兽同级别的要比魔修,道修更强,可是他们数量很少。

而且,他们占据了大量的山川河流,野外世界,资源不比人类少。

到了四级之后,许多妖兽就能幻化成人,还会跟人类做生意,换取资源。

道,魔,兽,就是这样维系着一个脆弱的平衡。

看似脆弱,可是规则由大道控制,有人类文明的十万年来,没有哪一方敢破坏平衡。

这种天道的报复,是任何一方都承受不了的。

赵山河很喜欢这个世界,因为这里不是乱世,而是有规则的文明社会,虽然文明并不一样。

飞舟行过一个巨大的山谷,隔着朦胧的云雾,能够看到一个不小的集市,古色古香地沿着山谷中的小河而建。

陆如烟介绍说道:“小四,这里是龙溪镇,也是内门最大的交易集市,门中弟子交换资源,出售资源,一般都是在这里。只有遇到大的交易,才会前往雁荡城交易。”

雁荡城是雁荡派的国都,也是东南最大的交易城之一。

雁荡城扼守南岭余脉,东南沿海,不仅产出大量的天材地宝,内陆的各大门派,从东海蓬莱派,包括西大陆的魔道修士,也愿意到雁荡城交易。

可惜的是,赵山河还没有见识到雁荡城的繁华,就来了内门。

赵山河看了看手上的戒指,他还没有学会控制空间戒的法术,拥有巨量的财富,却无法动用。

而他空间里放了一些上品灵石,一般交易都用不上,是为他危急时候准备的。

这个世界的规则非常完善,灵石是所有星域的修真界交易货币,黄金是凡人界交易货币。

其中一枚上品灵石等于十枚中品灵石,一枚中品灵石,等于十枚下品灵石。

灵石不仅是交易货币,更是修炼的最佳辅助。

灵石与灵气同出一脉,都是天地馈赠,天下见没有任何辅助可以相比。

哪怕就是一些门派制作的极品丹药,也比不上灵石纯粹。

任何丹药都有副作用和毒素,它们的作用比灵石好,但只能应急,不能长期服用。

靠丹药堆积起来的实力,往往道途更加艰难。

除了三种等级的灵石,还有一种极品灵石,也叫灵精。

这种灵石每一块都算得上天材地宝,是天地精华所在。

只有上品灵石矿,会出现一块极品灵石,多一块都没有。

这种灵石最为纯净,能够完全被人体吸收,不留一丝杂质。

合体期的高人也能调动天地灵气,人为制造这种极品灵石,不过,每制造出一块,需要耗费的精力,会超出极品灵石价值的两成。

因为付出和产出不对比,很少有人会这么做。

赵山河欣赏了一番山谷里的景色,发觉山谷四周都有明显的灵力波动,以及恐怖的威压。

很显然这里有一座大阵,危机时刻不仅可以封锁整个小镇,还能抵御外敌。

短短一瞬,飞舟从山谷上空飞过。穿过一片云雾,前方就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山峰。

这座山峰比赵山河在地球上见过的最大的山还要雄伟,比第一次见到多洛米蒂峰还要震撼。

山脉绵延数十里,高耸入云,根本看不到全景。

腰线一下,有大片的森林,草原,湖泊,而腰线以上,就是岩石组成的雪峰。

在能够看见的山顶处,可以看到万年冰川形成的蓝色水晶世界,还有白色的雪峰,处处都有倾泻而下的瀑布。

白云在山腰处缓缓飘过,在有些地方形成了瀑布云,景色如梦似幻。

赵山河看的目瞪口呆,被这种大自然的奇景震撼的全身发麻。

看到赵山河如此震撼,陆如烟满意地笑了起来,揉了一下他的脑袋。“这里就是山门的明王峰,像这样的景色,我们雁荡门还有三十多处,次一等奇景三百多处,已经开发了一百多处对外招揽客人。每一年,来我们雁荡门游历的修士,就有百万,如今靠门票收入,我们雁荡门就能赚取上亿灵石。”

赵山河楞了一下,感到了强烈的维和感。

这个世界不是修仙的吗?不是该潜心苦修的吗?怎么会如此市侩了?也开始走市场经济了?

然后,他听见了凌霄子的传音。“山河,到了内门的大阵之内,我先离开了。待你安顿下来,明日来显圣岭见我。”

赵山河虽然看不见凌霄子,依旧长揖道:“恭送师祖。”

四周没有一丝动静,他都没有感应到凌霄子的灵力波动,人就不见了。

青雀掌门的声音响起。“山河,我欲将你先安顿在揽翠谷,入门仪式,当你十六岁时再举办,你可有异议?”

赵山河哪里会有什么异议,他现在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当然是掌门说什么,他就怎么做了。

“弟子无异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