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马卫都如何挣扎,还是被穷富贵这些村民解了绳套,从树上放了下来。

“嘿!干嘛呢,干嘛放了我啊,快把哥们绑上啊!”

穷富贵把马卫都手腕上的绳子解下来,谁知道马卫都又一把把绳子夺过去,然后在自己手腕上自己缠绕起来。

“同志,您看…这个……”

看到马卫都这样胡搅蛮缠起来,村长有点无可奈何的看着岳正阳。

岳正阳心中暗暗好笑,这个马卫都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要是马卫都去当演员,起码要拿个金像奖。

不过,岳正阳又一想,现在的x港好像还没有金像奖吧。

村长现在尴尬的看着马卫都的表演,岳正阳也不能让他过于难堪了,于是他偷偷的向马卫都挤挤眼睛。

“卫都,注意点我们故宫博物院工作的形象。人家村民也不是故意为之啊,不是错把你当成那些不法分子了嘛。也是好心办坏事,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乡亲们计较那么多了。”

听岳正阳这么说,马卫都知道,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他心中暗暗窃喜,不过,戏还是要演一演的。

“岳正阳,你看我现在,哪里还有形象可言,我这是给博物院丢人了,给国家丢人啊!”

马卫都此话一出,村长扛两百斤都不冒汗的脑门,刷刷的印出了几颗汗珠。

牵扯到国家的颜面,那是中国老百姓都要维护的。

而此时马卫都说自己把国家的脸丢了,让村长不堪负重啊。马卫都这么说,那还不是因为自己村民引起的吗!

要是让乡里知道自己村给国家摸黑了,他这个村长也算是到头了。

岳正阳接收到村长那“忠厚老实”的眼神,在这祈求的眼神下,岳正阳对马卫都说道。

“老马啊,给兄弟我一个面儿,这事就这么算了。你看这位村长也不容易,这些村民也是不太了解国家政策情况,才引起了一场误会嘛。这次就看在我的面上怎么样?”

听到岳正阳这么,马卫都虽然还是愤愤不平,但明显缓和多了。

“这可是看在你岳正阳的面上,要不然跟单位领导好好说说,让他到中央里好好问问,这些下面到底是怎么支持我们工作的?!”

“哎呀,同志啊,实在对不起啊,这实在是我们的工作太鲁莽了啊,我代表这些村民向您道歉啊。”

这事因为村长的道歉而结束,村长还要把马卫都带回家,请他吃饭,不过马卫都没有去。

他也不傻,要是在酒桌上说错话,被村长察觉自己假冒的公家工作人员,那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岳正阳也没有在这个村子收老物件了,不但这里,就是其他村子也没去,直接把马卫都带回城里去了。

他是怕村长偷偷的到乡里了解有关他们的事情,要是被他了解到没有这么回事,而自己却还在人家村里收货,那自己就进退无门了。

在三人回来的路上,岳正阳就问道“卫都,你怎么来这边了?”

“嗨!我不是听说这里有老物件吗,所以我就过来了。谁知道哥们儿这次可是丢人丢大了,哎对了,怎么这么巧,岳正阳你怎么来这么里了?”

马卫都还在认为自己幸运,正巧岳正阳来这里解救了他。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是因为第一天岳正阳来这个村子收老物件,才有消息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也就造成了他被人吊起来的事情了。

“啊,这个……我哥们我是陪我这个兄弟来走亲戚的。”

岳正阳顾左而言他,根本就不提他是来收老物件的事。

“嗯,是啊,我二姨家就在这里。”

林再华说的是事实,但也是给岳正阳打掩护,他也明白了岳正阳这个朋友为什么来二姨这个村子了。

马卫都虽然相信岳正阳他们说的话,不过他们不是应该进村去林再华的二姨家吗?

怎么没有进村就把自己又送回城里了?

“那你们怎么不进村去你二姨家,怎么又和我回城了?”

马卫都把自己心中的疑虑问向林再华。

“这个……”

刚才还在马卫都面前神气活现的林再华,像吃一个馒头噎住了似的,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看着露怯的林再华,岳正阳立马补上一句话。

“我们这不是生气嘛,这么对待我社会进步青年,我们再也来这个村子了。华子,以后你也别来你二姨家了。”

“啊哦……”

林再华心道这和我二姨有关系吗?

好吧,就怪咱二姨了,先拿二姨挡挡事吧。

其实马卫都根本就没有把他们这事放在心上,他只不过随便这么一提。他现在心里就庆幸自己因为岳正阳而幸免于难。

要知道一开始马卫都那是一个丢人啊,被人吊起来,就差被这些扒裤子了。

回到城里,岳正阳把马卫都送到青年文摘编辑部后就回刘晓天那里,半路上又顺便把林再华放下,让他去丘山古都去了。

回到搬家公司,岳正阳刚和刘晓天吹了一会儿牛。岳正阳就不想待下去了。

因为刘晓天现在吹牛太离谱了,说什么有一个大客户让他们物流公司运了好几车木材去了广州。

刘晓天见岳正阳不相信,还准备拿账本给岳正阳看呢,谁知道岳正阳一把挡开出门去了。

当岳正阳骑着自行车从搬家公司出发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的坐驾已经在自己家门口了。

看来陈莉华现在就在自己家里,不过让岳正阳没有想到的是陈莉华根本就不在自己家。

裴红英告诉岳正阳,陈莉华过来还车准备和岳正阳告个别的,没想到他不在家,所以为没有和裴红英说什么,就让裴红英告诉岳正阳一声,她要走了。

走了,自然是去x港了。

岳正阳心中有一点遗憾,更多的好像是失落。

忽然,岳正阳想起刘晓天说的话了。

乖乖,不会是陈莉华运的木材吧?不然也不会这么巧吧,晓天和自己说了木材的事,这边陈莉华就走了。

她去x港自然是从广州过去了。

当岳正阳再次骑车回搬家公司向刘晓天了解情况,还被刘晓天讥笑了一番。

最后刘晓天告诉岳正阳,他们卡车是从龙顺家具厂拉的木材时,岳正阳一拍大腿,就确定了拉木材是陈莉华了。

他问刘晓天托运的人是不是女的时候,刘晓天还惊讶了,说岳正阳你怎么知道。

然后刘晓天胡诌诌说岳正阳是不是和这位徐娘半老的富婆有关系。

岳正阳心中暗暗呸了一声,什么富婆啊,那都是哥们儿的钱……

陈莉华托运这些木材,岳正阳此时心里也明白了,她这是准备把这些木材运到x港去啊。

难怪陈莉华回京城一直没有动静,岳正阳还想让她去x港捞一笔财富呢,没有想到陈莉华的野心比自己还大。

她嫌自己的一百多万不够,又从家具厂把那些名贵的木材运到x港去。

这些木材到了x港可就不是京城这个价了,那可是成千上百的往上翻啊,最重要的是x港那里是有价无市啊。

陈莉华把那些名贵木材运到x港,那些x港富豪还不打起来买啊,而且陈莉华能利用木材和这些富豪打好关系。

有了这些人脉,再加上自己手的钱,她陈莉华何愁不能发大财啊。

把整件事情想明白了,岳正阳这才暗暗叫苦,这些应该都是自己的木材啊!

以前他让陈莉华介绍自己在家具厂收一批名贵木材,像檀木、红木等有。

不过像刘晓天说的几卡车,岳正阳才明白了,原来陈莉华当初给自己介绍的只是一小部分啊,大头原来在这里。

岳正阳现在才感觉这个陈莉华太可怕了,隐藏的真深啊!

当年她就能从自己身上发现这些木材的珍贵之处,才给自己留德宝藏啊!

此时要是陈莉华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打她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