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身上的伤口,被这股威压震得重新裂开,沽沽的血流了下来。他们的眼睛瞪着铜铃般大,满是不可置信。如果不是亲身体会,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六岁的小女娃,竟然发出了这么大的威压。

“你们可真是好胆,敢让长屿虞氏的小公子,受这样的委屈!阿胥,如何处置他们,你说,……”

少年冷冷的声音传来,“后山不是有个万蛇窟吗?让他们也尝尝滋味!”。

小女孩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十分的悦耳动听,说出来的话,却是令他们毛骨悚然。

“哪就废了他们的修为,断了他们的手脚,让他们好好的与蛇共舞,元神也就不要留下了!”

几人当即哭嚎起来,“我们错了,我们错了,求前辈留晚辈一条狗命吧,好为前辈当牛作马,……!”

“本座不要蠢货!”

“前辈,前辈,求前辈留一条命,我还有妻儿,若是我死了,他们可怎么活,求前辈发发慈悲,求前辈了……”几人涕泪横流,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慈悲?本座没有哪玩意儿,……”

楚璃还没有说完,几人猛然暴起,朝着两人扑了过来。然而就在他们刚刚暴起时,一股比刚才大了数倍的威压,压得几人狠狠地栽倒在地,无一丝反抗之力。

“死!真是便宜他们了。”少年冷冷的声音传来。

一只大掌当头向着几人罩下,几人刚才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如今已无一丝的反抗之力。不是不想反抗,而是无力反抗,他们从来没有如此的绝望过!

以往这种眼神,只会出现在被他们劫杀的修士眼中,如今轮到他们了,才体会到了多么的不甘。一只大掌轻轻的拂过了他们的头顶,一物离体而去。

几人知道,这是他们的元婴,元婴离体可为阳神,阳神灭则道灭,存阴神于体内。几人绝望的神情中,带上了呆滞与颓丧。

楚璃手指轻轻一点,就听到“扑扑……”几声,丹田尽毁,几人就如漏了气的皮球,顷刻间人就干瘪了下来。

……

将黑风寨的事情处理完后,楚璃带着虞子胥回到了铁犁山。两人光是整理战利品,就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根据个人所需,一人一半的平分了。

即便是虞子胥,这个经常能见到好东西的世家公子,也被这些海量的元晶石和各色法宝、材料等物,笑得合不拢嘴,真是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这可是他自出生以来,挣到的第一笔财富。

虽然这次他没出多少的力,但是楚璃却一点也没有计较这些,依旧分给了他一半。

第二日,两人又投入了日复一日的炼器当中。随着两次的黑风寨之行,虞子胥的修行更加的努力了。除了每日学习炼器外,晚上便打坐修练。

两人开始进入,类似闭关的炼器生活当中。如今的她不止是为了锻造法宝,也不止是为了多一个赚取元晶石的手艺。而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上了炼器这门手艺,全身心的投入了其中。

楚璃一向有股子倔劲,手艺要么就不学,要学就一定要学好,还要学得精益求精。她知道自己的炼器天赋只能算是普通。

比起制符与炼丹来都要差上不少。但她坚信勤能补拙,而且她最不缺的就是时间。白天炼器,晚上就进入时间阵法中,专研炼器的这些资料,并且将玉凡子及其它的一些炼器传承,仔细的研读体悟,白天就在炼炉上实践。

若是玉凡子知道楚璃,如今如此刻苦的专研炼器术,不知道会不会跳起来。在下界时,楚璃一直说自己的炼器天赋不行,一直不肯接受玉凡子的炼器传承。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玉凡子都为自己的炼器传承既将失传,感到忧心忡忡。若不是后来凤颢喜欢上了炼器,让玉凡子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还不知会怎样!而楚璃如今飞升上界了,反倒学习起了炼器!

常言道: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不知不觉沉迷于炼器的楚璃已在铁犁山上,度过了二十个春秋。这二十年来,虞子胥越长越高了,修为也达到了元婴期,而显得楚璃越来越矮了。每当这个时候,楚璃就不想见任何人!

这二十年间,虞子胥回了一次西辞山,将他们的情况向离墨尊者汇报了一次后,住了三天就赶回了铁犁山。楚璃却是连个传讯符都没给老赖头一个,气得老赖头大骂她没良心,恨不得找上门来撒泼!

这日,就在楚璃把一件新铸造好的法宝封到盒子中时,唐老头忽然来到她身旁。

“师父,你要给老赖头当内奸,我可不理你!”

“爱理不理,老头子早习惯了,尤其是你看到阿胥站在你身边,你的嘴就吊上了油瓶?”

“师父,咱能不提这个吗?”

“老头子有些话想和你说。”

要知二十来年这老头脾气挺怪,有问题了从来都是让她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也会让吹胡子瞪眼的骂上楚璃一顿,让她三思而后行,从来不会直接告诉答案。

后行了还没解决问题,就会让楚璃记录下来,然后取一件法宝出来,让她参考研究。直到问题一点点的被挖掘出来,他最后才会给出建议。这样的教导方法虽然慢些,却是极为的扎实。

见唐老头如此的郑重,不知道到底有何要事?这种表情,除了一次倾国拉肚子时,才出现过这样的表情。楚璃有些诧异,难道这次又是那只肥白泽吃多了,消化不了,才惹得老头子这么严肃?

但还是表现的很恭敬的样子,跟着唐老头来到茅屋中。唐老头表情严肃的坐在椅子上,楚璃十分恭敬的样子站在了一旁。唐老头轻轻敲着八仙桌,楚璃十分有眼色的递上了一小坛酒。

唐老头慢条斯理的打开了酒坛子,抿了一口,长叹了一口气,楚璃想着终于可以说出目的了。突然,一只白球蹿上了桌子,蹲好,用爪子捧起了酒坛子喝了起来。唐老头的脸当即就变了,乐呵呵:

“倾国,慢点喝,咱得酒不多了,可要省着点,小丫头要走了!”肉麻的楚璃直搓胳膊。

“师父,您说让我回西辞山不就得了,拐弯抹角的,以为是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唐老头瞪了楚璃一眼,轻咳了一声道:“无双,自你入门到今日,整整二十五年了,你的炼器天赋不错,加上这些年来的刻苦努力,如今你的炼器水平,只怕能赶上师父的脚后跟了,……。”

这下轮楚璃瞪眼了,有这么夸人的吗?“咳咳,师父谬赞了,弟子虽然在炼器上有所小成,但比起师父的脚后跟还是要好上不少吧,至少也到膝盖了吧?”

其实这还真是楚璃的真心话,说是二十年来的造诣,其实加上夜间在时间阵法的时间,差不多有一百来年了。由于她在时间阵法中用功了,所以给唐老头的错觉,就是认为她的炼器天赋及悟性很是不错。

也许现在楚璃的炼器水平,比起外面大部分炼器师的手艺娴熟高强。但是与唐老头相比,却感觉还有有很大的差别。虽然楚璃一次也未见过唐老头炼器,可心中却有一种强烈感觉:老头子很强。

唐老头一本正经的胖脸,再也绷不住露出了笑容,带着些许莫名的狡黠:“还是这么不谦虚!你什么水平,我岂会不知?不过将就算是到了老头子的腰上了!说在膝盖上有些说低了,……”

“我就说吧,在脚后跟上得多臭啊!怎么着也得往上爬一爬不是?”

“就学会了贫嘴,话说你入我座下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老头子练器吧?如今想不想观摩观摩?”

楚璃一愣,眯了眯眼,笑着点头道:“想啊!很想!”

“好,正在这里,老头子今日心情不错,就露一手给你瞧瞧,你可要睁大眼睛看仔细了。”

跟着唐老头来到炼炉旁,见他从一旁的架子上,又取过来几件炼器的工具。“普通的锻造,想必你是闭着眼睛都可倒背如流,今日就让你看些特别的……。

把你收刮来的的法宝,拿出来一件来,给老头子看一看,可要选好了,……”

楚璃点头,取出了一颗流光溢彩的珠子,这颗珠子拳头水小,漾出一股神秘的气息。这是一件攻击神识的法宝,只是品阶不太高。

唐老头接过这个珠子看了看,说道:“这是一件灵宝,品相还算不错,以你如今的境界来看,只能算是垃圾货了,如今就让小丫头看看什么叫作变废为宝!”

在架子上选好了一批材料,就见唐老头忽然双腿扎马,上半身衣衫褪到腰间,大喝一声“呔!”。

顿时,原本肥胖的身躯,忽然青筋暴起,肌肉一块一块鼓起,身形骤然瘦了许多,甚至是腰腹间也形成了漂亮的八块腹肌。

看得楚璃是连连赞叹,当初第一眼看到唐老头时。她就觉得这么肥胖的身材,能成为一代炼器师,想着必定有过人之处,没想今日一看却更甚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