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是要帮他们?”

赵裕静静地注视着谢霄云。

“你觉得呢?”

谢霄云嘴角微翘,把玩着手中的剑。

“可你帮不了他们。”

赵裕的神色不变,让人看不出喜怒。

“我自有我的办法,不过说起来,我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了,你倒是一点也不惊讶?”

谢霄云随意的一剑划向附近的一座高楼,那栋高楼顿时倒塌了一角。

“节哀。”

赵裕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然而就是这两个字,却让谢霄云脸色猛然一变。

“嘿……隐元会掌管天下情报,果真名不虚传。”

谢霄云笑容渐冷,一脸阴沉。

“若是全无去处,便跟我回圣城吧,朕随时扫榻相迎。”

赵裕并不想谈论其他,只是默然的看着谢霄云,一脸真诚。

“呵……你还是将自己的烂摊子收拾好吧,其他人我可以不管,但云掌柜,你不能伤她。”

谢霄云顾左右而言他。

“你……对她动情了?”

赵裕微微蹙眉,迟疑着问道。

拒他所知,谢霄云与云冰卿应当是萍水相逢才对,而且谢霄云还有一些特殊的缘由。

“怎么?不行么?”

谢霄云反问道。

“我可以答应你放过她,但是其余几人,今日必须死,无论你以各种方式阻拦。”

赵裕语气坚定,身为上位者的霸气显露无疑。

谢霄云看了一眼云冰卿,她此时正在回复气力。

方才一战几人都拼尽了全力,却依然被赵裕一一击破,熊震东甚至为黄梦璃挡住了必死的一击,此时身受重伤,生死不知。

庄燕桥已然心生退意,他们从一开始就陷入了一张大网之中,如今不光被大批人马围困于此,甚至连眼前将要行刺之人都打不过。

还是操之过急了。

他心中懊悔无比。

以他们几人在遗迹之中所得,再沉淀一两年,势必会脱胎换骨。

但终究还是坐井观天了,他本以为以如今的武功,他们几人联手在这天下已无敌手。

却不想遭逢如此惨败,几人合力被赵裕一人打得几无还手之力。

“少主?少主!”

这时外围杀出几人硬生生撕裂包围圈,朝着邀月楼跃来。

庄燕桥认得,来者赫然是夜幕的成员。

“你们为何会来此?”

“我等为保护少主而来,已然在江绍潜伏多日。”

来人中为首一人眼见熊震东躺在地上,面色大变,连忙走上前,,掏出一颗珍贵的续命药物给熊震东吃了下去。

跟随他的一众人中,有个少女看到熊震东,神色顿时有些奇异了起来。

“他……就是少主???”

少女有些不肯相信,她正是云冰卿几人血战血风马贼团时,被熊震东一坨鼻屎弹到唇边的女孩。

当时正处于叛逆期的她带着辰辰一齐瞒着师长,前去参加讨伐血风马贼团的义军。

谁知却将辰辰害的惨死当场,自己险些也死在了那里。

回到夜幕后,认识到自己天真的她仿佛一夜长大,每日如同疯了一般地不断练习武艺。

为的便是报仇。

今日,没想到,那天发誓要捶死的人,竟是自己的少主。

这让她有些接受不能。

不过。

少主竟被人伤的如此之重?

她这时突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我要不要上去补一锤子?这可是我报仇的最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