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正好赶上苏星璇醉酒归来,睡得正香,上官流霆蹑手蹑脚地去禅定崖边运行十二周天。

一进禅定崖,就看到远处有个人,白衣胜雪,衣袂飘飘,长发飞舞,正在抱膝坐在崖边。

不是原倾璃却又是谁?

“师姐。”

原倾璃回过头来,绝美的容颜在月光下越发圣洁而动人心弦。

“星璇呢?没跟着你么?”

“她跟师父吃酒吃多了,门口睡着了。”

原倾璃轻叹了口气:“有时候,真羡慕星璇那个无忧无虑的性子,她……很好,你若是喜欢,就好好珍惜。”

上官流霆挠挠头:“现在谈这个不合适,我还是先去秦陵找随候珠,帮星璇把魂魄复原再说。”

“嗯,也好。师弟此行前去,凶险莫测,要一切小心啊。”

上官流霆走到崖边,跟原倾璃并排而坐:“师姐,你跟师哥这次跟我去吗?”

“快到了每三年一度的仙门弟子资质大会了,我跟你师哥若是这时候跟你一起走了,回的来还好,若是一时半会赶不回来,咱们三个都不在,太过于显眼了。

所以这次,师弟你便要孤身一人前去了。

师父说,师弟你现在的修为也已经到了该播种命种的时候了,我也能多少放心些,我给你缝的衣裳,你穿还合身吗?”

“合身!师姐的手艳丽无双,巧夺天工,从来没有穿过这样好的衣裳。”上官流霆嘻嘻笑着,多少有点哄原倾璃的心思在里面。

原倾璃清丽的俏脸飞上一抹红晕,在银白的月光下被照得很清楚,上官流霆心神一荡:貂蝉和西施长什么样子可没人见过,但是若是跟师姐比,应该还差上许多罢。

“你惯会油嘴滑舌,平日里跟星璇也如此,怪不得人家成日里跟着你,原是你自己招惹的……”原倾璃刚说到这儿,忽然意识到自己说多了。

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有点使小性儿的意思,倒像是觉得小师弟跟星璇更亲密些,自己这个师姐有些不高兴似的。

上官流霆还是第一次看见清冷如霜雪的师姐有这种人间烟火的娇嗔,一瞬间就是师姐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想摘一下试试。

他竖起三指对原倾璃道:“师姐可冤枉死我了,我若是对星璇说过类似的话,就让我被那天那个怪鱼食脑而亡!”

话锋一转,原倾璃忽然正了正神色:“呸!什么死啊亡的,也不怕忌讳!我可没有叫你远着星璇,那我成了什么人了。”

上官流霆笑了笑:“是是是,师姐说的都是。”

两个人开始沉默,空气中荡漾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

上官流霆脑子里飞速搜索话题,试图打破尴尬:“师姐,你跟师哥为什么500年来都没有命种,是你们寻不到中意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敕封派在你之前,师父没有传授给我们独门仙术,若是贸然寻找命种,修上去太难,命种在体内也无甚用处。

若遇到枉顾天道,无视天谴的,还有可能在中途就被人夺命抢走,过于凶险,所以师父禁止我跟欧阳随意进到命种阶段。

如今……你有了那个竹笛,师父说我跟欧阳也可以去修习真正的敕封派的敕封仙术了,只不过我们已经修了500年,好的命种越发有些可遇不可求了,这也是机缘所致,随缘吧。”

上官流霆点了点头,他大概能明白师姐说的意思,敕封派的仙术在任坛主创建之初,就是跟各种妖兽联系在一起的,而封妖兽是要经历那天封驳的全部过程。

封妖兽有八种乐器,若是这八种乐器和封妖榜不现世,敕封派就等于是个空壳子,无论怎么修都无法充实其中。

现在虽然封妖榜还没线索,任坛主的竹笛却已经现世,即便不能像从前那样对妖族一呼百应,但是连封几个大的妖兽之后,消息就会传开来去,敕封派的仙术也就不再是水中月镜中花了。

上官流霆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师哥师姐找到合适的命种。

两人又开始不说话了,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奇怪,原倾璃觉得上官流霆来这边坐之后,连空气流动都变快了,呼吸有点跟不上来。

早先不这样的,从度朔山回来之后,像是一切都悄然起了变化,想起那天这小师弟不管不顾维护自己和欧阳的样子,说没有一丝丝的情分,那是假话。

但是500年里跟欧阳也是朝夕相处,欧阳待自己也是千好万好,却不曾有过这样异样的心思,真是奇怪。

于是站起来抖了抖衣袖:“师弟来禅定崖定是有自己的安排,我先回房安歇了,师弟也早些休息。”

上官流霆点点头,望着原倾璃的背影,心里觉得特别踏实。

等运行完十二周天,已经是三更天了,上官流霆蹑手蹑脚地回了去——他倒不是怕苏星璇,就是嫌弃她又要逮到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

瞅着苏星璇睡得正熟,上官流霆暗自窃喜,悄么声地推门:“吱呀……”一声儿。

苏星璇带着睡意嘟囔了一句梦话:“我看你就该被怪鱼吃了脑子。”

上官流霆咬牙切齿,转头进了屋,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上官流霆也就睡了一个多时辰的样子,莫金樽千里传音让所有人去正殿一趟。

上官流霆和原倾璃还有欧阳熏齐齐地站在了殿外,苏星璇不是本门弟子,所以不受莫金樽约束,几个人集合的时候仍然在弟子房外没动弹。

“上官徒儿,一会儿法阵开启,你速去拿了随候珠就回来。”莫金樽坐在正殿的正中央的椅子上,笑眯眯地对上官流霆说。

“有劳师父。取了随候珠我怎么回来呢?”

“那个法阵三天之内有效,你若是三天之内取不回来,那就自己想办法回来吧。”

“啥???那我直接骑着阿黄过去不就行了?”上官流霆真是不该对这个师父寄予厚望,三句话之内就开始不正经说了。

从开了十二经络以后,原倾璃和欧阳熏传授了他御物飞行的仙术,他逼着金毛鸡试了几次,用它正好。

莫金樽飞出拂尘狠狠地扫了上官流霆脑袋一下:“水月洞天离常世是有特殊结界的,你说飞过去就飞过去,你你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过了?你飞一个给我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