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灵雨从天穹之上洒落,但凡是沐浴在仙灵雨之下的生灵,只感觉自己的修为在快速的提升。

这是仙气浓郁到化作了雨滴从天穹之上下落,这是天哭异象!

唯有修为达到了仙尊境的存在身死,才会有天哭异象降临。

而现在,天哭异象竟然发生在了这燕州城内。

这已然是证明了眼前的灼清仙帝已然是彻底死亡,所以这燕州城内才会有天哭异象降临!

霎时间,彻骨的含义笼罩在太白使者和那统战仙帝的身上。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战斗才刚刚开始,他们这边就折损了一人。

一位仙帝八阶的存在,无论是放在什么地方,都是这方世界之中的霸主。

然而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却是让他们心惊胆寒。

仙帝八阶的存在,手中还持着一件半成品的道器,结果战斗才刚刚开始,就被一位仙帝一阶的存在给直接斩杀。

尽管这仙帝一阶是把道果融入到自身的存在,尽管这位仙帝一阶的生灵手中掌控着两件半成品道器,但是如此干脆利落的把一位仙帝八阶的存在给直接斩杀,这样的实力,又怎能不让他们震撼!

“灼清仙帝,死了?”

太白使者甚至是不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他更愿意相信这是楚云给他们所营造出来的幻觉。

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仙帝不死不灭,在这世间,大多数的仙帝都只能被封印,而无法被彻底的抹杀,除非是手中拥有道器,才有资格斩杀仙帝。

但是即便是被道器给斩杀的仙帝,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死亡的,毕竟道果的毁灭,是需要一个过程,只要仙帝的道果不灭,仙帝就是不死,这个定律,没人能打破。

可现在发生的一幕,却是让他们心惊胆寒。

灼清仙帝的道果,被楚云从天道虚空之中给拉扯了下来,直接悬挂在了他身旁的那颗碧绿色的小树之上。

那碧绿色的小树,他们看得很明白,这就是楚云的道果之树,是他存放道果的地方。

那道果之树上所悬挂的那几颗道果,就是被他所降服的人。

而现在,属于灼清仙帝的道果,已然是消失不见。

道果之中所蕴含的道则,被他的道果之树给直接吸收了,使得灼清仙帝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来什么力量,就被彻底斩杀在此!

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幕,已然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主要是灼清仙帝死得太快,快到让他们都无法反应,灼清仙帝便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对方能在如此之快的时间之内把灼清仙帝给彻底斩杀,是不是也有实力在一个极短的时间之内,把他们也给斩杀?

事情演变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太白使者和统战仙帝已然是明白了过来,这时候若是继续和楚云战斗下去,他们也有被斩杀在此地的可能!

“统战仙帝,此人太过于凶残,他有斩杀仙帝强者的手段,我们若是继续和他战斗下去,怕是要交代在这里!”

太白使者第一时间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攻势,他改攻击为防守,防备着眼前的楚云。

他也在向统战仙帝传音,死了一位仙帝八阶的存在,让他彻底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

若是继续待在这里,他们肯定会被此人给一起斩杀!

“我知道!”

统战仙帝神色凝重的传音回应道。

事实上,他现在的内心已然是陷入了惶恐之中。

仙帝不死,起码同境界之内,仙帝根本就无法斩杀同境界强者,更别说越级挑战了。

而眼前这个把道果融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存在,却是一尊能越级挑战的存在。

仙帝一阶的修为,斩杀仙帝八阶的存在,并且这位仙帝八阶的存在手中还掌控着一件半成品道器。

在这样的情况下都被直接斩杀了,他们现在的围攻,还有意义吗?

“观天镜现在必然在看着此地所发生的一切,你我若是不战而逃,天帝问罪下来,你我也担待不起啊!”

统战仙帝的内心之中是苦涩一片。

他又岂能不知道继续留在这里,是找死的行为?

但是那天庭的观天镜观测这天庭之中的一切,发生在此地的事情,已然是被观天镜给观测了个清清楚楚。

他们现在若是直接从此地逃离,那么等待他们的,也是死亡的结局!

天庭的天帝很残忍,起码对于战败者,是非常残忍的!

“我们现在难道只能等死了?”

太白使者陡然发现,自己这一次主动承接的这个任务,非但没有给自己带来好处,反倒是把自己给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两人现在都不敢动手,也不敢逃离此地。

观天镜之下,天帝神威如一座山岳压在他们的心头,让他们不能做出直接逃离此地的举动!

“灼清仙帝,是真的死了吗?”

太白使者又询问了一遍统战仙帝,看似询问,其实也是在询问自己的内心,想要自己的内心给自己一个答案。

但是在此地,关于灼清仙帝的所有气息都消失了,就像是这世间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灼清仙帝这个人一般!

“死了没有,你难道不清楚吗?”

统战仙帝有些苦涩的回应道。

现在他们是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

退走吧,又忌惮天帝的神威。

不退走,眼前这个凶残的家伙,足以把他们给斩杀在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到底该怎么选择才是正确的?

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他们倒是都把自己的攻势给撤了回来。

现在都不敢再继续攻击楚云了。

如果说之前他们带着半成品的道器赶来此地,那是因为他们依仗自己仙帝八阶的修为和他们手中的半成品道器,这些东西给了他们勇气。

而现在嘛,这些之前能带给他们勇气的东西,已然是失去了应有的作用。

起码在当前状况之下,两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摆脱现在这种两难之境。

“你们是在害怕?”

楚云看着眼前的太白使者和统战仙帝,见到这两人都把攻击转变成为了防守,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道:“你们可以臣服于本座,本座可让你们活下来。”

他需要有强者跟随,仙帝八阶的存在,若是臣服于他,对于他而言,也算是一大助力了。

毕竟他未来的敌人乃是他曾经所在的已知仙界的天道,有这些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仙帝当炮灰,自然是多多益善。

“呵呵……”

太白使者听到楚云的话,脸上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我们现在若是臣服于你,下一刻,也会被天帝于万里之外把我们给斩杀。”

这话是传音说的,有些话,根本就不能当着面说出来,更不能让旁人知晓。

太白使者顿了顿,又继续传音道:“如果你有办法屏蔽我天庭之中的观天镜,就是臣服于你又有何妨?”

死亡当前,太白使者已然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现在不臣服于楚云都不行,可是他所面临的难题是,现在臣服于楚云,极有可能让他观天镜检测到。

天帝从来都不允许有冒犯了天庭之威的人存活在这个世上。

当初天庭分崩离析,那是因为现在的这个天帝没有坐上那天帝之位。

而如今,天帝坐在那天庭之主的位置上,高高在上监测天下,他们若是臣服,那么下一刻,天帝就敢直接把他们给弄死。

楚云知道天庭肯定有手段知晓自己在此地所做的事情,至于该怎么隐瞒天庭之中的那观天镜,他也没有任何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