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噩梦。

钟离翻身下床,床头暖黄色的提灯里闪烁着明暗不定的光。他看了半天,一脚踢翻了它。

梦里的火光也是这样明艳的,不像是虚幻。他在这场火光中亲手送走了爷爷。

他亲手,推进去的。

火光没有蔓延开,听到动静的导师匆忙上楼,闯入房间将他拉开。

茶忆看着这个让人头疼的小孩,耳边狄斯碎碎念说着他的坏话。

【欢迎来到正在穿越中,请设置游戏名。】

“软糖不甜。”

【请抽取您的身份卡牌。】

“野生配角,B卡?好像还可以。”

【请抽取您的角色卡牌。】

“巫师学徒……今天运气不错啊,欧皇开局!”

【正在为您加载《巫师绝唱》……】

【是否进入游戏?】

叼根棒棒糖的洛丽塔女生帅气十足地点点头,一双明眸里难掩兴奋之色。虚拟头盔上的场景一阵虚虚实实,变化出副本的样子。

“狄斯,你先等等。”有个温柔的女声说着,高昂的气味模拟器呲一声,放出桃花香的香气,宛若女子的体香。

狄斯……这就是她的名字对吧?虽然有点难听,但勉强也能接受。

第一关生死之间不算难,她看了网站上所有实况视频,已经对这个游戏非常熟悉了。

别的不说,这都抽到巫师卡了。第一关都过不去也太丢人了!

副本加载完成,软糖期待地抬头。

美女姐姐!!

茶忆注意到狄斯眼中诡异的光,不太舒服地离远一些,“先把钟离安顿好,他有身躯失控的前兆。”

软糖乖乖点头,跟着美女姐姐转头看过去,

小奶狗!

钟离白净的脸上顶着双灰蓝色的瞳孔,雾蒙蒙的像是刚哭过。因为年龄关系,脸蛋略带肉感,是个货真价实的冻龄正太。

要不是快睡着了的眼神还能更可爱一些……

但她对小奶狗启事没什么兴趣。软糖不甜之所以这么兴奋是因为!

开局NPC颜值会决定角色的颜值,她也一定是个美女!!

……等等,这是什么?软糖不甜傻傻地盯着窗户上的反光。

反光里的自己高挑且瘦弱,标准的少年郎类型。若是好好打理发型还有些小帅。

但是……她朝下看,空空如也。

为什么是个男的啊!!

“钟离,你跟着狄斯走。他会带你去医疗室。”

软糖不甜顿时警惕地退后一步,“女士,我身体也有些不舒服,能叫别人来做这个吗?”

茶忆好声好气劝她,“狄斯,我知道你们闹了些不愉快,但你是学长。既然你身体也不舒服,为什么不带着你的学弟一起去找我们的治疗导师呢?”

且不提软糖不认得路,她怀疑钟离会是第一关害她死亡的罪魁祸首。死活不肯同意。

最后只能是茶忆老师带她回了宿舍,让她躺下。

“也不知道堂清先生怎么样了……真希望他快点把红桂送回学校,这样我就不用每天跑回家了。”想到家里还有个小女孩在等着她,她就一阵头大。

群山之间,荆棘遍布,这些长满花苞的枝干层层叠叠包裹着山的下方,不让任何人进入。

地图上写的确实是这里,客人也没办法。硬着头皮钻入荆棘丛。

有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正在砍柴,旁边是他明目张胆放置的陷阱。噗噗两下,有只兔子一路顺着山坡滑下来,掉入陷阱。

壮汉目不斜视,扛着柴火回了屋。过了半晌,又抱了一捆干枯的树枝,就地取了两片宽大的叶子包住兔肉,炊烟袅袅,他吃的欢快。

“不好意思……”有个微弱的声音试探着问道,壮汉抬头看去,客人狼狈地从荆棘丛中挣扎出来,华丽的法师袍被划成破破烂烂的布条,“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看这客人虽然狼狈,但气定神闲。应该不是迷路过来的?

“都城来的巫师?”

“哎,是的。”虽然奇怪为什么这个山野农夫会知道他的来历,但客人并不在意。

壮汉吃抹干净,将树叶和柴火埋在陷阱下,拍拍手起身,“跟我来吧,我们已经一个月没有巫师管理了。”

因着没有巫师管理,村内每个人都过的惶恐不安,生怕一觉醒来就是在天堂。

村口的栅栏由一层叠加至三层,这个防护墙挡住最多的却不是野兽和怪物。

人当冒险者有一整子了,一下就闻出来那些残缺的血肉碎块都来自人类。望着栅栏深处无法清理的衣料碎片,客人估摸他没有来错地方。

再抬头一看上空,浓郁的死亡气息几乎要笼罩整篇村庄。这样的浓度,他只在瘟疫时见过。

“请问一下,你们最近有没有新降世的孩童?”

“最近?三年前有一个。”

已经有两年没有生命降生了啊……

客人扯扯身上的破布,露出一个勉强为难的笑容,壮汉意会,将他带回自己的屋子,丢给他一套亚麻衣服,“您凑合穿一下吧,作为新上任的祭祀,等会有裁缝临时为你改一件衣服。”

“好,麻烦你了。”

得查一下这里发生了什么。

对于巫师来说,查询是件简单的事。施个小法术,这个世界就会将真相呈现在你面前。

但客人施展他的小把戏的时候,发现有另外三股力量将线索遮挡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壮汉突然问道。

专心探索真相的客人被吓了一跳,壮汉头上漂浮着一个灵魂,张牙舞爪地扒在他头顶上,朝客人怒目而视。

“我叫堂清,还没有姓氏。”堂清不愿说出自己的全名。

“幸会,你可以叫我庄函。”

堂清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口,他想要这里的死亡数据。

庄函无语地扫他一眼,“死亡?我们村最近没人去世。”

但他头上的灵魂,确确实实是最近凝成的。即使因为怨念看不清面容,也能依稀分辨出是个女人的样子。

“那您的妻子……”

“我没有妻子,从来没有过。”

【软糖不甜,您已受到诅咒,倒计时2小时。】

她被送回来后一直躺在宿舍没动呢?这怎么也能触发buff。

软糖不甜翻身下床,径直走向钟离宿舍敲响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