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我们是冤枉的,警官……”

无视老板和老板娘的叫冤,叶梵直接让两名刑侦警员把他们给押出去,其强硬的手段,吓得那些客人噤若寒蝉,都没有想到,一个小姑娘这么雷厉风行,而且她竟是警察头头?

不仅客人们被吓到了,连何平飞和韩涵都有点被吓到,如此激进,完全不像是叶梵的作风。

叶梵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烦燥,绷着小脸,一脸的铁面无情,道:“把整个屋子都搜查一遍。”

这里虽然危机重重,但对方既然还有心掩饰,就不会傻到对警察下手,不然有警察死在这里,动静就大了。

只是……

眉头蹙了蹙,在何平飞和韩涵准备各带一名刑侦警员分开搜查的时候,叶梵还是改变了主意:“你们两人把这些人都带出去,看守好,何大哥,韩涵姐,你们跟我一起。”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这里她不能妄动神识,而且现在她体内元气大损,如果真出的事,她根本救不了人。

她不能用自己的想当然,去赌何大哥他们的命。

“这……”剩下的两名刑侦警员面面相觑,不过只是疑惑了一下,就服从命令,将那些客人都带了出去。

一时,诺大的前院,就只剩下叶梵和何平飞,还有韩涵三人,还有满地的原石。

“何大哥,韩涵姐,你们紧跟着我,别离我太远了。”压低声音吩咐了一句,叶梵就带着他们两人往里面走。

虽然没用神识,但她五感灵敏,她知道暗中有视线在注视着他们,如果让所有人都离开,只有她一个人进去,那就太可疑了。

“嗯。”何平飞和韩涵瞬间精神紧绷起来,连叶梵都要小心的地方,那就表示这里一定有连她都不一定能对付得了的危机,又想到她今晚一身狼狈,还受伤的样子,两人就更紧张了。

但在表面上,他们又不能表现出紧张,就显得脸上的表情很是冷酷。

“这里竟然这么大?”

从前院往里走,叶梵并没有直奔后花园,而是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搜查进去,虽然大都只是看一眼,但搜到后花园的时候,竟足足花了近半个小时。

“老板说他就是一个小买卖人,但这样这一座大房子,价值可不便宜。”韩涵看着眼前在月光下能隐隐看到池塘,假山,花圃的后花园,咂了咂舌。

汾岭镇就算只是一个三线城市的小城镇,在全国房价高涨的今天,最便宜也是四五千一平米,何况这里地理位置还不错,这么大一座院落,跟个古代园林似的,没个几百万上千万,只怕弄不下来。

这还是在大晚上,很多地方,其实他们都看不太清楚,若是大白天,这价值,他们估计还得往上估价。

叶梵在后花园转了一圈后,就走到假山前,这里自然没有了白天守在这里的两个壮汉。

当她的手似随意般放在假山上的时候,敏锐地感应到暗中某处有细微的气息波动。

她浪费了这么多时间,四处乱逛,除了不想让暗中的人怀疑到她身上,就是想探探这暗中监视的人。

虽然不能用神识,但她能感觉到,这里的阵法已经被撤掉了,而在暗中监视的这个人,修为也不是很高,竟然这么容易就暴露了。

绕着假山转了一圈,叶梵装作并没有发现,正欲离开,脚下忽而一崴,像是拌到了地面上的石头,整个人倒向假山,下意识地就像手撑住。

“叶梵,没事吧?”何平飞和韩涵惊得一跳,赶紧伸手来扶她。

“我没事,就是被石子抖了一下。”叶梵笑了笑,还道:“没有查到东西,回去好好审审老板夫妇,嗯?”

神情疑惑地看着自己手掌所按的地方,掌间陡然一个用力,就见自己所按的地方凹了下去,旁边一块石头就移开,露出一个带着科技感的验证屏幕。

“这,这是……”何平飞和韩涵惊疑地凑上去看着与假山格格不入的验证屏幕,惊叫道:“这里有秘道。”

“看来老板真的有事瞒着警方。”叶梵绷着脸,道:“打电话回局里,请派支援,将这里封锁起来。”

“是。”何平飞拿出手机,直接就给局长打了电话。

同时,叶梵让人将老板和老板娘押过来,指着假山,笑得纯真无邪道:“老板,你家里还有这么高科技的东西?挺神奇的啊。”

老板夫妇的脸色煞白煞白的,汗水唰唰地往下流,若不是有刑侦警员抓着他们的手臂,早瘫倒在地上了。

“警官,我,我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你们的家,你们会不知道?”叶梵呵呵笑着,“别说这里不是你们的家,我还在你们的卧室看到你们的结婚照呢,哦,你们还有一个女儿是不是?”

老板夫妇看着眼前跟他们女儿差不多大小的女警官,仿佛在看着一个魔鬼,明明笑得如春花般灿烂,却让他们遍体生寒,牙齿发颤。

见他们明明吓得要死,依旧半句话也不肯透露,叶梵眉眼又弯了弯,扬了扬下巴,点向假山的验证屏幕,又勾着嘴角道:“能打开不?”

“警官,我们真的不知道这个,不,不是我们弄的。”两人猛摇着头,老板娘在叶梵的精神压制下,一慌乱,嘴一瓢,就露了一嘴,反应过来后,眼中露出更惊骇的神色,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他们再怕叶梵,最多也就是坐牢,对方毕竟是警察,又不能真的对他们怎样,可要是如果……

两人又狠狠打了个冷颤,老板还恶狠狠地瞪了老板娘一眼。

叶梵将他们眼底的惊惧看在眼里,眼底闪过若有所思之色,见他们紧闭着嘴,不肯再开口,就摆了摆手,让刑侦警员将他们压出去。

半个小时后,又来了几好辆警车,竟是局长亲自带队,还带着专家,一来就开始对假山上的机关进行破解。

真枪实弹的警察重重围住后花园,所有的大灯打开,将这里照得亮如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