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我即将油尽灯枯,可能以后都不会再看到这精彩的世间了,可是,这么多年,我寻寻觅觅,就只找到了一个你!只有你才符合天机老人接班人的资格。”天机老人捂着胸口,喉咙深处涌来的血腥之气让他难受至极。

云清烟心下微微颤动,开口问道,“为什么是我?”这是云清烟一直以来的问题,天机老人从来都没有正面回答她。

实际上,两个人认识的时间尚短,要不是云清烟当初为了得到令牌,也不会找到天机老人的住处,更不可能成为什么接班人。

现在,事态的发展很明显都已经不受任何人控制了。但是,云清烟却产生一种被套住的感觉。

“因为你不是一般人!”天机老人看着云清烟认真的开口说道。

冷汗骤然生出,云清烟几乎是从头顶到脚底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难以置信的看着天机老人,此时此刻想要让自己的表情正常一些,可是,根本就没办法,她控制不住脸上的震惊。

天机老人还在继续说道,“从看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绝不是一般人!”他笑着说道。

“我怎么不是一般人了,您一定是看错了,其实,我也就是个普通人。”

云清感觉到自己几乎是颤抖着声音说的,她是如此的紧张,也不知道别人听到她讲话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哈哈,丫头,你还是太谦虚了,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并不爱功名利禄,而是有着自己的追求。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天机老人继承者的主要条件。”

说到这,他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多少人都想要成为我的徒弟,之前也有一些表面上看着还可以的,文韬武略俱全,可是通过后来的观察才发现,他们根本就不想要把自己的某些方面表现出来,因为这些人全都是抱有一定的目的,如果把他们的面具揭开,那一定是面目可憎的。”

云清烟听到这才松了口气,不怪她害怕,刚刚天机老人的意思仿佛就是她穿越者的身份被发现了一样。

现在听这些话的意思,应该就是自己不像是那些眼睛里有强烈**的人。

云清烟心下想着,这么多年了,再加上曾经被徒弟背叛过,天机老人应该养成了一双毒辣的眼睛。

心中突然有了一点高兴,被人欣赏的感觉总是让人开心的。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云清烟就一定要接下这一切,当初事急从权。可是现在,她不想接下这个重任,云清烟没有一点自己能够完成任务的希望。

“成为天机老人的关门弟子就意味着继承我的财富,势力,任务和意志。难道你真的不动心?”天机老人看着云清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表情,不由得开始在心里打鼓。

“没有!”云清烟摇摇头,十分诚恳。

她不想再答应天机老人了,之前的事她不后悔,可是也算是欺骗了天机老人,现在,她想要正式的告诉他,自己真的不想在这里拘束着。

“这件事真的对不住了,如果日后需要我帮忙的时候,我绝对义不容辞,不过,成为天机老人的接任着,我做不到,也不想!”云清烟话语中强烈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可是,如果你不接受的话,风易寒可能这辈子都不会解毒了!”天机老人突然说道。

云清烟猛的抬起头,这件事和风易寒有什么关系,昨日,风易寒不是救了他们,而天机老人当时也已经答应风易寒把他医治好的吗?

难道,天机老人反悔了,和自己一样?这是在反过来表达他的怒火?

云清烟心中已经翻江倒海,等到了天机老人的眼神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连忙开口问道,“为什么?”

“老夫不是已经说了吗,我已经油尽灯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成为一捧黄土,而风易寒所中的毒也不普通,如果是在我年轻的时候,也得一个月才能治好,可是,如今已经这个样子,我也活不了就好了!”

说到这,天机老人没说出来的意思,云清烟已经有所了解。

她不由得苦笑,天机老人这不仅仅是在威胁,而且还在明着威胁她,可恨的是,对方说的一点都不错。

之前风易寒已经告知给她。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天机老人能够解毒,一般人都没有可能,那么,如果天机老人突然之间与世长辞,也就意味着,新的接任者必须出场,不然,风易寒的毒是没办法解了。

“可是,即便是我接任了又如何?我也不懂任何的医术,即便是成为了天机老人,我也没有能力治疗他。”

云清烟对于这一点看的很清楚,她并不是什么天才,可能也就只是在绘画的这一方面能有些天赋,可是医道,可不是谁都能沾染上的!这需要太多的基础和时间,而且天机老人命不久矣,到时候谁来教授她,难不成要靠看书吗?

医道可是通过实践来掌握知识的啊!

“不需要,只要你成为了天机老人就可以治疗他!”天机老人笑了笑,这让云清烟觉得十分疑惑。

“只要我成为天机老人就能治疗,难不成成为天机老人还会拥有什么法宝给他吸毒不成?”云清烟只觉得可笑。

“不愧是我选中的接班人,果然聪明!”天机老人眉头挑起,笑着对云清烟说道。

“什么!我的天哪!”

真的有这种东西不成?

云清烟没有控制住自己,喊了出来。

“我手里自然有一种物品可以解百毒,不然也不会答应给风易寒解毒。”天机老人认真的说道。

所以,你当初让我留下来,说什么学习医道,不过是推脱之词而已了!

这些话,云清烟全都放在心里,没有说出来,不过,内心当然是既生气又无奈。

这种被骗的感觉真的是难以言说,尤其是,她还不只是一次被骗。

“你也不要多想,我之前说过了,成为天机老人的接班人,能获得的东西可不只是你看到的那些。”天机老人极有深意的说道。

云清烟知道,天机老人说的主要就是那可以解百毒的宝物,如果她顺利的接班,那东西也就归她所有,如果不能,等到天机老人离世,风易寒的毒还没有解开,就可能毒发身亡。

现在,摆在云清烟面前的几乎就是一个死局,她不能走差一步,除非,她真的不管不顾风易寒的生与死,就只是看自己的心性做事。

想到风易寒,云清烟心中只觉得心烦意乱。

砰砰砰!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怎么了?”天机老人被扶着坐到了椅子上,此时的他,吐血以后就精神不济,要不是还要和云清烟谈话,可能早就已经瘫痪下来了。

“主子,是风太傅!”掌柜的把门打开,就看到了风易寒的身影。

后者没有走进来,掌柜的也在等着天机老人的吩咐。

“风太傅?让他进来,也好让这丫头想一想,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天机老人摆了摆手说道。

门被打开的更大,掌柜的把风易寒迎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风易寒快步迈进来,一眼就锁定了云清烟。

“你没事吧!”风易寒焦急的问道。

他派来跟着云清烟的暗卫说他们被拦在外面,而云清烟这么长时间都是在屋子里没有动静。

风易寒等了又等,还是担心,便赶来了。

看到云清烟面容的刹那,风易寒匆匆而来的气息才缓和下来。

“我,我没事啊!”云清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这么问,不过,她好像真的聊了很久。

“你没事就好!”风易寒笑了笑,脸上的笑容掩盖住了他日常的平静无波。

云清烟一直看着风易寒走进来,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对方定然是跟愁心。

“放心吧,我没事!”风易寒状似无意的说道。

云清烟那里能够相信风易寒真的没有事了,她暂时还不想听什么解释,因为风易寒必然会为了她考虑。

“风太傅可有事情?”掌柜的连忙问道。

“没事就不能过来拜见天机老人了吗?在下可是倾慕已久,早就想要拜访天机老人了!”风易寒接道。

“呵呵,风太傅莫不是想着我老眼昏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成!”天机老人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

“天机老人这番说辞风某可是不爱听,在下从来都是一个尊老爱幼的人,和我接触几天的人都知道!”

听到这,云清烟不免觉得这两人还在这里吵嘴,还真是有本事。

如果是她,早就无话可说了。

“放心吧,这一次不会发生什么的!”风易寒转过身体,对着云清烟说道。

云清烟之前忐忑得不已,现在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部分的真相,也就决定想办法了。

天机老人的医道,她不理解,也听不懂,可是人家非得让她接任,这让云清烟不免有些难过的同时也多了一些防备。

此时,风易寒突然出现在面前,她不想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给对方,不过自己也如果真的被限制人身自由,那可就真的要把这件事摆在桌面上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