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落落双手背在身后,不急不缓,“青竹,齐王不知礼数,同殿下大呼小叫,命他跪下。”

“是。”青竹低头应道,快步走到了齐王身后,手用力地按住了齐王穆连萧的肩膀,“齐王殿下,得罪了。”

话音落,本就虚弱无比的齐王直接被青竹按跪在了地上。

沈落落上前一步,冲着有些慌张的齐王妃,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本宫这是第一次警告你,若是再有下回,本宫饶不了你。”

齐王妃被打的扭着头,一声不吭,眼泪簌簌落下。

一旁已经看了很久的逸王穆连筝终于无法忍耐,拍桌而起,冲着沈落落大喊道:“太子妃娘娘真当自己是皇后娘娘一般了?这还只是储君,就如此大的威严本事,难不成太子殿下是迫不及待要登上皇位,将我们几个兄弟全都整治了不成!”

沈落落听到他这话,缓缓勾起唇角,美眸闪过一记寒光,“哦?本宫瞧着逸王殿下是活腻歪了?竟敢善意揣测储君,给殿下妄加罪名,你可知这是何罪?”

“什么罪也轮不到你这个外来人说话!难不成是近些日子传闻太多关于殿下的风言风语,娘娘自己窝火,拿着我们这些无辜的人出气!”逸王妃跟着站起身。

还没等沈落落过去,夏瑶直接从沈落落身后冲了出来,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大胆!逸王妃怎可如此不敬!还不速速磕头向殿下娘娘认错!”

逸王妃没想到一个小丫头也敢欺负到自己的头上来,顿时和夏瑶厮打作一团。

原本还和和气气的亭子之中,顿时乱做一团。

跟在身后的蒋灵芝心咯噔一下,越怕他们提起这事儿,偏偏越是要提起。

站在一边一直没开口的穆连笙给晋王穆连钟使了个眼色,穆连钟便急匆匆地走到沈落落面前,弯腰行礼,“求娘娘饶了三哥四哥这一回吧。”

沈落落静静地扫了一眼穆连钟,冲着打的头发都乱了的夏瑶喊了一声:“我们走!”

瞧着太子太子妃离去,逸王狠狠地将面前的凳子踹倒,“反了天了!这殿下何时成了听女人话的窝囊废了!竟是看着一个锦盛来的外人,如此欺辱我们,不做声!”

齐王妃扶起身边的齐王,关切地望着齐王,“王爷,可都还好?”

齐王抽出被她握着的手,扭过头看向逸王,“太子如今在外声名狼藉,你我都知晓他始终心中记挂着那死去的沈落落,自然是心向着锦盛。”

他目露寒光,低声道:“不过也就今日了,便让她嚣张,明日起便是你我说了算。”

沈落落一行人朝着凤仪宫走去。

刚到凤仪宫门外,忽然她转身子看向身后的蒋灵芝,“你可是满意了?有人拿此事讥讽殿下,还要多亏了你。”

蒋灵芝向后退了两步,低着头摇了摇脑袋。

今日她本是不愿意来的,就知晓今日不会太平,生怕将自己牵扯进去。

“你们留在这里看着蒋氏,叫她在这好好反省。”

一进门,皇后娘娘身边的蔡嬷嬷就走了出来,直直地迎向沈落落,“太子妃娘娘,皇后娘娘有东西给您看,请随奴婢来。”

沈落落点点头,将童童交给了穆连笙,提着一颗心随着蔡嬷嬷走到东面的耳房。

蔡嬷嬷道:“老奴在门外守着。”

沈落落点头,推门而入,只见着个穿着华服的女子背对着沈落落坐着,一听到门声便转过了头。

“婷婷。”沈落落站在门口,与舒婷婷相望红了眼,快步奔向她,手紧紧地抱住了舒婷婷的肩膀。

两人紧紧相拥,舒婷婷笑着拍了拍沈落落的背,“行了,时间紧迫,哪有空哭。”

她拉着沈落落坐到了床边。

一坐下,沈落落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口,对着舒婷婷滔滔不绝,“你可还好?那老皇帝是不是欺负你了?宫里是不是有人和你作对?我一定会尽快想办法把你弄出去,不让你在这里受苦。”

“你不用担心我,我在这宫里挺好的。那老皇帝被我迷得七荤八素,也没有被他欺负了。”舒婷婷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了个小药盒,对着沈落落晃了晃,“我有这药,那老皇上每次都以为和我夜夜欢,实际上不过就是做了个大美梦罢了。”

听到舒婷婷这样说,沈落落心里的压力直接减少了许多。

“再说了。”舒婷婷拍了一下她,“再说我又不是什么纯情的人,睡就睡了,也没什么,只不过这皇帝实在不是我的菜,喜欢不起来。”

沈落落红着眼皱眉,嗔怪道:“什么事儿到了你这里,都被你说成无所谓的样子。”

“本就无所谓,我只想让你好好的就成了。而且宫中的份例给的多,皇上也总是赏我东西,我拿到商城兑换,已经存了许多钱了,离回去不远了,我当然乐不得呢。”

舒婷婷上下打量着沈落落,嫌弃道:“不过不得不说,你这回来伙食不错,瞧你都胖了,这腰都粗了。”

“我也没什么事儿,除了吃就是睡,最近就是忙着皇后娘娘这个千秋宴的事情,这是很关键的一步。”

舒婷婷听着沈落落说着话,神色立刻端正了起来,听着沈落落说着自己的计划。

“当初蒋灵芝将太子不举之事告诉了丞相,丞相断是不能自己来说,定是由三皇子说的。如此一来,蒋灵芝被打落,那直接影响了皇帝对丞相和三皇子的信任度。只要再步步紧逼,相信他们就离造反不远了。”

舒婷婷倒是觉得沈落落说的有道理,可又不明白明明有这么直接的办法,为什么不用非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

她蹙眉问道:“我这里有一颗药,足以就让老皇帝死的人不知鬼不觉。何苦费劲周折?早些解脱不好吗?”

“好啊,当然死了好。”沈落落叹息一声,“不过若是别人动的手,便算了。你可是我最好的姐妹,那太子心里明镜儿一般,只要是皇上死了就和你有直接关系。如今他能为我想法子逼皇帝下来,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若是杀了他的父皇,南夏怕是要新仇旧怨一起找咱们来算账了。”

重臣嫔妃王子公主齐聚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