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依据孙将军与邓将军的言辞不难推断出,泾县大帅祖郎此人盘踞丹阳郡内多载,拥有无与伦比的号召力,不仅能够号召当地民众以及驱使山越人抵御。”

“若我军此时再度进攻,则必然无法快速剿灭祖郎,反而会陷入战争泥潭,到那时局面将形成既无法平定曲阿,吴郡等地,又在丹阳境内无法抽身,耗费时日。”

“若因此而耽搁了平定江东之地的进程,徒劳无功,将会是最为致命的!”

刘晔眼眸中流露出坚铮之色,拱手郑重回应着。

他的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先弱后强。

先把弱的对手解决了,在回过头来慢慢收拾略微比较棘手的。

此言一落。

顿时之间,得到了周瑜的附和以及肯定。

“公子,瑜附议子扬兄的计略,我军应当先剿除刘繇,收复吴郡等江东已东地区再思虑进取丹阳的计划。”

瞧着麾下两大智士都持相同意见,袁耀亦是立即面上紧绷,双目紧紧凝视诸将喝道:

“对于子扬之策,不知诸位可否还有何异议?”

此言落罢。

帐中稍微沉寂半响,随后大部分诸将都一致附议。

待诸人一齐达成共识后。

此刻,对于袁军来说,却是迎来了天大的喜事。

曲阿方面,传回了新的讯息。

经过多日的联络交涉下,策反吴景、孙贲等孙氏家族集团的工作也开始展露出成效。

消息传来,吴景借宗族之力,举众武装夺城,现已经驱逐了刘繇所部的留守势力,掌控全城。

值此时刻,名正言顺受封为扬州刺史的刘繇失去了本地大族的维护,眨眼间便丢失了根基曲阿城。

这一刻,局势瞬息间便急转直下!

原本,凭借神亭岭的险峻地形构建大营,只要坚守不出,便能依托地形牢牢守住此地,以为曲阿屏障,保其平安。

可现在曲阿失守,根基丧失,却再也没有了继续防守的本钱。

后方有失!

纵然在将神亭岭前线打造得固若金汤,也将无可奈何。

……

刘繇军大营。

随着袁耀收到了这则情报,刘繇亦是了解了实际军情。

当知晓曲阿之变竟是出自吴景、孙贲等人的谋划时,刘繇一时不由气急不已,垂足挠胸,面上亦是流露出满满的后悔之意。

“唉,都怪我当初太过仁慈了啊,只是放逐此二人,却并未将之逐出曲阿以外或者斩草除根,方才有了今日之难!”

“当真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一时间,刘繇惋惜万分,却也值得暗暗沉吟着。

随着此事的发酵,营间诸将亦是进入到激烈的讨论之中。

良久,一席戎装的张英不由抚剑屹立而出,笔直的拱手请战道:

“使君,末将请战,先行率领一支部众急行军突袭至曲阿城下,趁敌军尚且才刚刚夺城,还不稳之际,灭掉此二吃里扒外之徒,重夺回曲阿。”

一记请战,其语调高昂之声亦是极度响彻。

对于与袁军作战而言,他的确没有战胜的信心。

那是由于袁耀用兵一向诡诈,谋略层出不穷,并且其麾下诸将又异常的勇冠三军,他没有丝毫战胜的信心。

可面对吴景、孙贲等人却不一样。

张英作为江东本土人士,对于吴氏、孙氏自然不陌生,对于吴景也十分熟悉了解。

他觉得,若率一支主力前往征讨,大败吴景还是极其有希望的。

这来源于他内心深处的信念。

至于为何如今张英如此富有积极性呢?

这也要追溯到大族之间的争斗。

他若能趁此机会干掉曲阿显赫的吴氏,那么自己的家族岂不是便能发展壮大,繁荣昌盛了吗?

说到底,还是为了利益。

只不过,此想法提出以后,刘繇经过短暂的思索以后,却是否决了。

“使君,此是为何?”

闻言,张英面上神情却略显有些激动起来,不由沉声道:

“曲阿乃我军根基腹地,若不思夺回,此事一旦传扬到军中各部以后,岂不是会极大的影响到将士们的作战积极性以及军心士气?”

“到那时,恐怕袁耀就时刻等待着我军中出现致命破绽,然后好趁势携众大举来攻呢。”

“为何不趁现今间敌军尚且立足未稳之际攻击叛军呢?”

一席话落。

刘繇稍作思索,遂不由挥手止住了张英的情绪,方才耐心解释着:

“不必如此焦虑,你等试想想,袁耀既然能利用那孙策与吴景、孙贲之间的亲近关系来策反此二人,又岂会没有后手?”

“若我军当真按照常规计划回返夺回曲阿,恐怕会正中袁军合围的圈套也!”

“那依使君的意思是……?”

“先退守丹徒,然后徐徐将势力拓展至吴郡一带。”

“吴郡?”

话落,张英听罢,面色间原本处变不惊的神情却忽然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神情,不由问询着:

“吴郡?”

“这是何意,吴郡对于我军而言,可并未有丝毫的根基呀?”

这一刻,张英便坐不住,不淡定了。

他张家的祖业皆在秣陵,放弃了秣陵、曲阿一线的防御,转而转移至丹徒,往吴郡发展势力,那怎么行?

若他当真跟随了刘繇前往,恐怕袁军攻来,会当先抄灭了他的家族。

这一点,张英还是深信不疑的。

毕竟,之前盘踞巢湖一带的郑氏家族不就是最后被抄家,全家亲眷都被贬为了奴隶,而剩下的仆人等都一律发放为庶民。

既然已经有所了解袁耀对于垄断一方实权的大族感官并不太喜欢。

这种情况下,张英自然不敢在相赌。

自然要不遗余力的竭力劝说。

此言一出,其余诸如与张英情况相同的诸将,亦是纷纷出言阻止着。

但诸人却都并未料到,一向犹豫不决,软弱性子的刘繇此次所做出的决定竟然如此坚定,压根无法劝说起,只能听之任之!

瞧见劝说无果时,张英神情略微有些落寞,颇为无奈的叹了叹气。

“唉……”

“报,启禀使君,营外有一头发花白却身材健硕的老者,着一身道袍前来,嚷嚷着非要见到使君,言他能够阻止袁军的推进,助我军能够稳定战局。”

而就在帐中还在激烈谈论时,刘繇不由摇起了头。

他本来此时还略微有些绝望,纵然已经决议往丹徒方向撤离,可心下依旧是没有任何底气,但此刻听闻一道人竟然有能够抵御袁军兵锋的方案时,他不由稍微有些喜色流露。

虽然不知此道人究竟真有大本事还只是故弄玄虚而骗吃骗喝。

但终归是让他看到了一线生机。

现在随着曲阿失守,他已经无法再阻止袁军持续的吞并江东之地。

若能得一高人相助,那能继续拖延时日,以保全自身麾下实力。

只要不被全歼,那自然便还有机会。

“宣其入内吧!”

“喏……”

闻言,刘繇微微思索小半会,随即面露严肃的眼神回应着。

侍卫领着年纪颇大,却还依旧有一股精气神的于吉从容步入堂中。

待见到扬州刺史刘繇以后,于吉便当先拱手行礼道:

“太平道新任教主于吉参见使君。”

一席拜配,于吉纵然身处刘繇军大营,却也是丝毫不慌。

“什么?黄巾余党,尔等乱臣贼子不思报效国家,却反**邪之心,蛊惑人心意图造反以暴乱夺取大汉江山。”

“繇既作为汉室宗亲,又岂会坐视反贼于境内猖獗?”

“左右,速速给本官将此人拖下去斩首。”

话音刚落下,刘繇面上神色便忽然大变,顿时流露满面怒火的情绪,挥手高喝着。

太平道是什么组织?

自黄巾之乱以后,太平道在大汉各州郡间便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压制。

概因曾经黄巾军的前身便是太平道,而张角便是太平道的教主,被誉为“大贤良师。”

这一刻,于吉自报家门,而刘繇作为大汉宗亲若无丝毫反应的话,那将会让世人怀疑他别有居心。

随着左右侍卫前来押解他往外行刑时,于吉却好似早有所料一般,面上依旧云淡风轻,丝毫不慌。

待于吉被押到帐外时,忽然之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被两名侍卫押着的于吉身影竟然瞬息间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

就在帐中诸人瞧见此幕,纷纷进显迟疑之色时,于吉的身影却出现了刘繇案桌前,并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道:

“使君,吉是看那袁贼实力太过强盛,您无力抵挡,方才决定前来助你一臂之力。”

“吉一片好意,使君为何初次相见,便要加害于吉?”

话音落罢。

此刻刘繇却是惊恐不已,手指着他,惊呼道:“你……你……”

“你怎么过来的?”

“快,速速把此妖人抓起来斩杀。”

号令传下,还在帐外愣神的两位持刀侍卫方才反应过来,随即过来重新押解于吉。

但于吉却依然在出了帐外以后再度重返回营中。

如此往来数次,顿时令帐中诸人大惊失色。

“莫非此人当真有仙法?”

此时,刘繇惊异的同时,却也不由开始暗自寻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