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时分,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在晨雾中慢慢苏醒过来,午门上的钟鼓楼按时响起了一通鼓声。

上千名文武官员从城门鱼贯而入,保持着队形穿过那片辽阔的空地和金水桥,很快依序走进了金銮殿。

随着身穿龙袍的隆庆无精打采地走向龙椅,殿中等候的官员纷纷跪下,当即响起了山呼万岁的声音。

在龙椅坐下的隆庆帝先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而后跟着往常那般抬手道:“众爱卿,平身!”

登基大半年后,隆庆懒散的性子已经彻底暴露出来。

这位皇帝对批审奏疏丝毫不感兴趣,对于处理朝堂政事亦是不怎么上心,却是乐于在后宫看舞蹈和游玩嬉戏。

跟着沉迷于修道的嘉靖有所不同,虽然这位皇帝并没有大兴土木,但却不算是一个关心民间疾苦的皇帝,可像是一个享乐主义的皇帝。

当然,有些官员对如此懒散的皇帝很是气愤,但有些官员却乐意于隆庆如此,特别当朝首辅徐阶却是处处袒护。

前些天,高拱在乾清宫责备隆庆的懒散,但旁边的老好人徐阶却是站出来替隆庆辩解,致使圣眷已经有所偏移。

站在上面的陈洪对早朝早已经是司空见惯,显得尽心尽责地唱声道:“有本上奏,无本退朝!”

长幼尊卑早已经深入这个时代,每当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不会选择第一时间上疏,而是默默地将目光落在最前面的阁老身上。

只是今天参加早朝的内阁阁臣不是五位,却是仅有四位。却不知高拱是不是昨晚喝得太过于尽兴,以至现在都没见着人影,很罕见地没有出现在早朝上。

徐阶却是站在那里岿然不动,倒是旁边的李春芳望了一眼徐阶,然后出列并作揖地道:“皇上,臣有本启奏!”

“李爱卿,请讲!”隆庆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而后微微抬手道。

周围的官员隐隐嗅到了一股火药味,当即显得聚精会神地扭头望向李春芳,却不知徐党今日是要唱哪一出。

现今的朝堂不再是徐党独大,而是北党和林党联手抗衡于徐党,致使现在的早朝经常性上演龙争虎斗。

“启奏陛下,应天巡抚清查苏州城商户通倭之时,竟遭到商户派市井之徒殴打,此乃有损大明颜面。请授予林润钦差一职,对不法商户有先斩后奏之权,威慑奸小,以正国法。”李春芳显得义正严辞地道。

先斩后奏?

众官员听到李春芳竟然要为林润请一个钦差的身份,特别是先斩后奏的权限,却仿佛看到苏州城即将卷起一场腥风血雨。

林润在苏州城被揍的事情,对于他们并不是什么秘密,早已经以官场的谈资的方式搞得人尽皆知。

此次所请无疑是出自于徐阶的授意,林润一旦拥有了这个权限,那么很多商户当真是宛如牛羊一般待宰了。

那些腰缠万贯的商户在百姓群体中无疑是一个人物,只是在他们当权者的眼里,其实跟着猪羊无异。

眼看着苏州城面临着一场腥风血雨,朱衡却是站出来反驳道:“据下官所知,林润是喝花酒跟人结了怨恨,这才派人在林润前往怡红院的巷道伏击于林润。既是因在青楼争风吃醋而起,朝廷此举是不是太过于大动干戈了呢?”

咦?

殿中的官员得知竟然是这么回事,却是不由得轻轻地点头,已然是认可朱衡的观点,朝廷确实不用如此大动干戈。

张守直看到朱衡阻拦,当即站出来针锋相对地道:“纵是如此,这殴打朝廷命官乃国法不容,定然是要进行严惩,对这帮无法无天的商户万万不可姑息!”

这……

殿中的官员听到张守直这番言论后,却是不由得复杂地望向这位沾沾自得的新任工部尚书。

若不是知道他跟徐阶是一路的,光听着他如此便轻易承认林润是因为在青楼争风吃醋而被打的传闻,已然是可以断定此人是北党或林党。

李春芳亦是微微愕然,却是用征求性的目光扭头望向旁边的徐阶,徐阶的脸色却已经是一片铁青。

本以为借着雷礼去职,将这位工部左侍郎提拔上来让自己身边多一个帮手,结果却不想提拔了一个猪队友。

“张尚书,我并没有说不对不法之徒严惩!只是此事因青楼的争风喝醋而起,朝廷若是因此给林润钦差之职和先斩后奏之权,本官以为此举殊为不妥!”朱衡并没有放过这个良机,当即进行争辩道。

“朱尚书所言在理!既然林润跟人是因私怨而起,朝廷依法对不法之徒恶惩即可,犯不着如此大动干戈!”郭朴看到形势转向自己这边,亦是站出来表态道。

郭朴虽然在内阁仅排名第三,但由于资历的缘故,却还能够压李春芳一头,已然是当朝仅弱于徐阶的人物。

张守直原本想要好好表现一番,只是不想将事情搞砸了,而今又是面对着郭朴,却是底气不足地望向徐阶和李春芳。

李春芳看到郭朴都站了出来,知道这个事情已经变得棘手了,却是不由得求助地望向旁边的徐阶。

徐阶虽然很想借林润被揍的事情大做文章,但知道被张守直坏了计划,只好进行退让道:“皇上,既然郭阁老认为此事不宜大动干戈,那么此事便作罢!”

咦?

林晧然听到这番明显是卖郭朴面子的话,不由得警惕地望向徐阶这头老狐狸。

隆庆不能端坐在龙椅前,却是偷偷地将背脊贴靠到椅把上,便是从善如流地道:“好,那便如爱卿所请!”

众人却不知道隆庆是准了徐阶的意见,还是准了郭朴的意见,只是发现两者似乎并没多大区别,亦是不再计较这些事。

只是经过这个小小的对抗,众官员心知今天的朝堂恐怕不会太过平静,却是纷纷将目光落到郭朴和林晧然身上。

郭朴扭头望了一眼林晧然,林晧然看到郭朴没有上奏的意思,便是站出来作揖道:“皇上,臣有本奏!”

“林爱卿,请奏!”隆庆又是打了一个哈欠,便是抬起一只白胖的手道。

“皇上,虽然咱们大明在山西重创了鞑子,只是俺答的狼子之心不可不防!今臣跟诸位阁臣共议,臣恳求恩准组建九边骑兵营,以防鞑子再行南下,保我大明万里河山!”林晧然将奏折呈上,显得忠心耿耿地道。

经过多番沟通,虽然徐阶明显有着阻拦之意,致使他是三易其稿,但事情终归已经没有了太大的争议。

咦?

李春芳看到林晧然突然奏请此事,不由得疑惑地扭头望向徐阶。

他却是知道这个事情在内阁还没有形成定案,上一次徐阶以某个举措需要改动为由打了回来,却不想林晧然突然选择在这早朝之时上奏。

徐阶的眉头微微蹙起,显得若有所思地扭头望向林晧然。

他原本打算用拖字决,故而一直是挑着林晧然建骑兵营方案的毛病,却不想林晧然竟然在早朝抛了出来。

隆庆又是打了一个哈欠,却是抛出问道:“众爱卿,不知谁有异议?”

众官员不由得面面相觑,特别是张守直有鉴刚刚的过错却是不敢再吭声,跟着大家将目光落到徐阶身上。

倒不是他们不愿意反对,而是他们都拿不准这是不是内阁的共识,故而需要徐阶或李春芳给出讯号。

徐阶面沉似水,显得若有所悟地望了一眼林晧然,而后却是选择了沉默。

隆庆看着大家难得意见达成统一,当即便从善如流地道:“既然大家没有意见,那么便准林爱卿所奏!”

“谢皇上!”林晧然看到自己的方案如此顺利通过,当即便是压抑着心中的兴奋拱手道。

随着阁老奏事完毕,接下来便是六部尚书和左都御史王廷进行奏事。

轮到户部尚书马森的时候,他进行奏事道:“直隶、山东等处,土旷民贫流移日众。经臣所查,皆因有司法乱,起科太重而徵派不均,田制赋按籍编差,不论田之上下惟计田之多寡,故民皆弃田以避役。河之南北,山之东西,土地硗瘠,岁入甚寡,正赋尚不能给矧,山东沂费郯滕之间荒田弥望招垦莫有应者……今地方怨声颇重,请皇上委派钦差整顿此地,惩治恶吏,使百姓安居乐业!”

自从出任户部尚书后,他亦是秉承了林晧然的治理思路,已然是开始深入地了解这些百姓的真实情况。

只是不可避免地,由于这时代阶级的属性,很多不公的税赋和徭役落到了普通百姓身上。如果是富庶的东南还好,但在这里贫瘠之地,致使很多百姓纷纷化身成为流民。

面对着这个棘手的问题,徐阶却是不主张派遣钦差,直接引用了贪婪的鄢懋卿为例,却是主张一贯整治地方的做法,更换称职的地方官员前去治理。

其实这亦是一贯的做法,某地出了问题,往往想到的是“治人”,而不是想要如何根治这种事情的病根。

马森的眼睛闪过一抹失望,只是他却是知晓这派遣钦差不称职的话,最终确实会像整顿盐政那般无功而返。

侍郎一级的官员紧随其后,一些人纷纷呈上了他们的奏疏。

大理寺邹应龙看到前面的六部侍郎已经没有人再站出来,便是当即出列地道:“臣大理寺卿邹应龙有本上奏!”

“邹爱卿,请奏!”隆庆倒不像刚刚那般困乏了,只是对着这个早朝亦是倍感无聊,显得应付式地道。

徐阶听到身后门生邹应龙的声音,嘴角却是微微上扬。

郭朴和林晧然暗暗地交换一个眼色,隐隐猜到邹应龙这条狗已然又是要咬人了。

殿中的官员似乎已经失去了警惕,却是希望这些奏事的人利落一些,好让他们尽快下朝回衙门休息。

邹应龙今天的头发梳理得格外整齐,却是容光焕发般地朗声道:“皇上,臣负责审理山西巡抚王继洛怯敌不战一案,今已有结果!”

咦?

朱衡等官员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已然不再开小差,却是纷纷将目光落向邹应龙,正是屏息凝神地等候着答案。

只是有一些官员仍旧不当一回事,毕竟他从一些渠道得知王继洛是冤枉的,却是代州卫的将士不听令所致。

“王继洛携带北上的爱妾李氏乃白莲教众,李氏当日以身孕蒙骗于王继洛,王继洛大喜之下加之李氏劝说,最后贻误了战机,请皇上圣裁!”邹应龙的嘴角微微上扬,显得石破天惊般道。

这……

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整个大殿当即是鸦雀无声。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案子竟然真的出事了,王廷洛不仅犯下怯而不战的罪名,而且还涉嫌跟白莲有勾结。

“邹寺卿,此事有何为凭?”刑部尚书朱衡深知此事非同小可,当即便是沉声地追问道。

众官员亦是纷纷将目光落向邹应龙身上,心里还是保留着几分怀疑,毕竟高拱可是一直护着王继洛。

邹应龙第一次感受自己成为整个朝堂的焦点人物,浑身的毛孔仿佛舒张开来般,却是微微抬起下巴道:“王继洛的妾室李氏已经全部招认,王继洛虽然至今都没有承受私通白莲教,但他已经承认因得知妾室身孕一事而暂缓率兵前往岢岚城!”

这……

众官员听到这个答案,心里已然是信了**分。如果真是被白莲教徒李氏误导,特别是以怀孕相惑,还真可能让王继洛做出错误的决定。

只是不管如何,王继洛没有及时率兵出战是事实,却是要背负相应的军事责任。

隆庆听到了案情陈述,却不知是听得不够认真,还是一时理解不了,却是脸色茫然地望着殿中的众官员。

“皇上,今大理寺已经审明王继洛一案,请皇上按律判决王继洛!”徐价将隆庆的反应看在眼里,当即便是贴心地提议道。

隆庆却是挺喜欢这个总能让他不至于显得太迷糊的老首辅,便是当即回应道:“准奏!”

只是这个事情刚刚完毕,吏部给事中吴时来突然站出来道:“皇上,今王继洛一案已经查明,请治高阁老用人失察之罪!”

此话一出,四下皆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