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来。

幼年时期母亲被侮辱致死,父亲被折磨致死。

兄弟姐妹的下场一个比一个凄惨。

但就是这么原本应该背负着深仇大恨的男人,在陆鸣牵引之下领悟了“佛”的真意。

同样的最后复盘自己一生的时候,他发现了因果。

这条在芸芸众生之间牵绊的因果笼罩了所有人。

你的一次言语或者一个动作,都有可能让另一个地方的付出生命。

佛界在诸天万界 诞生。

而战神。

则完全是一批疯子。

他们对世界没有所谓的善意和恶意。

只是一群只知道战斗的人群。

战神曾经还想挑战陆鸣。

但他并没有想过去追求什么。

只是单纯的想挑战陆鸣 ,知道自己的极限。

挑战强者,就是战神一生追寻的目标。

陆鸣这一生从未给自己创作的出人族赋予什么所谓的使命。

每个人生活就是自由的。

没有人能改变他们。

但这群陆鸣说创作的孩子们,缺少了一种责任感。

一种能回馈他们的责任感。

单单依靠着陆鸣这个创作者的责任感。

诸天万界存活不了多久。

这是一个闭环。

一个属于他们的闭环。

陆鸣可以继续承载着这种责任感。

继续守护着整个诸天万界。

但有一点问题!

陆鸣虽然是修炼者。

但已经百万年了!

没人知道陆鸣在创造诸天万界之前,为这片拥有者阳光和星空的世界付出了多少的时间和精力。

也许陆鸣当初只是单纯的想着能多几个朋友,就像现在一般。

但他没有想过造成这样的后果。

“神主,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战神看着小陆鸣,迟钝的他已经反应过来。

不同于 上次的坐戏。

这一次的神主是真的陨落了。

诸天万界规则震动,现在的陆鸣消失。

只留下了一个过去的陆鸣。

这意味着陆鸣可能真的已经死去了。

“等。”

“ 等什么?”

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小陆鸣。

他们不明白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等什么?

“那天主和尊主消灭怪物。”

……

天界最下一层。

一直小小兔子出现在高耸入云的山顶。

兔子的身上伤痕累累。

但它的眼神却越发的有力。

找到了!

关押自己同胞地方!

那熟悉的味道让兔子的浑身毛发站立起来。

结界的力量因为天界的结界还没恢复,此刻还处于一种停机的状态。

兔子看着面前漆黑的洞口,没有犹豫直接跳了进去。

黑暗!

无边无际的黑暗。

兔子猩红的 眼睛在迷宫之中飞快的行走着。

不知是运气好,还是陆鸣想要看它。

兔子的确找到了陆鸣说在的世界。

但当它颤颤巍巍的走进了那个充满熟悉味道的世界时,剩下的只是一片虚无。

时间长河因为陆鸣的死亡彻底停止的流动。

这些来自过去的陆鸣都在缓缓的消散。

除了最初的那个孩子。

诸天万界还没诞生之前孤独在一片黑暗虚无之中行走的孩子。

兔子颤抖的身躯在确定陆鸣的确不在这片世界之后开始迅速的膨胀。

天界。

苏檀儿和天主都看着自己手下封印的怪物们一个个的失去了生机。

一股诡异的气氛在双方之中散播开来。

“怎么回事!”

天主高声质问着苏檀儿。

随机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向下狂奔。

“所有一品以上的修炼者随我来。”

苏檀儿咬着银牙看着天界的高手一个个的化为流光冲向仙界深处。

她手下的一品强者纷纷迷茫的看着她。

“冲!”

苏檀儿看着手中已经凐灭的怪物封印,咬着牙跟着天主冲了过去。

一品的高手如果不要命,可是能在天界内部倒翻天的。

她不相信天主能有这么大的魄力!

数百位一品的强者跟随者天主的人影来到三十三重天的底部。

这里的守军迷茫的看着天主。

以及那乌压压散发着恐怖气息的一品方阵。

“天主,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品的强者看着此刻与敌人站在一起的天界修炼者,迷茫的询问天主。

“少废话,告诉我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

驻守的一品强者此刻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急忙把唯一发生的一次异动告诉了天主。

天主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苏檀儿。

“你知道这里面埋藏着什么吗?!”

“你知道他们会给整个诸天万界带来什么恐怖的灾难吗?!”

“蠢货!一群蠢货!”

天主嘶吼的怒吼声震荡着整个世界。

苏檀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天主。

“那些怪物都在这里!”

“废物!”

天主冷冷的骂了一句。

“跟我来!希望来得及。”

天主在前方带路。

很快他们来到曾经天主进入牢笼的拿出山峰顶部。

“一个个的跟着进来,前往不要跟丢了。”

天主看着身后摆好长龙的队伍认真的说道。

黑暗虚无寂静。

这仿佛永恒的寂静,足以把一个人憋疯。

哪怕是这些人是一品也不行。

恐怖的力量会随着他们停留的时间逐渐的扩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这就是牢笼的恐怖之处。

这是陆鸣惩罚那群敢侵入诸天万界怪物的手段。

没有光,没有声音,没有交流。

无论你如何嘶吼都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

剩下的只是永恒的孤独和寂静。

苏檀儿紧紧的跟在天主的身后。

她的目光一片死寂。

她上当了!

她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布置全部都化为泡沫。

那个人欺骗了她。

让她以为那些陆鸣都没杀死的怪物是可以掌控的存在。

就这么一次已经让苏檀儿上了当。

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这一次虽然没有陆鸣的指引,但天主还是感应到光的存在。

它带着人呢走进了光芒。

看着四周一片灰暗的空间,天主感觉自己彻底的完了。

神主不在,还有谁能阻挡这牢狱之中的怪物。

“这是天界的牢狱?”

苏檀儿走进空间,看着这不算大的世界不可置信的询问道。

“呵呵。”

天主冷笑两声没有回答。

“不!不对,这里顶多只是一个入口!”

苏檀儿敏锐的感觉到不对。

她也察觉到了怪物的气息。

但这其中似乎被什么东西隔绝着。

苏檀儿掏出大锤,看着脚下。

哪里隐约的能看到一丝足迹。

她犹豫了片刻,随后在天主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一锤子直接砸在地下!

轰隆!

结界破碎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响起。

随后天主以及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骇人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