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正青心神一震,自始至终他觉得是自己下意识,无意间的去想,仿佛有另一个自己再对话,但在这一刻身体的控制权失去了,他才知道不是另一个自己,而是身体里面藏着另一个人!

茫然的恐惧油然而生,“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

回应他的只有笑声,身体不由自主地飞了过去。

就在这时,两道人影速度比他还要快的飞去。

“嘿嘿,看来不止是我们想要杀他。”

“季正青”见他们杀气汹汹留意了一个心眼,身形缓了下来。

帮助沈落的人留下的不多,这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是其中一个,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正是邪心洞的盛玉泉假扮的,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他伪造身份偷偷潜入,然后趁机出手。

此时,那些明面上的打不过,但注意力也被吸引了正是解决掉沈落的机会!

盛玉泉飞快地靠近沈落的肉身,抬起手掌一掌落下。

“沈落给我死!”

忽然,盛玉泉体内灵力混乱,身体一阵绞痛,凝聚起来的灵力快速溃散,心中惊慌道:“怎么回事?”

呲——

一把染红的利剑穿破他的胸膛,拉住他的身体往地上毫不留情的一砸。

这一幕让留下不多的人纷纷吓了一跳,沈落复活果然是危机四伏。反倒是黎清,沈重甫他们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没有什么意外一样。

只有沈落眯起了眼睛看着这一幕的发生。

盛玉泉被扔到地上猛吐一口鲜血,震惊地看着停在空中的青年,他的双眼满是无情,根本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土地。

“徒儿……你……你这是干什么?”

青年冷漠道:“你和你徒儿潜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盛玉泉瞳孔紧缩,不知不觉间自己的徒弟被偷偷干掉,潜伏在他身边这么久竟然没有发现,问道:“你到底是谁?”

青年反问道:“你问我就答吗?愚不可及。”

青年容貌下的真实的身份正是沈鑫。

仙临山已经被沈落宣言成为归元宗的领土,在系统定义的归元宗里面,他作为魂体有上帝视角保护也就是百分百掩藏气息,对于盛玉泉这种人物的潜入自然留意,所以他一开始就已经暴露。

沈鑫作为归元宗的潜伏人员一把手,在沈落的示意下偷偷将盛玉泉的徒弟干掉,接着易容改变气息潜伏在他身边日积夜累下特殊的毒药,在关键时刻结果他。

盛玉泉咳血怒道:“庶子,尽使这种肮脏的手段!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你又好到哪去?”沈鑫道,利剑穿破他的咽喉,一个符箓扔下,尸体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

“鑫弟!”沈淼心道,当沈落告诉他沈鑫还活着的时候,他不知道有多震惊,那是他一起成长的堂兄弟,但比亲兄弟还要亲,也正是因为沈鑫的死让他觉悟起来担起宗主的大任。

眼前的人容貌陌生,但他知道就是沈鑫,归元宗的影子,但是他们此刻还不能相认。

沈鑫感受到沈淼的目光默默点头,对着众人抱拳道:“家师假仁假义,以帮助先生的借口趁机谋害先生,幸好晚辈早已识破,留意家师的动静,果不其然,只好大义灭亲,让各位受惊了。”

“季正青”哈哈笑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这个贼子竟然对主公作出这种肮脏的手段害老夫虚惊一场,哈哈哈。”

沈鑫道:“前辈的反应也是让晚辈佩服,以前辈的手段也能拦住家家师。”

“季正青”笑道:“小子前途无量啊!”

“多谢称赞。”沈鑫点点头,与“季正青”擦肩而过。

“季正青”心中另一个声音大喊道:“别走!别走!我有问题!我有问题!”

季正青本人是非常复杂的,沈落杀了他的师傅按理说是不共戴天之仇,但作为人臣他一直秉着忠心二字,两者的冲突起来难以抉择。

“季正青”眼中深藏狡黠与得意,在所有人以为他要退下的时候忽然爆发惊人的速度靠近白色的虚影,脸部扭曲狰狞抬起手掌就要落下。

感受到身后的气息异样,沈鑫猛地抬起头来,转过身来发现这段距离已经很晚了。

一波刚停一波又起,所有的人大惊失色,谁都没有想到季正青竟然也有问题,这可是追随过沈落的人。沈重甫对他的印象也是非常的好。

一掌落到白色虚影之上,顿时烟消云散,“季正青”狰狞的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沈落死了!最终还是死在本座的手中!哈哈哈!”

“云封子!凤修阳!你们的传人没了!哈哈哈!”

防护罩之外的敌人听到这个声音,为之振奋起来。

“沈落死了!沈落终于死了!”

“苍天有眼!沈落终于死了!”

“撤退!沈落死了,撤退!”

黑衣军团如同退潮一般退去。

连乐贤,翟玉书听到这句话满是不甘心,前方稳住了眼快就快要复活了,后方却出了问题,所做的一切功亏一篑。

沈重甫道:“季老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季正青”狰狞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惊慌失措,两行老泪滑过脸颊,“我杀了主公!我杀了主公!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是谁!出来!给我出来!”

内心另一个声音回道:“你不是想杀他吗?我这是在帮你。”

“我没想杀主公,是你杀了他,是你杀了他!”

季正青一会得意的哈哈大笑,一会胡言乱语让所有人感觉他疯了一样。

黎清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平静道:“肉身没事就行,杀了他,我们继续。”

初一瞬间变大,变成一副凶狠的模样,大爪子往季正青身上一拍,将他摁在地上,准备摁死的时候收了力气,但爪子牢牢的摁住他。

沈重甫失望地从季正青移走目光,这个忠心耿耿的老前辈模样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与沈淼再一次挤出鲜血,又一道白色的虚影从虚空出现。

崩溃的季正青看到这一幕一下子收住了表情,又招来一个灵魂?这又是什么情况?

身体里的那个“季正青”也傻眼了,刚才的灵魂不是沈落?

旁边的人更是一脸茫然,问道:“黎仙子,这到底怎么回事?刚才的那个灵魂,不是先生的灵魂吗?”

黎清道:“让我们来猜猜到底哪一个灵魂才是沈落?”

被骗了!“季正青”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复活仪式那么不紧不慢的进行,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引他们这些潜伏的人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