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柳潇看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谌行。

“这里的东西有问题。”

谌行看着桌子上冒着热气的茶水以及旁边看起来香甜可口的糕点说到。

“有什么问题?”柳潇急忙放下了手中正要喝下去的茶水。

不会吧。

他明明仔细检查过了,并没有什么问题。

身为武林盟主,出门在外,柳潇总会对所要接触的东西先进行检查,尤其是……

吃的与喝的。

而他进来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检查了这里的所有东西,他……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有致幻作用。”似乎看出来柳潇的疑惑,谌行开口说到,“不是普通人能检查出来的。”

“什么!”

柳潇急忙离桌子远了一些,“那我之前接触了那么多,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没事。”谌行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不管柳潇的脸上惊讶的表情,直接喝了一口。

“你……你不是说这里的东西有致幻作用吗?”柳潇一脸惊讶的看着谌行。

“确实有,不过是叠加性的。”

“叠加性?”柳潇不太明白谌行话中的意思。

“意思就是说,刚开始没什么问题,但慢慢的吃的或喝的次数多了,就会出现问题。”

“你的意思是……”

柳潇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些来花语楼的人,为什么会轻易就透露出那些信息?而且他们还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他派来的人也是如此。

他的人是什么样的,他自己是非常清楚的,即使是死,他们也不会轻易透露出什么消息,尤其是……

关于他的消息!

但……

如果说是被迷幻了,那一切就说的过去了。

那么他呢?

柳潇突然疑惑了起来,他也来过花语楼一两次,他……

为什么没有问题?

“咚咚咚……”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大皇子府邸

“主上让传达的已经传达完了,那属下就先回去复命了。”暗影才不管皇甫辰听到这些话后,心里是何感受,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去。

听说……

暗妄回来了!

他们四人好久都没有一起聚过了!

这一次一定要趁这个时间好好的聚一聚!

“好。”皇甫辰点了点头。

而随着皇甫辰的话落,暗影迅速离开了。

“殿下。”

林戎看向自暗影说了那些话后,便不再言语、陷入沉默的皇甫辰。

“林戎,你觉得……五弟真的有问题吗?”

刚才暗影与皇甫辰之间的对话,并没有瞒着林戎,所以,皇甫辰才会问林戎这个问题。

不是皇甫辰不相信谌行,实在是……

他真的看不出来,一个身体那么虚弱的人,能做什么?

皇甫翼这个人,国师都从来没有让人提醒过他,要小心;而一个身体虚弱不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的人,却让谌行慎重提醒。

皇甫辰现在心里真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属下怎么觉得不重要。”林戎回答到,“重要的是,殿下心里是怎么想的。”

“本殿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皇甫辰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因为……

他现在心里很乱。

最不被他们放在心里的人,其实可能比他们所有人都厉害!或者说……

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可能也与这个人有关?

“殿下,需要属下派人监视五皇子吗?”看着皇甫辰有些迷茫的表情,林戎问到。

“……不。”沉默了一下,皇甫辰回答到,“五……皇甫洛那里的情况我们并不清楚,轻易派人去监视,可能会打草惊蛇,还是不用了。”

“那殿下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林戎问到。

“从听国师的吩咐,暂时什么都不做。”皇甫辰说到。

旭日国、兵符印章、皇甫翼,现在又加上一个皇甫洛……

一件件,一桩桩……

这些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与此同时

旭日国

“翼哥哥,你在看什么?”叶魅儿看向坐在窗边看向外面的皇甫翼。

“没什么。”皇甫翼移回了看向外面的视线,“你那里也还没有叶天的消息吗?”

“没有。”叶魅儿摇了摇头,“殿下,你说我哥他会不会出事了?”

他们已经到旭日国很多天了,这些天,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个客栈里,很少去其他地方,因为……

旭日国什么情况,他们并不是非常清楚,而去打探消息了叶天,也一直没有按照约定来客栈集合,所以,现在的他们更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这个客栈,背后其实是‘零刹’,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待这么久,还没有被旭日国的人发现的原因。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皇甫翼说到,“况且,你哥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出事?”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皇甫翼的心里并不平静,因为……

他派出去的那些人,也没有查到关于叶天的任何消息!

叶天……

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可……”叶魅儿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虽然她与叶天的关系可能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

但……

叶天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她会‘伤心’的。

况且,父亲最看重的就是叶天,如果叶天真的出事了,而且还是跟着她出来而出事的,她的后果可想而知!

说白了,叶魅儿还是担心叶天出事,会连累到她。

“放心。”

皇甫翼来到叶魅儿身边抱住了她,“会没事的。”

“嗯。”

叶魅儿心里的担忧渐渐的消失,就算叶天出了什么事情,她的身边还有三皇子,父亲……

不敢把她怎么样!

国师府

“暗喋。”

“夫……小若儿,怎么了?”暗喋急忙换了想要脱口而出的称呼。

“你们主上呢?”夏若问到。

“主上说他有事情要去处理。”暗喋回到,“小若儿找主上有事?”

“也没什么。”夏若说到,“既然谌行有事情要处理,那就等他回来再说吧。”

“小若儿,你与主上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暗喋问到,“怎么感觉,这几天,你好像都没有怎么理过主上。”

“额……”

一提到这,夏若便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以及脑海里瞬间冒出的那两个字。

娘子……

“没……没什么。”夏若急忙甩开脑海里的东西,但她没有发现,她的脸已经变的通红,说的话简直就是在掩盖迷章。

暗喋:……

“那个……我先去蕴灵阁了。”夏若急忙说到,“谌行如果回来了,记得告诉我。”

“好。”

暗喋点了点头。

……

“咚咚咚……”敲门声突然响起。

“谁?”柳潇立马警惕起来。

“柳公子,是我。”

听着外面的声音,柳潇用口型对谌行说了两个字——花锦。

花锦,花语楼的老板娘,长相非常妖艳妩媚,很多人都以为花语楼的老板娘会是一个年老色衰的女人,但其实并不是。

花锦其实是一个很年轻的女人,与楼里的女人比起来,根本没有相差多少。

“原来是花老板。”柳潇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间门,“花老板怎么过来了?”

“听说柳公子来了,所以过来看看。”花锦说到。

来的时候,谌行戴着面具,但柳潇并没有戴面具,再加上柳潇武林盟主的身份,花锦会认识他,并不奇怪,况且……

之前,柳潇其实来过一两次花语楼。

“柳公子这一次怎么没有叫红惜过来了?”花锦迅速扫视了一眼房间里的情况后问到。

“今天只是来喝喝这里的茶,放松一下而已。”柳潇说到。

这也是花语楼与其他青楼不一样的地方。

来花语楼,不一定非要有姑娘作陪,你也可以只单纯喝喝茶、赏赏景而已。

之前,柳潇并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定,但刚才谌行的一席话,让他意识到了原因。

因为使人致幻的东西是在茶水里的与糕点中,或者房间里其他地方的,所以,有没有人作陪,并没有什么区别,反正该迷幻的已经迷幻了,就算有人来了套走了需要的消息,你也不一定知道。

“原来是这样。”花锦笑了笑,“那柳公子好好放松。”

说完后,花锦便离开了。

从花锦出现在门口到她离开,一句都没有提及柳潇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就像是……

没有发现他一样!

对于这种事情,柳潇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柳潇在花锦离开后,直接坐了下来,什么都没有询问。

“怎么样?”柳潇问到。

“看不出来什么问题。”谌行说到,“不过,他们之前并没有打算对你出手。”

柳潇来过这里的事情,谌行是知道的,只不过那个时候,因为谌行没有来过这里,所以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况且……

那个时候,谌行对花语楼的怀疑并不是很大,因此,便没有对柳潇做防护措施。

之后,没过多久,谌行才发现了花语楼的不对劲,然后开始派人慢慢渗入调查。

那个时候,谌行也专门检查了一番柳潇的身体情况,并没有什么问题。

所以,谌行才会说,花语楼的人并不打算对柳潇出手。

不过……

谌行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看来并不是不打算出手,而是还没有到时机而已。

“那接下来怎么办?”柳潇也意识到了谌行话中的意思,“要离开吗?”

“嗯。”谌行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