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式飞机飞行在云层之上,头顶是一片湛蓝,漂浮的丛云之下是无尽的大海。

飞机带出的无尽气流在高空中留下深深的烙痕,并且越拉越长。

周扬坐在昆式飞机里,一脸严肃的看着手上的资料。

科尔森的昆式飞机检测到了巨量的能量爆炸反应,所以他们立刻前往调查,然而到了野外之后才发现,一场奇怪的景象出现在他们面前。

一具尸体漂浮在半空中,四周,水杯,勺子,零零散散的东西都漂浮在半空中。

四周的汽车全部都被击穿了电箱,就连一旁的大树上,都留下了电击的烙痕。

西蒙斯稍微靠近了一下尸体,一股细微的电弧在她和尸体之间骤然跳动,西蒙斯给吓了一大跳,但之后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尸体从半空中掉到了地上而已。

经过解剖之后,他们才发现这名受害者遭受了接近2000兆焦耳的静电能量的重击,整个大脑都被烧焦了。

2000兆焦耳的静电能量已经是闪电能量的两倍,而正是这股能量,导致受害者的分子密度发生了变化,最终使他悬浮在了半空中。

然而不等他们对这股不明来源的力量分析清楚,另外一场静电事故发生了。

科尔森和梅赶紧赶到现场,但还是晚了一步,又一名男子死亡,死状和之前男子一样悬浮空中脑部被电击。

不过相关的线索也在两起死亡事件之后,被清晰地勾勒出来,经过调查,他们发现这两个人来自于同一个消防队。

这下所有的一切都联系了起来,原来齐塔瑞人入侵后他们是被派出救援的消防员,之前他们在曼哈顿捡过一个头盔当做纪念品,而那个头盔是个可怕的病毒传染源,也是是造成他们死亡的原因。

可怜的家伙只是清理了一下头盔,就被头盔所携带的病毒所感染,不仅在之后又导致一名消防队员的死亡,还将半个小队的人全部给感染了。

有传言说美利坚的消防队员们都喜欢从事故现场拿纪念品回去,看样子这个传言不虚啊!

不过这件事情也让周扬明白,奇瑞塔人降临地球,带来的不仅是战争和毁灭,还有各种各样的生化病毒。

奇瑞塔他人作为宇宙中的流浪种族,一生中不知道经历过多少个星球,哪怕是从每个星球上携带一点病毒,成千上万颗星球下来,谁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上究竟携带了多少的病毒。

或许这种病毒对奇瑞塔人本身没法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足够毁灭掉所有的地球人。

当初曼哈顿落下的奇瑞塔人尸体有那么多,而收拾尸体的时候并没有进行刻意的病毒防疫,所以到现在这个时候,你根本不知道整个曼哈顿有多少人已经感染了各种各样的外星病毒,或许已经有的爆发,或许有的还在潜藏当中,或许回去之后应该建议白宫进行一次全面的病毒筛查。

不过稍微想了想,周扬就否定了这种计划的可行性,就算是尼克·弗瑞以神盾局的名义提出建议,白宫方面也未必会接受,所有的一切问题都在一个钱上。

政府的每一份花销都是有计划的,每年光是为了乱七八糟的提案在国会能够通过,就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的人力财力,每一份资金都有无数人盯着,轻易怎么可能会拿出来。

现在别说只是一种猜测,这才是发生了小规模的病毒爆发,也是由CDC来负责调查和处理,哪里轮得到神盾局出头,更别说周扬这个普通人。

不过漫威里的美利坚民众,尤其是曼哈顿民众的命都是很硬的,搞不好即便是强大的外星病毒,他们自己内部也能完全消化的了。

科尔森的飞机原本是打算飞往秘密的沙盒基地,因为根据他们之前的检测,他们内部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所感染,但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想到还有潜伏期这回事。

然而西蒙斯在对受害者的遗体进行解剖研究的时候,才发现这种病毒远比想象当中的难缠。

不经意间,西蒙斯,对受害者遗体进行解剖的西蒙斯身边的各种实验仪器慢慢的漂浮了起来。

那个时候和她在同一个房间的还有科尔森,谁也不知道他是否已经被传染。

周扬有些明白,神盾局的人之所以一开始会找上他,原因就在于他掌控雷电的能力。

实际上不仅是他,整个神盾局档案记载当中,所有掌握类似能力的人全部都在这一次的调查当中,但是之后确认了这是由外星病毒带来的影响,所以基本上已经没有周扬什么事儿了,可是后来他们突然察觉这种病毒的传染性远超他们的想象,传染的方式这是他们怎么都想不到的,所以布莱克特工才会找到周扬。

这一切的根源都在那个外星头盔上,一开始他们只是以为是外星头盔散发出的外星病毒,将那些人给感染,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真正的核心要素在静电上,所以西蒙斯才会被感染。

西蒙斯是明显表现出了感染症状,但是科尔森却并没有表现出感染的症状来,很可能依旧在潜伏期。

他们两个已经被分别隔离,而神盾局方面也不允许他们进入神盾局的各个基地,甚至都不允许他们落地,只能够飞下南大西洋,或许在他们油料接近耗尽的时候,找个无人的荒岛降落,然后等死。

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帮助他们解决这种问题,只有拥有强大实力的超级英雄。

“长官,我们马上就要到了。”驾驶员的声音传入到了周扬的耳朵里,周扬站起身,从船舱进入驾驶舱,正好看到了比他们这一艘小型昆式飞机要大上好几倍的昆式指挥机。

这种指挥机实际上是用来当做空中预警机,空中作战中心来使用的,一般只有8级特工才拥有这样的资格。

驾驶员已经开始联系昆式指挥机准备登陆了,到时候他们这一艘小型飞机会直接飞到指挥机的背部,就像是空中加油机一样,在空中直接连接锁定,到时候只有周扬会通过连接通道进入到昆式指挥机内,驾驶员会自己驾驶飞机离开,避免被病毒传染和影响。

可即便是这样,等到回去之后,他也会被强行隔离观察一段时间,别一不小心将病毒带回去了。

其实以周扬的实力,是完全不用顾及飞行员,他自己就可以单独地飞进昆式指挥机当中,那样更加方便,隔绝病毒传染也更加安全,但是那样从来不是什么好事。

不只是周扬,实际上神盾局在册的每一名超级英雄,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人在盯着,盯着你的一举一动,分析你的一举一动,判断你未来的移动,除了在你需要的时候,能够提供及时的援助以外,当你走到他们对立面的时候,他们能够更加精准的打击你,杀死你。

甚至通过研究分析你的行为举止,统合进入整个大数据当中,从而对付其他的超级英雄,形成一整套的行为规范,甚至于暗中培养他们自己的超级英雄,规避错误和弱点,同时对敌人进行精准打击。

这些事情在神盾局当中也是绝对机密的事情,即便是和周扬暗中达成合作意向的玛利亚·希尔,也不会将这些事情透露给周扬,这种战略性的情报部门,是核心机密当中的机密。

或许搞不好,这些东西就掌握在玛利亚·希尔的手里。

“咦,那是什么?”驾驶员突然指着半空中的一个黑点,然后悚然一惊:“不好,那是人!”

驾驶员下意识的回过头,在这个时候,能够及时救人的,也只有周扬这样的超级英雄了,然而他回头才发现,驾驶舱内的周扬已经不见了踪影,整个机舱甚至都没有打开,周扬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西蒙斯满是绝望的从昆式指挥机里跳里下去,为了大家的安全,她不得不这么做。

在他们整个团队当中,她自己已经明显显露出了静电病毒的各种症状,而科尔森却还在潜伏期,暂时没有危险,其他的人更是接触的要少的多,感染病毒的可能性更低。

唯独只有她自己,根据之前死亡的那三名消防队员的规律进行统计,一旦有了明显的静电影响,那么距离最后的电流爆发也绝对不会超过两个小时。

如果是在地面上,那怎么都行,可问题偏偏是他们身处在高空之上,数百米的高空之上,一旦她体内吸收的电荷能量爆发,相当于两倍雷电的力量就会击穿整个飞机,而一旦因此引来更多的雷电攻击,那么他们这些人谁都别想活下来。

而从西蒙斯表现出明显的病毒感染症状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距离她体内电荷能量的爆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最终的一刻随时可能会来临,她不可能一直待在飞机里,然后等待雷电贯穿飞机,将所有的同伴全部拉进去,所以跳机是她唯一的选择。

这也是神盾局方面对科尔森他们提出的命令要求,或许感染了病毒症状只有西蒙斯一个人,或许科尔森和其他人都没有问题,只要西蒙斯自己一个人离开飞机,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

消防队的那些人一开始就是以最严格的防疫措施对待的,这方面神盾局是专业的,他们那个部门的人绝大多数都来自于CDC,所以现在只剩下了西蒙斯这么一个破口。

神盾局实际上也没想到杀死她,他们所在的那架指挥机里有一间隔离舱,正好就在西蒙斯的实验室里,她只要进入隔离舱,然后飞机就会加隔离舱从高空中扔下去,下面是无尽的大海,数百米的距离不一定能够杀得死她。

谁也不知道西蒙斯究竟是怎么想的,她最终选择一个人从指挥飞机里跳下去自杀,也不愿意用隔离舱试一下。

那样即便是落入到大海当中,隔离舱也能够在一定的时间内保证她的生命。

或许是因为她不想让其他的同伴担负起杀死她的责任,毕竟不管是谁,按下隔离舱的按钮,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等于是直接杀了她。

呼啸的风声在耳边呼呼的响起,尽管是在急速的坠落,但是从身下刮过的狂风,这让她感觉到身体一阵阵的法阵,她脸上的妆早就已经花了,泪水早就已经清洗了一切。

即便是向下坠落,她也是背对着下面的大海,目光死死盯着高空中的昆式飞机。

就算是死了,她也要看着它去死,最起码她死前的最后一幕画面当中都是曾经最美好的同伴和记忆。

不,不对,那是什么?

突然之间,一个黑点出现在了西蒙斯的眼中,并且迅速的放大。

那是一个人,一个看起来有些熟悉的人正在朝她急速飞来,下坠的速度比她还要快。

还不等西蒙斯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她就已经被来人一把抓住,然后向下坠落的声音行迅速变慢,紧跟着重新向上急飞而去,熟悉的昆式指挥机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