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榜时间一到,只见大门打开,袁之行手拿红绸从里面走来,身后还跟着几位考官和夫子。当然,也包括先前买睡袋那位。

袁之行往人群中扫了扫,扫到关小小几人时便顿了顿,但又很快挪开。

不知道是不是关小小的错觉,总觉得袁之行看他们的眼神怪怪的。

不等她多想,便听袁之行说完开场白,开始念考试成绩。

“第一名,关家村江斗。”袁之行眼含笑意瞥了江斗一眼继续道:“第二名牛家村牛简,第三名杨家村杨松……”

“阿斗,你是第一名,第一名阿斗。”关小小笑呵呵道。

江斗看到周围的人都开始用羡慕的眼神望着他,耳尖有些发红道:“别嚷嚷,我听到了。”只是隐隐勾起的嘴角还是体现了他的好心情。

关小小心情也很好,阿斗的申冤之路正式开启了。可听袁之行念了许久,都还没念到杨义,她就着急了。

她拉了拉江斗的袖子低声道:“总共只有三十人考上,可这都念到第二十五名了,咋还没有阿义的名字。”

“放心,这不还有几个。”

杨义同样宽慰道:“考的上考不上看缘分,姑娘莫要忧心。”

话音刚落,便听袁之行的声音响起:“第三十名,关家村杨义。”

杨义嘴角一扬,朝关小小鞠了一躬:“多谢姑娘栽培。”至于公子,那是不存在的,他只认关小小一人为主。

关小小嘴角抽了抽,终于知道袁之行为何那副神情了,但只要考上就好。她将杨义扶起来拍了拍他的肩道:“好样的,再接再励,下个月还得考个秀才回来。”

杨义毫不犹豫点头道:“好。”

周围的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位最后一名童生是小姑娘家的仆人啊,连仆人都能考上童生的主家是什么主家!

“本县此次考生一百人,童生三十人,本官甚感欣慰。为此,本官特地在酒楼设宴,邀请各位童生前往。至于剩下七十人,希望你们再接再励,下半年再来!”

县试一年两次,所以没有考过的人并不是很气馁,大多都原路返回,回家继续埋头苦读去了。

“啧,袁大人请你们去酒楼吃饭,我只有下次带你们下馆子了。”关小小一脸可惜。

正巧走到一旁的袁之行脚步一顿道:“小小你也来。”

关小小:……

之后她才知道喊她过去是接单的,在场的三十名童生,还有二十多人没有买到睡袋。而这二十多人,同样是下个月要去府城参加院试之人。

所以,袁之行做主让她接了这二十多单睡袋,让她务必在院试前赶制出来。

关小小能说什么呢,有钱不挣是傻子,何况她本就要赶制一批去府城卖的。

等从酒楼出来,关小小便看到一个身影急忙从角落里快步走到她跟前,拱了拱手道:“姑娘,在下周树,乃是此次参加考试的学子,冒昧打扰姑娘了。”

关小小微微颔首道:“嗯,周考生好。”

江斗脸颊不自然的抽了抽,收回正要迈到关小小前面去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