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抵达蛮夷邸,首先是在使团人员居住的房间内四处查探。这些房间看起来都非常正常,完全和普通的使节表现得一样。但在狄仁杰眼中,这些正常中又透露着不正常。

狄仁杰又召集蛮夷邸的人员询问,初步掌握了一些信息。他心里有了六七分把握,临走之前,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招手叫过一个年轻人:“你过来。李元芳你熟悉么?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那年轻人有一丝紧张地走过来:“回禀大人,元芳是我们这里年龄最小,但却最为聪明机灵的译官,还会武功。”

狄仁杰有点意外:“哦?一个译官,居然会武功?你跟我说说,他失踪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

那年轻人叫了几个李元芳失踪之前接触过的人,众人皆是摇头,并未看出什么异常。问了好几次,最后一个老妇人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大人,元芳那晚巡完房,似乎嘟囔了一句,说这些倭人房间里,似乎传出了一句生硬的百济话。”

“哦?百济话?”狄仁杰点点头:“本官知道了,你们下去吧!”

在蛮夷邸仔细调查了两天,狄仁杰辞别伍召,离开长安,继续追查使团的踪迹。而他的目的地,乃是伍召的大本营——蜀中。伍召自然不会阻拦,还派了海瑞担任他的助手,一并前往蜀中查探。

百余人的踪迹还是很好查的,一行人寻着踪迹一路紧跟,一直进入阳平关,到一处偏僻的客栈之后,踪迹分散开来,不知何往。

一路紧追,狄仁杰一行人也甚为疲乏。使团人太多,聚是一团火,好找;散是满天星,以狄仁杰、海瑞二人的力量难以追查。二人也就在那处小旅馆先住了下来,准备写信回报伍召,再作下一步打算。

夜幕降临,狄仁杰挑灯夜写,奋笔疾书。一名青衣小厮敲门进来,送来晚餐。这小厮看着年纪很轻,但已经长得高大魁梧。虽然神态平和、姿态放松,但也能看出他近八尺的身材、英气逼人的面庞。

那人放下托盘,正要退走,狄仁杰叫住了他:“小哥且留步。”

小厮有点意外:“客官有何吩咐?”

狄仁杰一指旁边的座椅:“坐下说话。”

小厮落落大方坐下,眼望狄仁杰。

狄仁杰微微一笑:“我就不藏着掖着了,这间旅店平凡破败,用不起你这样的小厮。如果我所料不错,你不是普通人,你应该是借这身衣服掩盖身份,来达成你的目标。”

那人眼中有掩饰得很好的惊讶之色,但还是落在了狄仁杰眼底。同时身体紧绷,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年轻猛虎:“客官,小的确实是近期才到这里。本是访友而来,但碰上朋友外出游玩,又被窃贼盗取了身上银两,迫不得已才在这里暂时栖身。”

狄仁杰点头赞叹:“不错,瞬息之间就能想出如此完善的说辞,果然机敏过人。本官乃是蓝田令狄仁杰。李元芳,你不必紧张。如果本官所料不差,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小厮沉吟不语,眼神锐利:“大人就不怕认错了人,泄露了机密?”

狄仁杰笑了笑:“本官阅人无数,看人一向很准。你的神情举止,都告诉我你并非歹人。相反,你做任何事情,都应该能够出类拔萃,不会靠做小二谋生。这里如此荒僻的一间客栈,能遇到你这样的少年英杰,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你是追寻着使团的踪迹而来的李元芳。”

李元芳微笑:“大人好眼力、好胆识!不错,我就是长安蛮夷邸译官,李元芳。不知大人名讳?”

狄仁杰从怀中掏出一枚令牌:“此乃领军将军所赐铁令,授命本官全权处理倭国使团失踪一案。本官蓝田县令,狄仁杰。”

李元芳大惊,慌忙起身施礼:“神断狄仁杰?先生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狄仁杰眼中带着笑意:“喔?你怎么会听说过我?”

李元芳露出了孩子般的纯真笑容:“不瞒大人,元芳虽然做了译官,其实最感兴趣的,是破案捉贼,还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只是招捕盗的时候,贼曹大人嫌弃我年纪太小,不肯招我。只好去做了译官。”

狄仁杰点点头:“所以,你这次就不声不响,丢下译官的职责,追踪着使团离开了长安?”

李元芳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脑袋:“发现使团趁乱离开的时候,我急着跟住他们,就没有来得及通知其他人。事急从权嘛,嘿嘿嘿。”

狄仁杰摇摇头:“你就不知道在路上找个人,让他回蛮夷邸传句话,找你的上官领赏?这一路追踪下来,千里之遥,你就不担心你的家人忧心?也不担心你的上官上报朝廷,治你的罪?”

李元芳笑不出来了,愣了一会儿,躬身下拜:“狄大人教训得是,元芳受教了!”

狄仁杰坦然受了他这一拜,等他起身,这才开口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会向将军上书,让你随我查案。若能立下功劳,或可将功补过。说吧,你一路跟踪下来,都有些什么发现?”

李元芳愣了愣,心里嘀咕:这么轻轻一句话就把我收编了?

不过也不好怠慢,说道:“回禀大人,在蛮夷邸,在下发现这些人相貌凶悍、身带煞气,心中便有疑惑。在平时有意探查,发现这些人不对路。故而他们趁乱离开之时,在下就暗中跟随、一路查探。”

狄仁杰点点头:“嗯。那你一路上都发现了些什么?”

李元芳一边说,狄仁杰一边分析。越是分析,李元芳对狄仁杰的佩服就更深一分。

“如此说来,这不是真正的使团,而是借使团之名,来完成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李元芳神情凝重:“他们现在分散开来,潜入蜀中,显然就是要在将军后方掀起动乱,让将军无暇顾及北方。”

狄仁杰赞许地点点头:“对!他们第一站是长安,很可能原计划是等将军大胜归来,疏于防备之际行刺杀之事。但吕布叛离,长安肯定会全面戒严。他们眼看事不可为,这才提前一步离开长安,入蜀中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所以他们的来历也就呼之欲出了:狗奴国派出的精锐小队!”李元芳神情略有点慌乱:“他们已经进入蜀中,岂不是就要祸乱蜀地了?一百余人,短时间内如何能抓捕干净?”

狄仁杰点点头,拿起写的差不多的书信,签上自己的姓名,卷起递给李元芳:“就请你辛苦一趟,带着这卷书简星夜返回长安,请将军下令,在蜀中各地展开搜捕行动!”

李元芳一拱手:“是,大人!”

送走李元芳,狄仁杰背着双手,走到窗边,仰望皎洁的一轮圆月:“狗奴国手里有邪马台国通关文书,邪马台国的使者想必已经被他们劫杀。邪马台国危在旦夕,狗奴国如果一统倭地,下一步就将全力进攻大汉了。这神州大地,又要面临进一步的劫难了,唉!”

但是他预料得差了一点。邪马台国不是危在旦夕,而是已经灭亡了。邪马台女王如今统领着邪马台国最后的家底六千多人,正乘着数十艘海船,跨越大海而来,即将抵达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