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眼附近为数不多的监控,余沐阳找了个死角又回到了KTV门口旁的巷子里,把裤子内卷露出小腿,免得影响动作。

接着脱掉T恤,沿着两口的缝线把衣服撕裂成两片,一片包裹一只手。

缠好之后余沐阳还是检查了一下。

做完了这些,余沐阳又从旁边拽过垃圾桶放在身旁。

把里面的垃圾倒到一旁,就留下一个空桶。

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杰克等人也是从KTV里面走了出来,几个人摇头晃脑,显然对于今晚的收入很满意。

余沐阳在一旁偷窥着,也不说话,就这样等着几人走过来。

等几人路过小巷子的一瞬间,余沐阳拽过垃圾桶,对着几人就是狠狠丢了过去。

杰克几人也是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根本没想到会有人在KTV门口埋伏他们。

几人瞬间被垃圾桶砸到。

余沐阳这个时候也是趁机跑出巷子,来到了几人的面前,没等几人抬头,余沐阳对着领头的杰克就是一段乱拳。

打架这种事余沐阳有经验啊。

一拳太阳穴,直接打的你懵逼。

几拳下去,杰克直接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一旁的几人这个时候也是反应了过来,朝着余沐阳就冲了过来,嘴里还叽里呱啦的叫着鸟语。

余沐阳瞥了一眼几人竹竿一样的身体,眼里闪过一丝不屑,直接跟几个人干了起来。

几分钟后。

余沐阳看着地上躺着的几人,在他们的太阳穴上一人补了几拳。

看到所有人都昏了过去,余沐阳也是俯下身,在他们的身上摸索了起来。

当然,不是为了钱,这点钱余沐阳还是无所谓的。

一顿操作之后,几人身上的衣服裤子被余沐阳扒的干干净净,连条内裤都没留。

看了一眼小巷子里面的垃圾堆,余沐阳把几人直接拽了进去,然后丢到了垃圾堆里面。

衣服余沐阳也没给几人留下,沿着路边的监控死角,余沐阳一路小跑,把几人的衣服直接丢到了垃圾桶里面。

这次收拾他们几个余沐阳是仔细想过的。

虽然主要是为了出心中一口恶气,但是他也没有留下什么过硬的证据。

他一直都在监控盲区,所以不是很怕。

除了那几个黑卤蛋之外根本没人看见自己。

况且余沐阳都怀疑这几个家伙有没有正规的护照都是一回事,如果没有的话这几个家伙根本不敢去报警。

就算他们去了,唯一能证明自己是打人者的就是黑卤蛋几个人。

开玩笑,这是哪里?京城,你们几个黑卤蛋凭借一己之词就想定北大高材生的罪?

你当北大是什么?空气啊!

他们几个要同样是北大的学生余沐阳可能还有点麻烦,毕竟国内高校的嘴脸大家都清楚。

但他们明显不是啊,那还怕个der,你看北大鸟不鸟他们。

正是因为这些,余沐阳才不慌不忙的回去揍他们一顿。

毕竟自己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随随便便送人?不存在的。

等回到了家,余沐阳发现宋束婕正在沙发上坐着。

看到不穿衣服回来的余沐阳,宋束婕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丝疑惑。

“你这是......出去打架了?”

“昂。”

余沐阳点了点头。

“你跟谁打架了啊?”

“上次见面那个黑卤蛋。”

“黑卤蛋?”

于是余沐阳又把今天晚上的事情跟宋束婕讲了一遍。

听完余沐阳的话,宋束婕的脸上闪过一丝复杂。

“阳阳,其实,你可以报警的,毕竟他们这是诈骗。而且你打的是外国人,到时候说不定会有麻烦。”

“没证据啊,不管是他们还是我,都没直接的证据啊,就算报警涂曼他们也要付钱的。”

“这样啊......那你可以让涂曼他们给家里打电话的,毕竟八万块也不是小数目。”

“算了吧,反正对我而言问题不大,要是让涂曼给家里打电话,直接哦豁,毕竟不是谁都跟你一样家里有钱的。”

“呸,那你还自己有钱呢。”

“行啦,回去睡觉吧,时间也不早了,明天还要上课呢。”

“好吧。”

宋束婕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回到了卧室。

等宋束婕回去之后,余沐阳也是把身上的裤子脱了丢洗衣机,准备洗个澡,毕竟刚刚在垃圾堆里面呆了一会,身上有股味。

这个时候宋束婕刚好打开卧室门。

“阳阳......”

四目相对,余沐阳对着宋束婕眨了一下眼睛。

“好看吗?”

宋束婕这个时候也是反应了过来,迅速把门关上。

“臭流氓!”

听到卧室里面传来的话语,余沐阳有些无奈的说道:

“是你自己要开门的呀。”

“你干嘛不穿裤子啊!不穿裤子就算了,你干嘛内裤都不穿啊!”

“你看到了?”

“呸!我没有!别乱说!”

“那不就得了,反正你没看到,就等于我穿了内裤啊。”

“你这是歪理!”

“呐,我穿内裤,你看不见。我没穿内裤,你也没看见。那是不是相当于我穿了。”

“不跟你说了!睡觉!”

“知道啦。”

余沐阳走进卫生间,打开淋浴头开始冲刷起来。

洗完了澡余沐阳躺在床上,掏出手机。

发现有几条涂曼发过来的消息。

【涂曼:“余沐阳,今天谢谢你了。”】

【涂曼:“你那个钱我会还你的。”】

【涂曼:“我一定会的,你相信我。”】

【涂曼:“今天其实不是我想去的,但是何幼怕一个人去会出事,所以才叫上我们几个的。”】

【涂曼:“下次我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你相信我。”】

因为余沐阳一直没回消息,涂曼连发了好几条,似乎怕余沐阳对她厌恶。

余沐阳没办法,只好回了一句。

【余沐阳:“没事,我不放在心上的,你以后自己注意点就行,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帮助而已。”】

结果余沐阳刚发出去涂曼就秒回。

【涂曼:“嗯嗯,我一定会的。”】

【涂曼:“那个钱,我可能会还很久。”】

余沐阳看到本来想回一句不着急的,但是这个时候涂曼又发了一条。

【涂曼:“余沐阳,按照以前古代的规矩,我是不是要以身相许报答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