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诸天浩浩荡荡地碾压而过!

燃灯脸色骇然大变,下意识催动灵柩灯横档于身前。

嘭!

一道沉闷无比的轰鸣声响彻,震荡了无尽虚空,大地崩裂,九霄之上缥缈的云雾被抽散。

燃灯整个人直接化为一道流光,如同炮弹般轰然砸塌十余座巍峨山峰。

沙石飞扬,大地都剧烈颤动着,巨石滚滚而下。

燃灯血肉模糊地躺在乱石之间,神血侵染了整片大地,看上去凄惨无比。

柳鸣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杀意,手中仙光一亮。

三十六颗定海神珠悬浮于高空,化为一道道蔚蓝色光柱轰击向下方生死不知的燃灯道人。

不同于妖族之主帝俊,这燃灯可没有天道气运加身,打杀也就打杀了。

若是少了这无耻之人,阐截二教日后的关系说不定也会缓和几分。

就在此时,一道极强的气息迅速出现在了这方天地。

磅礴的威势宛如大日普照,虚空之中开绽了一朵朵金莲,佛音隆隆,玄妙无双。

一道道璀璨夺目的七彩霞光呼啸而出,径直轰向定海神珠。

蓬!

二者相拼处,恐怖的力量肆虐开来,数百万丈虚空瞬间崩裂,露出里面足以吞噬光线的黑暗。

狂暴至极的灵力风暴席卷而出,恐怖的余波化作一道道涟漪朝外荡漾而去。

一时间内无数山石坍塌,大地崩裂,仿佛末日降临了一般。

柳鸣双眸眯起,看向了燃灯道人所在的方向。

那里赫然多了一颗闪烁着七彩霞光的小树。

叶片轻轻抖动之间,一股缥缈的道韵散发而出,整片天地回荡着一阵阵大道梵音。

随后一名中年道人蓦地出现在了那里,手持七宝妙树向着柳鸣疯狂冲刷而去。

七彩虹光铺天盖地的刷向柳鸣,能量洪荒如同汪洋般四散开来。

恐怖的威势如同天穹倾覆,足以崩灭无数星河。

柳鸣催动三十六颗定海神珠,五色毫光璀璨,化为炽盛神环,禁锢万里虚空。

巨大的五色神轮将七彩洪流裹挟而出,涓滴不剩。

三十六颗定海神珠光芒流转,五色毫光化作万千道寒芒,如浪涛般席卷向准提道人。

准提道人神色一变,急忙用七宝妙树刷出一道屏障守护己身。

战果稍纵即逝,柳鸣眸中神光暴闪,力之法则汹涌而出。

一道遮天蔽日的苍穹巨手囊括无尽山脉,携带着庞大无边的阴影,朝着准提轰然拍落。

七宝妙树所刷的玄光屏障轰然破碎。

“嗡!”

准提闷哼一声,半边身躯染血,险之又险的从苍穹巨手之中逃脱。

即便如此,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柳鸣淡淡地道:“准提师叔,你何时与燃灯道友的关系这么好了。”

话音刚落,无尽的苍茫气息再度笼罩大地,苍穹巨手携带着雄浑大力盖压而下。

神威镇压天地寰宇,断裂虚空,逆乱五行!

九天之外一根长约数千万丈的苦竹横击而来,与苍穹巨手硬撼在了一起。

力之法则汹涌而出,苦竹每根竹节都在颤动,震荡而出的符文涟漪令得虚空沉寂。

柳鸣的攻势也就被阻挡了片刻。

趁此机会,准提一把抄起燃灯,化作一道金光直掠而出。

大道涟漪逐渐隐去,苦竹亦是虚化,缓缓消散于天地之间。

柳鸣目光深邃,符文流转,看向了无尽虚空。

口中喃喃自语道:“这燃灯果然早与西方二圣有勾结。

封神量劫他背叛原始天尊,看来早有预谋啊!”

摇了摇头,他便不再理会燃灯一行人。

这一世有他在,阐教和截教的悲剧就不会发生。

“系统,在此处签到。”

“叮!恭喜宿主在不周山签到成功,获得奖励鸿蒙量天尺。”

一柄萦绕着氤氲紫光,上面刻有山川河图图案的尺子,蓦地悬浮在虚空之内。

仿佛连天地都要衡量了一般。

柳鸣这次是真的愣住了,他没想到随口说的一句话,真的开出了豪华大礼包。

盘古身于混沌开天辟地,身化洪荒,大道有感,降下了无量大功德。

其中的三成,和盘古大神的元神一分为三,化作了三清,各得一成开天功德。

两成混合了盘古精血,化为了十二祖巫。

三成融入了整个洪荒大地,用来演化万物生灵。

一成化为了后天功德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宝塔。

最后一成则是化作了柳鸣面前的这柄鸿蒙量天尺了。

相比于天地玄黄玲珑宝塔乃是主防御的法宝,这鸿蒙量天尺在功效上甚至要更为霸道一些。

传说中,这鸿蒙量天尺乃是后天第一攻伐至宝,单以攻击力来论,绝不逊色于盘古幡和混沌钟。

且还有杀人不沾因果以及镇压气运的功效。

可以说,鸿蒙量天尺的出现完全弥补了他没有攻伐至宝的尴尬。

柳鸣大喜,伸手将这鸿蒙量天尺握住。

一股凛然的威势席卷寰宇,浩荡四方,整个洪荒生灵都在这一刻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威压。

浩荡金光普照天地,洪荒大陆中无数生灵跪伏在地,口呼神迹。

……

不周山外一座幽静的山谷内。

接引面色潮红,“哇”得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感受到鸿蒙量天尺所释放的恐怖威压之后,接引更是神色大变。

一道金色的红光飞驰而来,现出准提的身影。

他一脸担忧地望着接引问道:“师兄你没事吧?”

接引凄苦的脸上露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那柳鸣当真是福缘深厚。

恐怕在你我二人未成圣之前,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了。”

准提脸上露出一抹不甘之色。

但先前的交手令他明白,柳鸣如今的实力的确不是他能抗衡的。

若不是接引突然出手,莫说是带走燃灯,恐怕他自己都会被其留下。

难道真的要用那种方法成圣,才有可能抗衡这柳鸣吗?

接引询问道:“师弟,你真的宁愿不惜开罪于三清一脉也要救下这燃灯?”

也难怪接引会疑惑。

燃灯道人的诞生之地灵鹫山乃是一尊混沌魔神死后的埋骨之地。

浑厚的煞气令原本灵泽遍布的灵鹫山化为了一座死地,而燃灯道人就是那混沌魔神死气孕育出的棺椁化形而出。

正因如此,整个洪荒生灵都对燃灯道人敬而远之,就连三千红尘客都对其忌讳颇深。

不愿与其产生任何瓜葛。

准提解释道:“贫道心有所感,这燃灯乃是我西方日后昌盛的关键。

决计不能让其陨落在柳鸣的手中!”

接引点头称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