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闭嘴,趁着我还没有发火,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不然我不介意让你再也没有资本出来见人。”阮西西可没耐心听刘恩翠那些废话,强忍着怒气道。

“我不走,我要让所有人都看看你是什么德行,我要让三哥看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三哥,你看到了吗?你所谓的温柔地小娘子压根就是个心狠手辣的泼妇,三哥,你都看到了吗?她什么损招儿都有啊,三哥!”刘恩翠觉得何老三都看到阮西西这凶狠的样子了,肯定已经后悔了,所以不遗余力的挑拨着。

“看样子你是一点都不长教训你,既然如此,那就试试。”阮西西看到刘恩翠还有力气挑拨自己和男人的关系,脸上的戾气更重了,直接撸起袖子就往刘恩翠跟前走去,满脸都是威胁和霸气。

刘恩翠见状眼底闪过一丝惧怕,下意识的想着躲避,嘴里也有些害怕:“你,你想做什么?”

“想做什么?想杀了你,你信不信?”阮西西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在刘恩翠要退出去的时候一把抓住她,对着她就是一顿猛拳。

几拳头下去,刘恩翠直接懵了。

一旁的李仁义也傻眼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猛地小娘子。

之前也不是没见过泼妇,最多是骂街罢了,可是这阮西西可是直接干下死手啊。

这可不是要把人给打死了。

李仁义本能地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不要招惹了。

“阮西西,你竟然还敢打我,我?”刘恩翠下意识的就要反手,可她这种娇生惯养的女人哪里是阮西西的对手,没几下就被阮西西吊着打了。

“你要怎么我?是要找你爹娘大哥大嫂还是要报官,还是要喊人来,我告诉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奉陪,我倒是要问问你爹娘是怎么教育你的,难道自小就教你怎么勾引别人的男人,为了抢男人,不惜什么阴招儿都用上了,你把这狗屁玩意弄到我家里来,又是介绍活儿又是故意的弄坏东西让我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想把我和我相公拆开,把我推给这禽兽,你好趁虚而入,是不是?”

刘恩翠不敢置信的看着阮西西,没想到阮西西都知道,她竟然都知道,可是怎么可能呢?

自己可是什么都没说。

而且一般人睡会拒绝这么好的事情。

尽管心里百般想不通,可刘恩翠咬死了就是不承认,还大骂道:“我没有,我没有,是你自己心里肮脏龌龊,我没有那么想过。”

“还不承认,看来我下手还是太轻了。”阮西西反思了一下,然后加大力道,啪啪的响声,没一会儿刘恩翠就被抽打的头晕眼花的。

两个脸颊都麻了,只有微微的刺痛感觉。

第一反应是疼,第二反应是自己会不会毁容。

伸出手一抹,两个脸颊明显都肿了,正要开口去骂,却发现张嘴都难。

不管是上一辈子还是这一辈子,刘恩翠最在乎的都是自己的这张脸,可以说这张脸比她亲爹亲娘亲男人都重要,为了让自己永葆青春,她什么事情都可以做。

可是没想到阮西西竟然对自己的脸下手,还这么重。

想到自己有可能会留下疤痕,刘恩翠都要疯掉了,疯了一般就对着阮西西咬下去。

阮西西没想到她竟然会动嘴,还真得被咬到了,疼得撕心裂肺,不管怎么甩打都甩不开。

就在阮西西考虑是不是要拔下头上的簪子还击的时候,突然一直牢牢咬着自己的刘恩翠被甩了出去。

刘恩翠飞出好几米,重重摔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刚才踹自己的男人,“三哥,你?”

“相公,多亏你出手。”意识到是何老三救了自己,阮西西赶紧道谢,然后冷眼看着躺在地上的女人,鄙夷道:“现在知道我相公根本不会多看你一眼,你要是识相就收了你那份心思,从此之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若是你还敢存在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别怪我用更惨烈的手段对付你。”

刘恩翠已经懵了,耳边嗡嗡的乱响,根本听不进去阮西西的话,满脑子都是刚才何老三踹了自己。

可是怎么可能呢。

明明上一辈子他对自己很好的啊。

还是说他们压根就不是一个人。

为什么?

刘恩翠越想越绝望,自己上一辈子遇人不淑最后惨死,好不容易重生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她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开始。

而且还见到了上一辈子对自己最好的那个人,她决定重新开始。

可是为什么上苍却跟她开了一个这么大的玩笑。

她不甘心,不甘心。

自己怎么会输给一个土著呢?

而且还是这么泼辣一点都不温柔的土著。

“三哥,你为什么宁肯选择这个泼妇,都不选择我,我哪里比不过他,三哥?你忘记你以前对我多好了吗?你忘记我大半夜想吃米粉,你都能把一座城翻遍了给我去买吗?为什么?”

刘恩翠疯了,不顾后果的大喊大叫。

何老三懵了,为什么刘恩翠会知道这些,这些事情明明是上一辈的他为了那个女人做的,为什么?

阮西西也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就已经有米粉了?

还有刘恩翠说什么城什么城的,咋感觉怪怪的呢?

还有何老三,咋一直盯着刘恩翠发呆,像是很疑惑很震惊地样子。

“你?”何老三嗫嚅着嘴唇不敢置信的看着刘恩翠,脑海里满满的都是上一世的记忆。

“三哥,是我啊,是你亲口说的会一辈子都对我好的,是你说的不管我单身还是结婚都会等着我,为什么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刘恩翠彻底疯了,被阮西西给逼疯了,顾不得何老三到底是不是上一世认识的那个人,也顾不得别人会不会把自己当成是疯子,她一定要搞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上一辈子一直对自己好的那个人。

“我——”何老三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刘恩翠,如果说之前还是怀疑,那现在他几乎已经能断定了。

刘恩翠竟然就是刘潇潇,她也穿越来了?

所以她早就知道自己就是何擎,才会一直追着自己?

可是为什么?

她不是嫁人了,应该过得很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