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深处偏僻禅房之中,陶潜正在见证着一场极特殊的进食景象。

外在形态虽古怪,但尚算得上是可爱的绿发少年山九,此时咧嘴笑着,晶莹涎水从嘴角流淌下来。

眼缝中,惨绿光芒溢出,将这禅房映照的如同鬼屋。

而后,他那翠绿道袍之下忽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一根根新鲜、雪白,散发着泥土与草香味的嫩须蠕动着涌出,它们密密麻麻,且释放出让陶潜羡慕不已的强烈生灵元气。

这些嫩须兵分三路,最先遭殃的是那牛大腿,坚韧到非法宝不可伤的妖肉,在那嫩须刺入时如同豆腐,被轻易而举扎穿。

继而是那颅脑,那些灰白虫豸察觉到凶险,嘶鸣着对嫩须发起攻击,但没有任何意义,嫩须好似无穷无尽,在清香中生生不息,最终喂饱所有虫豸后,新生嫩须缓缓将颅脑完全包裹了起来。

最后是那些血块,毫无难度,径直对穿。

三两呼吸间,血肉脑浆尽数消融,化作一缕缕精纯元气被那些嫩须吞吸而走。

过程中,山九面上保持着那种痴呆似的笑容,涎水与绿光,莫名诡异。

陶潜此时终于明白,为何之前宴席中,这少年对那些香喷喷烤肉和美酒都无动于衷。

“不是他不吃东西,而是那些低等血肉他看不上。”

“他的食谱,是所有高等级妖魔……不,可能是全体高等级生灵的血肉?”

一念及此,陶潜面色变得凝重了些。

便也在这时,进食完毕的山九,那痴呆脸又恢复了生动。

嘴角的晶莹口水也“哧溜”一下吸了回去,嘴巴吧唧两声,意犹未尽点评道:“好吃,都很好吃,虫子最好,有嚼劲。”

见陶潜瞧着他,以为这新朋友是要他兑现承诺。

正要一一介绍自己身上佩戴的诸多法宝,忽然一个新问题被丢了过来。

“山道友,你这进食方式看起来颇为方便,不知你平素嗜好的食物都有哪些,可曾吃过人?”

陶潜不经意的问,可谁料山九听到后面那个问题,面色骤变。

滑稽之脸立刻转为惊恐,连连摆手道:“人?人那玩意儿吃不得啊,山九什么都想尝尝,唯独人吃不得。”

说罢,似是为了增强说服力。

山九凑过来,神秘兮兮又道:

“道友我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当年我们野人山有位大老爷,那修为老高老高了,结果有一天,那天上忽然掉下个半死不活的人,大老爷胃口大又很小气,不肯分润给我们,自己上去就一口吞了。”

“然后就发生了非常恐怖的事,大老爷他爆了。”

“那天整座野人山都在下雨,红色的肉雨。”

“山九那会儿还小,但山九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吓死韭了。”

“从那天起我们野人山好些小妖都下定决心,人这玩意儿吃不得,不过很奇怪的是,我离开野人山之后发现,有些人会莫名其妙变成妖魔、异类,那会儿就又能吃了,还挺好吃的。”

山九这番说完,陶潜一时无言。

这绿发少年看似语焉不详,讲述的故事也是古古怪怪。

不过细思起来,倒也算清晰。

比如他不吃人的原因,大概是小时候见到了那恐怖画面,于是留下了心理阴影。

至于那“野人山大老爷”吃人之后爆成漫天血雨,或许是恰巧倒霉吃了一位即将异化、入魔的大修士?

不过这大老爷爆炸之后,能让一座山都下肉雨,本体有多大?

陶潜正在思索,却又被山九误以为他对自己这一身环佩叮当的宝贝不感兴趣。

少年又是急了,这怎么能行?

他山九对待朋友一向是公平讲义气,哪能占道友的便宜。

这般想着,山九蓦地又凑到陶潜面前,满脸不舍的将那小小绿色荷包递了过来,咬了咬牙道:“道友你看不上我身上宝贝,那就瞧瞧我这韭囊里的收藏吧,这都是山九花好多年收集的,有这外间世界的宝贝,有我储存许久的食物,也有我们野人山的特产……你可取两件,只能两件,不能再多了。”

陶潜闻言,原本想继续推辞。

他到此时也已看出,这野韭妖虽古古怪怪,但本质不坏,仓鼠癖又这般严重,真拿了他的东西,少不得要让其肉疼片刻。

不过在听到“野人山特产”这关键词后,陶潜却是来了兴趣。

听得这野韭妖反复提及,谁都会觉得那野人山很是神奇。

且看看是何特产?动念中,陶潜探手接过翠绿荷包,一缕意念探入其中瞬间,脑海触发感知。

【志名:韭囊。】

【志类:异物。】

【志述:本为野韭妖“山九”身上一粒囊包,其得道时,此物便随之诞生,内藏一方小天地,可随山九心意变幻,可随山九境界增长而变大,任何死物皆可入内,但若是活物入内,将有异化之危。】

“轰”

陶潜刚粗略扫过志述,正要惊讶时,眼前倏忽出现一座缩小版的绚丽山岳。

几乎能装下整个铁佛寺的空间,周遭被黑暗所充斥。

唯独中间,有着一座无比绚丽之山,它形态极不规则,堪称诡异,内里有山谷溪涧,亦有无数孔窍,嶙峋怪石也处处可见,间隔着一片又一片黑漆漆的森林,但这些都无法吸引陶潜目光。

真正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的,是笼罩这山的霞光,无数种色彩混杂,如同液体般喷涌流淌着,宛若是周天星辰都被揉碎了放入天河,而后朝着这山泼洒下来。

配合脑海中的志述,陶潜几乎立时生出明悟:这山,便是野人山的模样。

或者说,是山九心灵深处野人山的样子。

此时,外界忽而传来山九那带着得意、调皮语气的声音。

“道友要取宝就要靠眼力了,我在里面很多地方都藏了宝贝,记住你只能拿两件,千万不能拿多了。”

“朋友之间,必须诚实。”

听着这话,陶潜定睛看去。

果然见到这绚烂山上,各处山洞、森林内、溪谷中,乃至于山径旁,都藏着不少血肉、异物和法宝。

陶潜仿佛能想象出一个绿发少年漫山遍野藏东西的画面,老实说要从这山上找出有价值的东西也的确很难。

不过,那是对于旁的修士而言。

陶潜不必费劲,只需循着那强弱不一的“悸动感”,便能寻到最有价值之物。

是以就在数个呼吸后,陶潜锁定两样目标,得看清物事模样和所藏位置后,嘴角不由露出笑容,神念取物后当即脱离这方诡异空间。

下一刻,破烂禅房中,灿烂霞光骤起骤歇。

陶潜双手掌心,各多了一样物事。

分别为一颗夹杂着诸多细碎红晶的煤球,以及一颗似卵泡般的物事,一层皮膜内,竟仿佛浓缩包裹着亿万霞光,让人只要注视便很难移开目光,显然此物就是刚刚那霞光之源。

山九凑过来想看看自家什么宝贝被拿走了,见是这两物,不由得眉飞色舞,庆幸道:“呼,还好还好,你没找着我真正的宝贝。”

说话间,这绿发少年小心翼翼将自己的翠绿荷包取了回去,珍而重之放回体内。

陶潜认真看了他一眼,也没多话。

同样有些郑重的,将手中两样物事收起,眸中则是无法遮掩的闪过一丝喜色。

显然,这般收获很是出乎他的意料。

正当陶潜想着要不要放弃接下来所有“坠落物”的所有权,再从山九这里换取宝物时。

眼前绿发少年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忽然露出失望之色。

拽着陶潜又往禅房外去,一边跑一边喊着:

“快,我们快离开这里。”

“得找地方藏起来了,今晚非但没宝贝捡了,待会还要发生很恐怖的事。”

“没藏严实,很可能会没命的,我倒是不怕死,就担心道友你这般弱小,一不小心被杀了,我山九可就又没朋友了。”

不等陶潜吐槽山九你这么说话就很容易没朋友。

二人出了禅房,立时便见到极其骇人的景象:

整座铁佛山,几乎被打烂了。

满目疮痍,处处都是妖魔邪修和异类的尸体,有些家伙死后会异化成更恐怖的形态,然后又被打死,如此这般,更让这原本的佛门禅地变得与人间炼狱毫无差别。

不过这个时候,妖魔们气势正在渐渐恢复,因为那四尊恐怖道人终于被几位同样发狠了的大老爷给拦住了。

尤其是“赤身圣女”大人,竟不知何时起现出本体。

无穷尽,且无限蔓延蠕动的鲜红涤虫将铁佛山笼罩包裹,再配合其余几头大妖魔,将四个道人的攻击尽数拦下。

同时那被损毁的“百妖胎藏炼血大阵”也在疯狂抽取殒命妖魔们的血肉精气,快速恢复。

那巨魔婴妖,一边以诡异遁法和恐怖巨力,独战那位有着风雷双翼的大修士,一边还不忘对铁佛山一众筑基境及以下妖魔喊道:

“小的们,不用害怕了。”

“再等二十息,大阵恢复,我等可炼死这帮臭道士。”

“还有萧媚娘那个臭娘们,我定要好生……”

这婴妖正吹嘘发泄着。

忽然,四位道人似被激怒,对视一眼后。

其中那唯一坤修,来自天河派的成熟美艳妇人,冰冷看了眼婴妖,而后忽而从怀中取出一条“玉带”。

这玉带约莫数尺长,晶莹剔透,螺旋蜿蜒,无比浓烈的生灵精气溢出。

但更惊人的,则是带中所蕴的杀意。

即便是铁佛山上被庇护着的群魔,此刻也清晰感受到那玉带的凶险。

刚刚大言不惭的婴妖,丑陋脸上蓦地换成惊恐之色,而后扭头对着赤身圣女方位大喊道:

“圣女大人,快,拦住那玉带。”

“那是【杀生脐】,里面藏着上百只凶童,杀生无算。”

“拦不住的话,满山小妖们都会被他们屠个干净。”

“萧媚娘是真的疯了,连这东西都提前给了这婆娘,她是铁了心要屠光我们。”

这婴妖吐出这些之前,天河派那坤修已是冷着脸,将那玉带往铁佛寺一抛。

轰!

充斥煞气的玉光,穿透涤虫防御圈,好似陨星坠地般落向铁佛寺。

ps:还有更新去,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