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寝小春和水户门炎的职位是高层顾问,他们的工作需要同时向大名和火影负责。

平时他们领两份薪水,同时也有一定程度的自主权,并不像火影辅佐一般受制于火影。

然而当大名和火影关系紧张时,处于夹缝间的两人的处境就会格外的艰难。

富岳没有回答,只是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个事情的时候。”

他对大名没有半点尊敬之心,但也知道如今刚刚继任,木叶才恢复和平,并不是和大名起冲突的时机。

因此,富岳决定将这件事情押后,等考虑清楚后再做出决定。

接下来的平叛一帆风顺,还没到午夜,这场闹剧一般的叛变就已经结束。

主要力量猿飞一族没有走出族地,赏金忍者被止水所阻,领导者大蛇丸和团藏一死一伤,剩下的人根本不堪一击。

相较而言,木叶除了猿飞一族损失惨重外,也就驻守结界墙牺牲了几名忍者,别说伤筋动骨,充其量也就只能算掉了几根汗毛。

虽然夜幕中还藏有几个残敌,但已经无碍大局。

等结界墙被修复后,富岳让警务部与暗部加强了警戒,然后直接让大部分人回家休息。

回到家中,空无一人。

止水去哪了?

作为富岳眼中的劳模,手底下信任的影级强者,他今夜被指派和日足一起驻守结界墙,以防大蛇丸去而复返,或者有其他趁火打架的忍者出现。

回屋躺在大床上,青空没有立即睡下,而是盘算起了自己的收获。

第一个收获,就是通过交手看到了秽土转生的封印术式。

这给太一提供了思路,大大减少了他学习秽土转生的时间。

秽土转生效果实在是太过变态,普通的忍术根本对秽土体造不成任何伤害,无论是攻击还是断后都是十分好用。

当然,青空学习秽土转生更重要的是想激活一个拥有复生能力的道法神通,并没有多想召唤亡灵来为自己作战。

第二个收获,则是神海中空旷的天书上又满布金色水滴。

古朴书页上如今不见一丝缝隙,金色水滴密密麻麻地铺在上面,如同一条浅浅的小河。

看着如此多的金色水滴,青空不由露出微笑。

近来新学了一些技能,他本来已经准备抽空去做些善事刷些金色水滴,没想到还没出村上天就给了他这样一份大礼。

他快速数了一遍,立马惊讶出声。

“九十二滴?”

“我去,跟着锅王团藏的你们到底是做了多少坏事啊……”

忽然,青空直挺挺地坐直了身体,脸上满是懊悔。

“我XXXX——!”

“锅王团藏竟然不是我杀的!”

“杀了他不说功德成仙,至少给我数百滴金色水滴吧!”

“自来也这个年轻人不懂武德啊,下手也真不知道轻重,竟然对长辈都下死手!”

“我竟然错过了这样的机会,亏自己还自称补刀小能手,这个大个人头竟然没看到!”

“啊——!”

“……”

“呼——吸——”

“呼——吸——”

“……”

骂骂咧咧地宣泄了许久,深呼吸了几次后,青空才从错失一个亿的情绪中走出。

再次看着铺了满满一页的金色水滴,青空竟然感觉有些索然无味。

“算了,虽然不多,但是存着也不会下崽,该用还是得用。”

呢喃了一句,青空开始盘算起自己有哪些需要完善的道法神通。

“御兽,土遁,通幽,画地为牢,斡旋造化?”

几次刷金色水滴后,如今天书上尚未补全传承的神通道法也就只有这四个了。

“算了,除了斡旋造化,全都补全了吧,反正金色水滴挺多的。”

想做就做,青空凝神平复了下心情,然后挨个地观想。

“御兽!”

“土遁!”

“通幽!”

“画地为牢!”

金色水滴补全道法神通的场景不用多说,无非是金色水滴融入古字,以自己的色泽让古字焕发光彩。

消耗了五十八滴金色水滴后,四个道法神通全部都变成了鎏金版本。

作为一个热爱学习的好少年,青空在获得新知识的第一时间就接受了传承。

他先是观想出了“御兽”。

顷刻之间,一个个文字出现在他心头排成段落,一幕幕场景出现在他脑海接连放映。

“御兽”算是青空比较早期学会的技能,但他从未使用过。

原因有二。

第一个原因,是他找不到潜力巨大的忍兽,唯一遇到的一只还被他炼成了身外化身。

第二个原因,则是他认为灵魂太过神秘,不想与其他生物缔结灵魂契约。

若是是此次金色水滴多得花不完,他都不会想完善这个技能、

醍醐灌顶不久,青空就睁开了双眼。

“最后的知识竟然是培育灵兽的……”

摸了摸下巴,青空细细思量。

“可以给太一,让他提升忍鸦一族的实力……”

“也可以给富岳,让他拉拢下犬冢、志微两族……就是不知道虫子算不算灵兽,按理说对油女一族有用的应该是‘炼蛊’。”

“说起来,不一定所有的道法神通都对我有用,我或许可以将自己不需要的道法神通和其他家族交换,从而得到自己想要的忍术!”

“甚至,我可以帮助其他家族完善忍术,不过这需要很高的威望以及多次成功的经验。”

“……”

自语中,青空心中默默有了打算,找到了接下来学习忍术的一些道路。

虽然他现在已经获得了封印之书,得到了木叶忍术的精华,但他知道木叶还有足够多拥有潜力的忍术、秘术,比如他一直眼馋的秋道的倍化术,

这些忍术都是家族秘传,不会被收录入木叶的资料库,正常的方法根本学不到。

而他刚才迸发出的想法,则是有可能实现这个目标。

将这想法记录下,青空继续接受其他道法神通的传承。

如今随着修炼日久,他的精神力量越发充沛,灵魂愈发坚韧,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接受了一个道法神通传承就感觉精神疲惫的少年。

“土遁!”

“完善了土元素化身体么?可惜需要极高的土遁造诣,要是是火元素化身体的方法就好了,我肯定满足了条件。”

“土遁”的完善没有出乎青空的意料,可惜的是他的土遁虽然仅此火遁,但还是满足不了土元素化的条件,暂时无法修炼。

“通幽!”

“通幽最后的传承是开辟一条通往幽冥地狱的道路?忍界的幽冥地狱不就是净土么?是像秽土转生开辟出的幽紫色空洞一样么?”

“通幽”最后的能力让青空心中产生了许多想法,但他现在不敢尝试。

忍界没有轮回,导致净土中囤积了众多大佬,千手柱间、千手扉间、旗木朔茂……,说不定还有六道仙人什么的。

开辟一个通道,鬼知道会出现什么问题,说不定就来一个忍界版百鬼夜行。

“画地为牢!”

“唉……这个不错,终于有能当下学习的忍术了!”

“画地为牢”补全的传承中多了一个炼制“息壤”的方法,可以将大量的土壤通过特殊的手法炼制压缩成可以自己生长、膨胀的土壤。

在施展“画地为牢”时,如果往地上投入特殊炼制的“息壤”,可以提升“画地为牢”的威力,弥补结界刚生成时结界的防御力不强的问题。

传承中,这个“息壤”还可以用来施展其他土系道法神通,甚至当法宝使用,不过青空没有得到具体传承就是了。

“息壤”唯一的缺点就是重,巴掌大小的“息壤”往往有一座山岳的质量。

虽然平常可以封印,但想要随想随用,还是需要随身携带。

“可以用来当负重,还不占地方!”

青空自我打趣了下,一开始他也不可能将一座山岳炼制成“息壤”,所以还不用太担心。

接连接受完四个道法神通的传承,青空精神不免有些疲惫。

夜色已深,他不再强撑睡意,头朝东方,侧身而卧,曲臂抚脐,绻回身体,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