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洞内部空间越往下越大,同时越往下也越黑。

幸好王诚现在是筑基期修士,可以神识外放,代替眼睛观察外界环境。

而【银角雷蟒】作为蛇类妖兽,黑暗对其更是一点影响都没有,黑暗环境下,它反而比在外面更适应。

一人一蛇沿着斜斜向下的地洞深入,惊起了里面无数的蝙蝠和爬虫。

这般向下行进了差不多三百丈后,王诚不由挑了挑眉头,稍稍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只见他目光一扫,看向身后紧随的大蟒蛇问道:“你以前过来,那些蝙蝠没有攻击你?”

嘶嘶嘶!

【银角雷蟒】昂首吐着蛇信,颇为骄傲的回应了王诚所问。

却是它凭借着强大的防御和雷电法术,直接令得那些蝙蝠妖兽没敢对它动手。

“那就继续走吧。”

王诚微微点头,很快又继续在前带路了起来。

这般又深入地洞差不多三百丈后,王诚便遭遇了地洞深处的巨型蝙蝠妖兽攻击。

这些巨型蝙蝠妖兽翼展接近半丈,散发着相当于一阶下品妖兽的法力气息,拥有声波攻击和毒液攻击两种远程攻击方法,同时爪子和牙齿也有着能够撕裂虎豹外皮的锋锐。

最重要的是它们数量很多,足有数百只。

王诚堂堂筑基修士,倒还不至于被这些低阶妖兽给伤着,但他也不能放任不管。

只见他双手连弹,一道道青色剑气自他手指间弹射而出,很轻易便将一只只扑向他的巨型蝙蝠妖兽击落在地,不多时便使得地上出现了厚厚一层蝙蝠尸体。

这样被连续杀了差不多上百只巨型蝙蝠妖兽后,剩下的巨型蝙蝠妖兽终于被杀怕了,主动远远避开了王诚。

而在王诚身后的【银角雷蟒】见此,却是毫不忌口的马上跟着上前大快朵顾了起来。

王诚看到这种情况,不由皱了皱眉,忍不住上前踢了这条贪吃蛇两脚,轻声训斥道:“走了,这些蝙蝠又脏又没有几两肉,还一身是毒,你也不怕吃了得病!”

他知道老鼠对于蛇而言是绝佳的美味,但是蝙蝠这东西实在太脏了,他是没准备让这些脏东西玷污了自己的储物袋,对于【银角雷蟒】就地取食的做法,也是有些看不入眼。

可能是先前被他用二阶妖兽肉喂饱了,也可能是知道他不喜欢这个,【银角雷蟒】被他踢了两脚后,也停下了继续进食的想法,很快又跟着他继续深入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个地洞究竟有多深,王诚带着【银角雷蟒】深入其中千丈后,依旧没有一点抵达尽头的征兆。

而且在经过此前的蝙蝠群后,他又接连遇到了毒蝎子和毒蜘蛛两种低阶妖兽。

这两种低阶妖兽数量倒是不多,可却比巨型蝙蝠妖兽要危险得多,也更会隐藏自身。

若非王诚神识玄妙,一扫之下便发现了它们的存在,还真有可能被它们偷袭到。

也不知道【银角雷蟒】当初是如何深入到这里的,更不知道这只有一条道的地洞,是如何形成的。

这样差不多深入了两千丈后,王诚终于发现了异常。

他发现空气中的水汽忽然变得丰富了起来,而此前一路走来,洞内都是干燥阴凉。

“前面有地下河?”

他脑海中闪过这个想法,当即又加快了一些速度。

这样又往前行进了三百多丈后,王诚那可以外放数百丈远的神识,便先一步发现了地下河的存在。

但是同时,他的神识似乎也惊动了什么东西,一股强大的妖兽气息,猛然从那地下河所在处升腾了起来。

到底是什么东西?

王诚神识向着那气息升腾处涌去,就看见一只腹下生有四条青蛙一样蹼足,形似黄骨鱼一样,体表生有蓝黑色皮膜的怪异妖兽,正一下从冰凉的地下河水中跃入岸上,嘴巴张大向着自己所在方向发出了“咕噜噜”的怪叫声,生有中充满了警告意味。

从这只怪异妖兽身上散发的法力气息来看,应该是一只二阶下品妖兽。

王诚不识得这只怪异妖兽的来历,不过他此时大概知道【银角雷蟒】所说的宝物是什么了。

盖因为在那只怪异妖兽所处位置旁边两丈外,就从岩壁上面生长出来了一根晶莹如玉的金黄色钟乳石,钟乳石尖端下方一个凹坑内,则是蓄积着一层乳黄色的液体。

王诚若是没有看错的话,那种乳黄色液体,应该就是珍贵无比的二阶灵物【地灵金乳】,一种人和妖兽服用后,都能增益修为的天地灵物。

不过这【地灵金乳】一次不能服用太多,太多了也是浪费,每次服用过后,起码三年都不能再服用。

所以那凹坑内又还会剩下这么多【地灵金乳】没有被那只怪异妖兽服用。

而尽管知道自己服下【地灵金乳】也没有作用,这只贪心的妖兽显然也不允许其他人和妖兽染指这种宝物。

王诚的神识被它发现后,它就忍不住从地下河水中跳了出来,对王诚进行警告。

可惜警告无效,王诚在看见那些【地灵金乳】后,便在心中给它判了死刑。

像【地灵金乳】这样可以直接服用就能提升修为的宝物,任何一家宗门都不会嫌多,对于现在缺少高明炼丹师的青云门而言,此物更是无比珍稀。

“小银你先在此等候,等我解决了那个怪物,再叫你过去。”

王诚轻轻摸了摸【银角雷蟒】的脑袋,对它进行了一番叮嘱,然后就唤出【青云剑】和【镇灵尺】两件灵器,大步前进了起来。

没过多久,王诚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地下暗河边。

地洞到了此处,空间越加宽广,形成了一个地下洞厅,地下暗河的存在,截断了地洞的前路。

而王诚身影一出现在这个地下洞厅,那只怪异妖兽便对他发起了攻击。

只见黑暗中蓝色灵光一闪,一根根尺许长的蓝色光锥便向着王诚激射而来。

他并没有试着躲闪,全凭腰间防御灵器【黄龙佩】释放出的黄色光罩挡下了这波攻击。

同时他神识一动,【青云剑】便在银白色雷电加持下向着那只怪物电射而去。

为了防止这怪物逃跑,或者是死前毁去【地灵金乳】,王诚一动手便是全力以赴,准备速战速决。

咕噜咕噜!

怪异的低吼声从那怪物口中响起,它身上忽然升起蓝色灵光,化作一面蓝色光盾护住了自身。

但它显然是低估了【青云剑】的威力,缭绕着银白色雷电的青色飞剑刺在那面蓝色光盾上面后,只是稍稍停滞了一下便将其击碎,然后余势不衰的刺在了怪物身上。

怪物身上那层皮膜很有韧性,【青云剑】刺了上去后,力道一下被卸掉了许多,最终只是入肉两寸就被卡住了。

不过剑身上的雷电,以及王诚催发的剑气,却是给怪物造成了不小伤害,并且还让它陷入了麻痹状态。

而这时候,那【镇灵尺】已经在王诚的催动下,化作一块巨大的金黄色板砖砸向了怪物。

这一下要是砸中了,那怪物不死也要残废。

但这怪物的确是不凡,竟然只是被麻痹了那么一瞬便恢复了自由,然后那青蛙一般的脚蹼配合鱼尾一发力,身体便一下飞跃而出,瞬间跃出了二三十丈远,险险避开了砸来的金黄色板砖灵器。

轰隆!

地面因为【镇灵尺】的砸击而剧烈晃动了几下,原地更是留下了一个不小的石坑。

而那怪物却是一跳一跳的迅速向着王诚跳了过来。

王诚见此,当即神识一动,那还插在怪物身上的【青云剑】便一下倒飞而出,然后被他注入法力施展出分光化影神通,一分为三向着怪物齐射而去。

怪物这时候身上又是蓝色灵光涌现,却是化作了一层蓝色水膜贴身护住了自己,三把青色飞剑斩在它身上,虽然成功撕裂了那层蓝色水膜,却又只是在它身上留下几道不深的剑伤便力竭了。

这个看起来其貌不扬的怪物,防御力和防御手段却是出乎意料的强。

而且它似乎还有强大的自愈能力,那些伤口处流出来的鲜血很少,少到和伤口大小完全不搭配。

王诚这时候只恨【青云剑】在此前与黄石宗的战争中耗去了太多雷电之力,不然以此剑圆满状态的威力,他当一剑便可斩杀此獠。

此时眼见飞剑一时难杀此獠,他便把心神都放在了【镇灵尺】这件二阶中品灵器上面。

只见他抬手并指成剑对着那再度扑来的怪物一挥,一道尺许长的青色剑气便激射而出,一下将这怪物身体打飞了一段距离。

趁此机会,王诚操控【镇灵尺】向着怪物狠狠抽了上去,又一次将之抽飞了数丈。

这【镇灵尺】若是不施展那种巨大化神通,灵活性其实不比飞剑差,只是威力就相比起二阶中品灵器的品阶要差上不少了。

王诚现在发现难以在三两招之间解决掉这个怪物,也只能改变作战策略,通过一道道小伤来慢慢磨死这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