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这不可能!”元阳口中念叨着整个人的身体踉跄一下,一双眸子里透着几分惊惧,好似见到了鬼一样。

元丰瞧见元阳的模样也上前一步,就在元阳想要出声制止时,元丰已经掀开笼子的衣角,在看见里面的场景后,整个人后退着猛地坐到了地上。

“老大,你如今还觉得楚娴好吗?”元帝看着元阳的模样嗤笑着开口,“她的母亲都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更何况是她呢?”

元帝也不给他们两个人开口说话的机会,而是继续开口道,“赵氏一脉没有一个好东西,赵添卖官鬻爵,其他人也都是一路货色。”

元阳和元丰调整好心情后,又将目光落在旁边的笼子上,它仍是被黑布所覆盖着,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景,可是他们二人仍是觉得恶心。

元帝看了一眼身边的高宣,高宣会意地将笼子抬下去,很快偌大的御书房里只剩下他们四个人,元帝面色阴沉着看着站在下面二人,“你们有何打算?”

“儿臣不想要娶楚娴为妃了。”元丰上前一步想也不想地开口,“这种女人甚至连风尘女子都不如,我不想要对她负责,说不定之前就已经不是清白之身。”

元丰闭着眼脑海中一直回荡着之前看见的那一幕,他在元帝面前扑通一声跪下来,“儿臣也不想要喜欢她了,这种女人甚至连王妃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元阳顿了顿之后继续开口,“这种女人就应该被扔进风月场所任由那些嬷嬷好生调教!就和她的娘亲一样。”

元帝听着元阳的话,不知想到哪些事,他在高宣的耳边吩咐一些事情后,就让元阳、元丰他们两个人退下。

兄弟二人退下后,正好遇见了提着食盒前来的婉昭仪,他们二人对着婉昭仪面色恭敬地行礼。

“听说三殿下马上就要娶楚娴为妃了,许得还是侧妃之位,那本宫就先祝福三殿下娶得一个好妻子。”婉昭仪看着元丰眉眼间染上笑意,“可怜我们老四是个蠢的,到现在都没有喜欢的姑娘,你们二人府上姬妾众多,可一定要给陛下生几个大孙子,也省得陛下时常念叨这些事。”

“母妃有所不知,儿臣已经退婚了。”元丰看着婉昭仪面色镇定地开口,“我准备通过另外的方法来弥补楚娴,但是娶她为妃还是算了。”

“这怎么行,一个女孩子失去清白之身,你让她以后如何自处?”婉昭仪故作惋惜地开口,“这件事本宫等会也和陛下说道一番。”

目送着元阳、元丰离开的背影后,婉昭仪低着头唇边泛着冷笑,元丰退亲肯定是因为见到了那一幕,她之前不过是在元帝的耳边稍微提了一下没有想到就已经轻松达成这个目标。

楚娴竟然设计伤害楚嫣,纵然未遂,也值得令人好好地对付一番。

婉昭仪走进御书房时就看见元帝正在批阅奏折,她将手边的食盒递到高宣手中。

“爱妃怎么来了?”元帝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婉昭仪,“有事?”

“听闻陛下心情不好,所以前来看看陛下。”婉昭仪说着走到元帝的身边给她按摩,“嫣儿马上就要成亲了,妾身想要亲自给嫣儿主婚,也算是了却挚友的一番惦念。”

婉昭仪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若不是嫣儿喜欢宁王,妾身都想要让嫣儿嫁给老四,只可惜老四也是个蠢的,到现在都不懂得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

“安乐是个好姑娘。”元帝说着就握住婉昭仪的手,“等到了那一日,朕会亲自前去主婚,你说可好?”

看着元帝婉昭仪继续开口,“陛下,如今安乐乃是公主,虽说是楚相之女,可也是陛下和妾身的女儿,更是太后所喜欢的人,要不就让嫣儿从宫中出嫁吧,你觉得可好?”

婉昭仪也不给元帝开口的机会,“我们膝下无女,如今好容易有一个女儿,怎么也要亲眼看着她从宫中出嫁,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儿,值得拥有更多的祝福。”

元帝思忖半晌认为婉昭仪的提议无伤大雅,主要是皇宫已经多年没有办过喜事,若是在宫中送嫁,估计太后应该也会开心一点。

“好,就依爱妃所言。”元帝说着就执起婉昭仪的手拍了拍。

和元帝说了一会体己话后,婉昭仪就让高宣把食盒拿上来,里面婉昭仪亲手做的一些家常菜,看上去色泽鲜艳,令人垂涎欲滴。

从御书房出来后,婉昭仪又前去太后的慈宁宫将楚嫣从皇宫出嫁的消息告诉给她,在听见这个消息后,太后的脸上的确是露出了一丝笑容,自打楚嫣离开皇宫之后,太后脸上就一直不曾展露笑颜,如今脸上反而多了一丝笑意。

太后因为楚嫣的缘故,和婉昭仪变得亲近起来,偶尔就连皇后前来请安都被太后所无视,皇后见此总是打亲情牌,可谁曾想太后也并没有把她放在眼中,气得好几次皇后都想要寻找婉昭仪的麻烦。

楚嫣在府上修养两日后就得到了高宣亲传的旨意,说是到时候楚嫣按照公主的身份从皇宫出嫁,而皇上、婉昭仪也会成为他们的主婚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楚航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反而愈发地兴奋,他更加觉得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楚嫣,对待楚嫣自然也比对待其他的女儿更为上心。

太后和婉昭仪亲自找来了皇宫的绣娘给她制作嫁衣,不过却被楚嫣所拒绝,因为她的嫁衣很早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不光光是为了当初和文冠宇的成亲更是为了能够顺利地嫁给墨锦城。

如今她并不知道墨锦城的身体状况,但是无论如何,这一世她都不会再放开墨锦城的手。

一想到这些,楚嫣心中就想要更快地嫁给墨锦城,这样一来说不定她还能够以宁王妃的身份入读岳麓书院。

岳麓书院里素来是不分嫡庶,所有的人在里面全都平等,这也是为何京城岳麓书院会有那么多贫民子女读书的原因。

但是像她这样成亲之后还能够入读岳麓书院的人估计是少之又少,毕竟岳麓书院的年龄限制是双十年华。

“姑娘,主子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二姑娘通过黑市的传递如今已经到了渝州城,不过主子暂时在长安,把照顾二姑娘的事情托付给了渝州城的其他人,她还说不会让姑娘失望的。”

听到青雀的话,楚嫣对着她露出一个笑容,“那就好,你书信一封告诉给二妹妹,让她好好在渝州城学习,渝州城那边可比这边幸运多了。”楚嫣说着就将目光落在手边的书籍上,“对了江氏的事情调查得如何?”

“江氏好像是某个组织的一员,似乎是看重楚相手中的某个东西,但具体是谁我们还没有调查到,不过姑娘放心,这九国之内主子的势力遍布每一个角落,应该很快就能够调查到。”

“这一点我倒是不太担心,江氏既然想要得到楚航手中的东西,那么我们可以调查楚航手中到底有什么,我记得阿离似乎和楚航也有交易?”

楚嫣抬头看向青雀唇边漾开一抹弧度,“说不定能够从阿离的口中知晓一些消息。”

楚嫣心中有了想法后就想要去执行,可谁知却在花园中看见爱你楚婵姐妹二人的身影,她们两个人不知在争执何事,最后她就看见爱你楚娴一下就把楚婵推进了旁边的池塘里。

楚嫣丝毫没有想要帮助他们的意思,却听见楚婵在水中对着楚娴破口大骂,而楚娴则是阴着脸冷漠地站在一边看着楚婵在池塘里扑腾着。

楚嫣未做她想,心中只想着从阿离口中知晓关于楚航的事,阿离是凤瑾禾的人,难不成楚航手中有凤瑾禾想要得到的东西?那么兄长又是否会知道关于楚航这件事。

抵达锦绣坊时,她很快就被一个眼熟的姑娘引进了阿离所在的房间,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凤瑾暄竟然也在此,二人似乎在商议一些事情。

“嫣儿,你怎么来了?”凤瑾暄说着就拿着一个柔软的垫子放在空位上。

“我就是想要来问问阿离,是否知道楚航手中的东西是什么,为何江氏想要得到那个东西。”楚嫣端起面前的水杯小呷一口,“江氏的来历虽暂时还没有调查清楚,可我想她应该不是戏子这么简单的一个身份。”

“不知妹妹是否听过龙脉一说?”凤瑾暄说着就给楚嫣沏茶,“传言若是想要找到龙脉就要找到当年被分割成十份的地图,地图能够指引我们寻找到龙脉。”

“龙脉有什么好处吗?”楚嫣一脸不相信的开口,“九国之内都没有寻到龙脉的踪迹?”

“按照主子的说法这龙脉所在应该是一个藏宝地,但应该也不是藏宝地那么简单。”阿离,也就是之前的白衣青年看着楚嫣解释道,“按照主子所言,这龙脉似乎能够为她指引回家的路。”

楚嫣听着阿离的话抬头看向她,一双眸子里透着几分不解,“回家的路?”

楚嫣现下愈发地想不明白了,“她不是长安人吗?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阿离看着楚嫣摇摇头,“主子以前总说这里不是她的家,她是因缘际会才来到这个世界,至于何时回去,大概就是寻到龙脉所在。”

阿离轻声叹口气,“据说主子所言龙脉地图被切割成十份,由十个家族所保存,可如今年代久远,又有谁还记得当年的世家呢?且如今天下分封九国,想要寻到龙脉所在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

凤瑾暄看了一眼阿离后又将目光落在楚嫣身上,“事实上这些年凤姑娘行走江湖就是为了寻找到龙脉所在,甚至就连黑市都是因此所设,黑市神秘而强大,有无数的人都会选择为黑市服务,最后通过凤姑娘所设的方法选拔人才,而这些人将终生为黑市服务,不得出。”

黑市的厉害之处楚嫣是知晓的,她甚至知晓黑市是凤瑾禾所有,只是没有想到凤瑾禾的身上竟然还藏着这样一个秘密。

原来她不断地变强大,就是想要找到龙脉,寻到回家的路?

不知怎的,凤瑾禾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此刻清晰地回荡在她的耳边:

——傻丫头,这个世间哪有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