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佃和萧国涛一死,整个刺驾案顿时陷入停滞之中,一切的线索都断了。

“那一百多加神机弩查到去向了吗?”马晋朝王承恩问道。

“回陛下,经内卫和东厂的人遍查凉州都督府所属军械库,计有神机弩八千架,除了被王宝元调走的一百架,其余均无缺失。

卑职亲自问询了当年护送兵丁,这一百架军弩确实被运到了龙首郡,不过不是都尉府,而是直接送进了毅郡王府。”王承恩回道。

马晋神色凝重,沉吟不语,难不成马佃在骗他?不可能,马晋随即便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因为马佃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他既然想要保全李氏母子,就绝不可能说谎,否则日后雷霆所至岂不是一场空欢喜?

想到这里,马晋灵机一动,会不会有人拿着毅郡王做幌子?明着是把军弩送进了王府,然后却暗中偷梁换柱?

很有可能!

“王承恩,这些兵丁是以什么名义送到王府的,王府中又是何人接收的?”马晋开口问道。

“陛下,据臣所查,这些军丁都知道运输的是军弩,也一一查验过,确实是神机弩,据他们所说,在到达毅郡王府后,就有一名自称是王府管事的人带着一群人在王府外等着他们,而他们也确实看着这群人进入了王府。”

马晋的眉头霎时间皱了起来,他总觉的那里有些不对劲,便就是说不出来,

“既然是都督府的人运送军弩,为什么不是王府卫队的人接收,而是府内的管事?”

“这……”王承恩一时间被问住了。

马晋也没等王承恩回话,便在屋内徘徊起来,难不成这王府的管事是幕后主使的人,但不应该啊,一群都督府的人运送东西去王府,如此显眼的目标,王府外守备的卫队士兵就不怀疑吗?而且还有一点,让府内管事去接受军械,这不是明摆不信任王府卫队吗?马佃会这么傻?

要知道,当日刺杀他的刺客都是王府卫队的军士,显然王府卫队是马佃亲信中的亲信,而且如此重要的物资马佃怎么可能会让一个普通的管事去接收?怎么想怎么不合理,显然这个管事有问题,可他为什么能带着这批军械大摇大摆的出路王府呢?

除非……

马晋心中一动,转身囧囧有神的盯着王承恩道:

“当日这些兵丁可是穿的都督府军甲?”

“这……”王承恩一愣,旋即跪在了地上:

“老奴该死,未曾向那些兵丁问询此事!”

“那就快去问!”马晋有些不满的看了王承恩一眼,沉声道。

“是,陛下,老奴这就去!”说着便慌慌张张的向门外跑去。

……

“陛下,李牧都督求见!”就在王承恩走后不久,门外就有卫士来报。

“宣!”

不一会儿功夫,李牧就大步走了叫来,单膝跪地行礼道:

“臣,参见陛下!”

“起来吧,是不是有眉目了!”

李牧神色一垮,有些惶恐的道:

“陛下,臣该死,未能完成陛下的嘱托!”

“怎么回事?”马晋脸色一沉。

“陛下,据臣所查这些按察司官员并没有人收受过贿赂,也未曾接触过什么可疑之人。”

“臣召集凉州知府衙门的仵作再次察看现场,所得出的结论与上次一般无二,都是被藤类植物勒住脖子窒息而亡,并非用的普通绳索。”

“是吗?”马晋神色一凝,难不成真的有妖邪作怪,想到这里,马晋不由向巡抚衙门方向看去。

只见马晋眼中闪过些许金光,就像穿过层层空间,霎时间一座巨大府邸出现在马晋的眼前,只见这座府邸的上空赫然有一张由无数条金线织成的巨**网将整座府邸团团笼罩,更是有两只獬豸在法网四周不停地巡视着。

“回溯……”

马晋冷喝一声,随着他的一声令下,画面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让马晋的脸色越发阴沉起来,竟然真的有妖邪突破了朝廷法网进入凉州城。

要知道马晋虽然言出法随,出口成宪,但只是针对有法力的一切事物和生灵,如果巡抚衙门没有被法力侵蚀过,自然就不会被他的威能所触动,因为马晋的威能对普通人没有一点的影响。

可恰恰巡抚衙门就被触动了,竟然真的可以回本溯源,也就是说真的有妖邪在凉州作祟。

马晋不由的大怒,喝道:

“回溯!”

只见马晋眼前的画面剧烈翻滚起来,但很快就回复了平静,而画面也随之变了样子,只见画面中的府邸灯火通明,不时可以看到一些仆役丫鬟在府内走动。

而就在这时,画面的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身影,马晋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只人头鹰身的妖怪,只见它在巡抚衙门上空肆无忌惮的展翅高飞,而法网和獬豸竟然毫无反应。

紧接着这只妖怪缓缓落在府邸之中,不知是使了什么法术,府邸的大地之上竟然长出了无数的藤蔓将府中的所有人都死死的缠绕起来,不过片刻功夫儿,鹰身人便腾空而起,而府邸下空也燃起了熊熊大火。

马晋见状冷哼一声,伸手向画面中抓去,而画面中也突然出现了一支遮天巨手,将飞在空中的鹰身人抓在了手中,任鹰身人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而马晋将手缓缓收出画面,只见一支迷你的鹰身人赫然在马晋的掌中。

随手将鹰身人抛在地上,一道金光闪过,鹰身人霎时变成了正常人大小。

鹰身人此时一脸的呆滞,刚将目光看向马晋,就觉的双眼前金光闪烁,一阵剧烈的疼痛,眼前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竟然双目失明了,让它不由叫了起来。

马晋冷哼一声。

鹰身人顿时觉得一阵雷霆之声传来,震得它头痛脑裂,丹田中的妖丹更是在这一声中碎裂开来,让鹰身人惨嚎一声倒在了地上,一条命去了九成。

马晋不由愕然,他刚才已经把声音压的很低了,低的他自己都听不见了,而且为了不让这只妖怪一露面就魂飞魄散,他已经将所有的威能都收起来了,怎么还会这样。

眼看自己审不下去了,便转头对站在一旁的李牧吩咐道:

“李卿,这个孽畜就交给你了,给朕仔细审问,看看指使它的是何人?”

“是,陛下!”李牧抱拳答应一声,他对这只妖怪如此的惨状没有丝毫的意外,在他看来这个妖怪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直视圣颜,没当场死了都算它运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