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噗通……

在梦境幽灵的影响之下,海军士兵与世界政府特工仿佛割麦子一般,接二连三地栽倒在地,每个人都是双眼紧闭,陷入深度昏迷状态。

被刻意留下的道伯曼上校看着己方不断倒下的海军同僚,脸色不由得发生微微变化,“海贼猎人,你竟敢屠戮——”

“放心!我可不像你这种垃圾海军!”阿德里安冷冷打断了道伯曼上校的话,“他们只是睡过去了!”

梦境幽灵·沉睡魔咒,是新近开发出来的幽灵系列之一,如字面意思,这是一种能够让人陷入深度睡眠状态的幽灵。

毕竟多雷亚岛上的惨剧尚未真正发生,阿德里安也做不出将这些尚未实行暴行的海军士兵与世界政府特工全部杀死的残忍行为。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那跟这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是谁在干扰海军与世界政府执行任务?”

随着一声如同洪钟大吕般的怒喝,一股极为炙热的气息骤然从城镇南部爆发出来,滚滚浓烟随着迸射出来的岩浆一起喷向天空。

“萨卡斯基!”

“萨卡斯基中将!”

阿德里安与道伯曼上校两人的脸色瞬间变化,前者是紧紧皱眉,后者则是喜出望外。

如果和赤犬直接在这座城镇内部战斗,前面所做的努力就全部白费了。

无论是城镇上的普通居民,还是已经陷入昏迷的海军士兵及政府特工,都会在滚烫岩浆之中化为灰烬!

这般念头划过脑海,阿德里安打定主意,散去迷雾剧场的同时,直接抛下已经身受重伤的道伯曼上校,并极速赶往岩浆爆发的地方。

见闻色中不断传来迅速靠近的陌生气息,萨卡斯基站在原地等候片刻,便见到了赶往这里的阿德里安。

“就是你在干扰海军的行动?”

随着声音的落下,表情冷峻的萨卡斯基眼眸中寒光一闪,整个人猛地一跃而起,右手手臂化为骇人的巨大岩浆拳头,裹挟着骇人的温度与声势,向着阿德里安迎头轰击。

“大喷火!”

阿德里安目光冷淡,脸色丝毫未变,面对着那恐怖至极的岩浆之拳,他直接抬起右手。

白色幽灵·晴天娃娃!

数以百计的白色幽灵从虚空之中跳出,像是受到至高号令的虫群一般,向着萨卡斯基猛扑过去。

鬼武者!

下一刻,阿德里安直接使用能力,将自身与白色幽灵更换位置。

同时雪走出鞘,【流樱】、【墨玉】武装色特性覆盖!

轰!

岩浆拳头豁然落下,但瞬间击空。

嗤!

锐利剑势悍然爆发,猛然劈向萨卡斯基的身躯。

“武装色霸气!”

感受到来自雪走剑身上传递来的强烈威胁感,萨卡斯基目光一沉。

他低喝一声,将武装色霸气覆盖至身体表面,同时运转起剃的爆发技巧,即刻从雪走剑势覆盖的区域跳脱出去。

然而刚刚释放出来的白色幽灵可不只是摆设!

鬼武者!

阿德里安再度使用能力,与距离萨卡斯基最近的一只白色幽灵交换位置。

覆盖着漆黑武装色霸气的雪走,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再度扫向萨卡斯基站立的位置。

萨卡斯基双眸一凝,初次被鬼武者打了个措手不及的他,这回已经反应过来,右拳同样覆盖起武装色霸气,迎向雪走刀锋。

铛——!!

两股强大力量在空中轰然碰撞,宛如天雷勾动地火,凭空炸响、鸣声滚滚。

剧烈的冲击波瞬间扩散开来,激荡起烟尘无数,等待尘沙散去,只见两人原本站立的位置处形成一个巨大的环形地坑。

就在这时,萨卡斯基眼神一冷,原本空置的左手迅速进入岩浆化状态,骤然伸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极速打向阿德里安。

“冥狗!”

噗!

滚烫的岩浆直直击穿一只表情无辜的白色幽灵,后者挥动着半透明的手臂,毫发无损地从岩浆攻击下生存下来。

岩浆,可伤害不了物理免疫的幽灵!

迷你幽灵·新星之火!

随着阿德里安心念一动,身边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白色荧光,转瞬之间变成了数百只球形迷你幽灵,对敌人展开饱和式轰炸。

轰轰轰——!!

密不透风的迷你幽灵轰击在岩浆之躯上,只不过炸出一些不值一提的小缺口,很快便恢复过来,溅射出来的岩浆点落在一旁的地面上,将其灼处袅袅黑烟。

幽灵炸弹,同样奈何不了自然系恶魔果实能力者!

短短一个照面之间,两人交手数个回合,这一连串的动作不过数秒,但其中蕴含的意味确实凶险无比。

萨卡斯基甩了甩手,从岩浆化中退出,他抬头望天,眼神冰冷道:“原来是你!来自西海的白幽灵!”

阿德里安立于天际,居高临下道:“没错,是我!‘正义’的海军,萨卡斯基中将!怎么,见没办法拿不下我,想要聊聊?”

“不!我只是在确认罪犯的身份!”

萨卡斯基阴沉着脸,猛地跳到空中冲向阿德里安,同时挥拳打来。

阿德里安面色不变,再度释放出一群幽灵。

以为这次的幽灵只是像刚刚那样堪称“软弱无力”的炸弹,萨卡斯基仗着岩浆果实的强大被动效果,完全无视了这群幽灵,直直地朝着阿德里安挥拳攻击。

然而,当幽灵透过身躯之时,萨卡斯基只觉得一阵精神恍惚。

消极幽灵!

他的身体骤然失去力气,从空中坠落到地面上,双膝跪地,双手撑住地面,垂下头颅,消极地低声喃喃:

“如果有来生的话,我愿做一条狗……”

好机会!

阿德里安眼中精光爆发,风驰电掣般朝着萨卡斯基跪地的地方扑去,同时挥出雪走。

“不好!”

凭借着过人的坚定意志与如同针扎般的危险预知,萨卡斯基勉强从消极幽灵的恐怖影响中回过神来,然而这时雪走已经欺近到了眼前。

嗤——!

覆盖着武装色霸气的锋利剑刃划过,一串滚烫的红色血珠从萨卡斯基的脸上迸射出来,却是雪走将他的左边脸颊划开一道巨大的伤疤,从嘴角蔓延至耳根处,剑刃划过的伤痕处皮肉翻卷。

若非萨卡斯基躲避及时,刚刚的雪走估计就会划过他的喉咙了!

“‘正义’的萨卡斯基中将,你自己的鲜血,味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