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年具有的纹章效果真惊人。”索格萨的声音在伊文脑海里响起。

“是啊。虽然没有任何增幅作用,但能够快速再生,在战斗中很占优势。”伊文道。

伊文和广源商会分开已经过了十天时间。

在分开的第三天,伊文便已经将《烈火锻体法》修炼到了大成。

之后他四处打听一些比较出名的炼体强者,寻找新的锻体法,然后听说有个平瓦寨的山贼团伙头目练就一身极强的横练功夫。

如果是一般的宗门,伊文或许会采用偷盗、花钱购买这些方式。

对于山贼,那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找到了直接灭杀,秘籍自然就到手了。

于是,伊文便开始寻找平瓦寨。

这种山贼团伙的老巢很难找。

伊文团灭了五个山贼团伙,才找到了平瓦寨的踪迹。

平瓦寨是七更领内最大的山寨,首领更是有着先天初期的实力。

不过裂口女出手,非常轻易的便击败了那个首领,至于其他人,只是些乌合之众,上不了台面。

而吴明远,是伊文在剿灭山寨的过程中发现的。

山贼们喊他恶魔之子。

少年被关押在牢房里,四肢都被砍掉,整个人如一条蛆虫。

他原是一普通人家的孩子,一家三口在旅途中遭遇了平瓦寨的山贼,父母都被杀死,而他也被一刀砍在了脖子上。

当时他的脖子只剩一点皮还在连着。

不管怎么看那都是致命伤。

不过他却没死,颤颤巍巍的在爬动。

关于自己的特殊之处,吴明远以前并不知道,他也是第一次发现。

山贼们对此感到惊异,接连对他进行攻击,然而不管怎么劈砍吴明远都没能断气。

杀也杀不死,总不能就这么放着。

于是,他们将吴明远带回了山寨,将他囚禁起来。

伊文将他从牢房里释放出来后,这个少年展现了非常强烈的狠劲。

他用残破的身躯在地上蠕动,啃食山贼们尸体的血肉。

体内的能量得到补充,断肢开始重生。

然后,他状若疯魔的找上山贼进行搏杀,完全是以命换命,他在用这种方式进行复仇。

平瓦寨覆灭之后。

吴明远无处可去,伊文将他收为了徒弟。

“没想到你会收他当徒弟,我还以为你会用寄灵之术侵占他的身体?”索格萨道。

伊文在这十天里,完成了灵魂切割,制造了第二个小号灵魂。

他走路摇摇晃晃,就是灵魂受损的原因。

“仇恨是最好的动力,他的大脑被怒火充斥,所以才能这般拼命的修炼,拼命的厮杀。”伊文低声道:“现在这样,很好。”

“如果他一直这么努力,我会不断培育他,让他成为我的一把尖刀。”伊文话音一转,语气低沉了下来,“如果某一天他变得怠慢了,那么,到时候他的身体我会接手。”

“啧啧啧,计划不错,不过时间可是只剩下一个多月了。”索格萨笑道。

“我知道,我会挺过这一关的。”

伊文低头看向双手,粗大的锁链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这铁索横江锻体法再有三四天也要大成,接下来该搜寻新的锻体功法了。”

《铁索横江锻体法》比《烈火锻体法》高一级,修至大成实力可达先天初期。

虽然仅仅是先天初期。

但它已经属于先天功法。

论价值,比《烈火锻体法》高出十倍不止,难度也是高了十倍。

不过到了伊文手中,仍然是进度狂飙。

“我现在的实力,不使用纹章变身的话,应该处于能四这一级别的顶峰,距离能五还差了一点。”伊文握了握拳,感受到其中爆炸性的力量。

“而变身后……”

伊文身体猛地膨胀开来,长到两米五之高,肌肉将衣服撑得紧绷。

“熊变之后,力量增幅三倍,跨越了能四和能五之间的界限,此刻应该在能五初阶。”

双腿肌肉压缩收紧,变成蹄状,身体皮肤表面肉眼可见的加厚了一层。

“加上猪变鹿变,实力差不多是能五中阶。”

伊文腮帮裂开。

“游鱼变并没能增加绝对实力,但是它丰富了我的作战范围,不会说进入水中战力就会大减。”

伊文深吸一口气,背后浮现一只牛头纹身。

“接下来是青牛变!”

下一刻,伊文身躯再度膨胀,拔高到了三米,额头长出了两根弯曲向上的粗壮牛角,宛如一只盖世牛妖。

这是伊文最近十天在梦境当中的收获。

索格萨的灵魂体用来探索的确是非常方便,地图以极快的速度丰富起来,纹章之兽也找到了两种。

其一是海中的章鱼,根据索格萨所说,它也是纹章之兽。不过目前击杀它有些困难,伊文虽然有游鱼变,但在水下仍然不是章鱼的对手。

另一种便是青牛。

这是索格萨在大山当中找到的。

如果让伊文自己搜寻,估计要用将近半年的时间。

伊文那一天一连击杀十只青牛,凑齐了凝聚纹章的数量。

至于索格萨的本体,伊文自然没将它放进来,这件事让索格萨耿耿于怀。

不过青牛数量还剩下很多,他也只能压下怒气,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伊文微微摆拳。

仅用拳风便将一旁的巨石轰击的炸开。

“我现在这种状态处于能五高阶,加上风杀螺旋箭、猩红披风等能力,应该勉强可以触及到能六的边缘。”伊文面容肃穆,“不过要想击败贝鲁,还需要继续提升。修炼锻体法是正确的选择,最近我的实力突飞猛进。”

“你别忘了,对付贝鲁的时候不能用变身能力,会暴露残念的存在。”索格萨提醒道。

“如此一来,就要求我自身的实力达到能六。”

一个半月,从能四到能六。

伊文喃喃道:“很艰巨的挑战,不过在这个武屠大陆,并不是没有可能。”

“师傅?这是什么功法?我可以学吗?”吴明远嘴角带着血迹走了过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伊文这个形态,眼神流露出好奇和憧憬的神色。

伊文身体逐渐变小,恢复成正常状态。

“不要好高骛远,先将铁索横江锻体法练到大成,之后我会教你其他的功法。都杀光了?”

“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吴明远点头道。

只是他虽然杀光了山贼,但也为此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多达上百处,衣服完全被血浸湿,连胳膊也断了一只。

这么严重的伤势,仅靠吴明远本身的能量无法完全修复。

看到吴明远嘴角的血迹,伊文知道,他又进食了。

他的不死纹章在发挥效果,额头纹章在发光,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好转。

“师父,我什么时候可以变得像你一样强大?”吴明远憧憬问道。

伊文摸了摸吴明远的脑袋,“不要懈怠,只要你一直这么努力,会有这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