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天尚感觉心里的怒火都快把自己烧着了,可是想到川田次郎交代的任务,也只能忍了下来。

一辆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在商场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有的事,或许林泽买这台车就是为了谈生意呢?

想到这里,牛天尚的心里舒服多了,他轻蔑的撇了一眼林泽,上了自己的车。

可刚坐下,他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以前觉得自己这辆价值一个亿的豪车就已经很好了,可跟林泽的比起来,他就觉得哪儿都不好。

“妈的,等老子有钱了,也买一辆五个亿的代步车!”

看到一溜烟就跑没影的林泽,牛天尚狠狠的踩着油门,咬牙切齿的小声喊道。

由于阑珊酒店在临市,所以林泽他们要在外过夜,牛天尚本来想趁此机会也跟林泽炫富的,可没想到林泽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林总,这天也不早了,我找个地方咱们休息一下……”

牛天尚将墨镜戴在头顶,一脸得意的看着林泽说道。

“不用了,我这附近有酒店。”

林泽看了一眼故意挡在他车前的牛天尚,淡淡的说道。

这里有酒店?

牛天尚一脸震惊的吞了吞口水,原来林泽在榕城还有酒店?

不过听说榕城的酒店等级都很低,这种热闹他怎么可能错过?

想到这里,牛天尚敲敲了林泽的车窗,满脸堆笑的说道:“那我也去你的酒店吧,这样明天走的时候也能……”

牛天尚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林泽踩着油门,往前跑了,牛天尚一个没站住,差点摔在了地上。

“妈的,林泽你给我等着!”

牛天尚手插着要,愤怒的指着林泽,眼看着林泽的车越跑越远,他这才慌忙的追了上去。

一路上七拐八拐的,路虽然不好走,但牛天尚心里却美滋滋的。

因为路越不好走,说明林泽的酒店越破!

“在这荒郊野岭的开酒店,林泽还真是脑子有坑!”

牛天尚轻蔑的看着两边郁郁葱葱的大树,不屑的说道。

前面的林泽透过后视镜,撇了一眼身后的牛天尚,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家伙现在应该等着盼着看他笑话吧。

不过这一次,可能又让他失望了……

这么想着,林泽已经来到了酒店门口。

说是酒店,其实更像是大型庄园。

林泽刚下车,就看到牛天尚的车停了下来。

“这里就是你的酒店?”

看着牛天尚一脸震惊的样子,林泽轻轻的点了点头。

“林泽你特马的骗人!这哪是酒店,这明明就是庄园!”

牛天尚气的差点跳了起来,他愤怒的指着眼前的庄园,大声的喊着。

他是来看林泽出丑的,不是来看林泽炫富的!

就这种富丽堂皇的庄园,没有十个亿根本就买不到!

不对,就算有钱,也不能能买下来!

林泽,他……

牛天尚的心里已经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只能恶狠狠的盯着林泽,眼中满是嫉妒。

“是庄园,但是简单改造一下也能是酒店,但是我不愿意!”

林泽深吸了一口气,他憋着笑,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不愿意?

林泽是怕钱多了咬手吗?

牛天尚都快被林泽气疯了,他还没到阑珊酒店呢,林泽就这么气他,他感觉自己根本撑不到到目的地。

就在牛天尚胡思乱想的时候,林泽已经进了庄园,牛天尚虽然不愿意,但也只能跟了进去。

一晚上,让牛天尚震惊的事情太多了,可因为这些都是小震惊,牛天尚也见怪不怪了。

第二天,林泽一行人继续上路,刚走了一上午,便来到了阑珊酒店门口。

牛天尚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阑珊酒店,心里琢磨着。

不是说阑珊酒店是全国最大的连锁酒店嘛,可怎么总部就这么点?

这么想着,牛天尚再次看了看两旁,确认两旁的建筑物和阑珊酒店没有关系后,凑到了林泽的面前:

“林总,你是不是被人骗了,你收购这个能赚钱?”

看到牛天尚一脸疑惑的样子,林泽也知道他大概是没看出来真相。

“当然能赚钱,这么大的建筑群你没看出来吗?”

林泽一边说着,分别像两边挥了挥手,林泽这样举动让牛天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总你错了,只有这些风格一致的楼群才是阑珊酒店。”

牛天尚憋着笑,指着主楼旁边的几个不起眼的小建筑物说道。

“牛总,你说错了,两边所有的建筑群都属于阑珊酒店,成总是为了区分,所以建筑风格才会各不相同。”

林泽没有说话,一旁的李秘书倒是抢先插话道。

可李秘书的话却让牛天尚脸上一热,他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住口!我的见识难道还不如你吗?”

牛天尚指着李秘书,大声的训斥道。

林泽让他震惊也就算了了,他一个小小的秘书也打他脸!

“这是阑珊酒店的地图,你自己看看吧。”

李秘书没有说话,林泽倒是将一个文件摔在他的脸上,潇洒的离去。

牛天尚想要解释,可看了看手里的文件,还是好奇的打开了。

“我艹,阑珊酒店这么大啊?”

牛天尚刚翻开地图,就爆出一句粗口,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手里的地图,全身都震惊的颤抖起来。

这阑珊酒店何止是这一条街,他身后的这一条街也是阑珊酒店的产业!

他自诩见过很多高逼格的酒店,可如此大规模的,他还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这个林泽的确颠覆了他的认知!

转眼间,林泽对蓝山酒店的考察已经结束,而牛天尚也已经坐在了川田次郎的面前。

“林泽对阑珊酒店是什么态度?成总是怎么跟林泽说的?”

“酒店的底价是多少?”

川田次郎并没有在意牛天尚的表情,刚一坐下就焦急的问道。

“他们谈的挺好的,底价是十一亿!”

牛天尚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的回答道。

“牛天尚你怎么了?”

听到牛天尚这么说,川田次郎这才注意到他的表情,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