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香,你尚未婚嫁,怎么能有孕!”余方氏惊呼起来,这可是丢尽脸面的事情啊!

“就是,表妹,你怎么怀孕了呢?”余成虎阴恻恻道,“奸夫是谁?”

沈木香的眼神在所有人脸上逡巡一番,外公外婆震惊中带着难以名状的羞恼;余成虎的幸灾乐祸及眼中暗藏的恨;还有舅母杨氏,得逞一般笑呢!

“我便是有孕又如何,我又不是养不起孩子!”

沈木香说的很是轻巧。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余德茂大口喘息说着。

“木香,你……你……先回屋吧,这事……”余方氏立马给余德茂顺气,看沈木香的眼神带上了埋怨。

“木蓝,川谷,跟姐姐走!”沈木香招呼了沈家兄妹二人。

两孩子同样也是震惊的,但沈木香一招手,两人立马跑到了沈木香身边。

“姐姐,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跟你在一起!”

“姐姐,孩子是不是空青哥哥的?”回屋后,沈川谷皱着眉头问道。

林空青啊,沈木香对前未婚夫已经没有任何记忆了,看弟弟皱起的眉头,她笑道:“嗯,不用担心姐姐,如果这边住不下去,我们就离开!”

“姐姐会很辛苦的!”沈木蓝嘟着嘴说道,“姐姐,我们也不喜欢空青哥哥了,一点都不喜欢!”

沈木香哑然失笑,这么久了,两孩子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说起过林空青这个人,她很清楚,他们是怕她伤心。

“川谷,木蓝,姐姐呢,不后悔有这个孩子,以后,可能很多人会在背后说姐姐的坏话,你们怕不怕?”

“不怕,姐姐,嘴长在他们身上,由他们说!”沈川谷小脸上很是认真。

“爹娘不在之后,我们也被人说是杀人凶手的孩子,只有姐姐护着我们!以后,我们也会护着姐姐的!”

“是的,姐姐,爹娘出事之后,隔壁虎子都不搭理我了,我们只有你!”

沈木蓝小脸上带着倔强,小手拉着沈木香的衣襟,眼神格外的认真。

“嗯,放心吧,姐姐心里有数,你们安心上学,旁的事情什么都不用管!”

今天的事情何尝又不是她想要的呢?沈木香神情莫名的愉悦,她性子算的上是清冷,甚至有些凉薄,原主的亲人她都会照应,但要是别人先放弃她呢?

沈木香跟弟弟妹妹是其乐融融,并没有因为她怀孕的事情,谁有了异心。

两个半大的孩子,还一副小大人模样,对她关心起来,深怕她磕着碰着一样。

余家其他人,却是凑在一起,气氛不是很好。

余家二老心事重重,沈木香是他们的外孙女,女儿不在了,他们怎么也要护着沈木香的!

“木香有孕的事情,你们不准传扬出去,传出去她的名声就坏了!”

好一会儿之后,余德茂沉声说道。

“怀孕这种事情,能藏得住吗?”

杨氏语调都是飞的,要不是在余家二老面前,她都想大笑几声。

“就是啊,她自己不检点,还不许人说嘛?”

余成虎心里畅快啊,就是没在沈木香脸上看到她惊慌失措的样子,很是遗憾。

“你们不能不管木香啊!”余方氏有些哽咽了,“她还小,或许是被人骗了!她可是芳儿的女儿啊!”

“爹,娘,我倒觉得她厉害着呢,村里人谁不在背后打探她啊,一出手,就赚五两银子,真厉害!”

杨氏的口气,明摆着就是要看好戏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大成,你说句话,她可是你亲妹妹的女儿!”

余德茂喝道,自己儿子闷声不语的样子,特别糟心。

“我们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等她肚子大了,谁不会问一句?”余成虎反驳道。

“要么,要么成虎你娶了木香吧!”余方氏带着恳求语气道。

“我去,要我接手一个破鞋,我还不如娶林娇呢!”

余成虎拔高了语调,一脸的鄙夷。

“住嘴!”余德茂喝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木香的心思!”

“那也是以前,我还以为她是个多有教养的姑娘,现在看,还不如林娇!”

“林娇林娇,你还真跟那寡妇的女儿有一腿啊!”杨氏呵斥道。

“爹,娘,沈木香是你们的外孙女,成虎可是你们的亲孙子啊,这瓜熟蒂落,占了我们余家的姓,谁知道是哪个的野种,你们也肯?”

“要我娶沈木香也行,以后她赚的钱都给我,我这头顶发绿,总该给点补偿!”

余成虎嚣说的嚣张,脸上却是一副受了莫大的委屈样!

“爹,娘,你们又没问过木香,她万一不肯呢?”

一直沉闷的余大成终于开口了。

“这事,我们二老会去说,她姐弟三人,又没别的地去。成虎,你日后可要好好待木香的!”

余德茂沉着脸说道。

余成虎跟杨氏是互换了一下眼神。

“行吧行吧,我就勉强收了她,哎,老余家家门不幸啊!”余成虎装腔作势道。

余家几人谈到了夜神,等余家二老回屋事,沈家三人都睡下了!

翌日早上,沈木香如往常一般起身,才走出院子,就看到了与家二老。

“外公,外婆,你们是在等我?”

以往这个时辰,余家二老都会先去地里看看的!

“木香,你不用怕,我们已经想好了,你就嫁给成虎,以后你就是我们余家的人!”

余德茂直接说道,表情还是沉痛模样。余家多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他也心酸。

“是啊,木香,你未婚新孕,那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我们不能让你被人指指点点,嫁给成虎,以后,还能相互照顾,成虎不会介意的!”余方氏也是急急忙忙道。

呵,沈木香气笑了,让她嫁给余成虎那个废物?

“外公,外婆,可是我介意啊!”

沈木香直接说道,“余成虎好吃懒做,眼高手低,心思又龌龊,我可不想嫁给他!”

“沈木香,你还有脸嫌弃我,你这个不检点的荡妇,你给我滚出余家,不要脸的贱人!”

余成虎气急败坏地冲了出来,双眼喷火般直瞪着沈木香。

“我打你这个丢人现眼的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