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滚远些,瞧你那肥头大耳的样子,竟然也好意思当街调戏良家妇女。你要是再给我动一根手指头,信不信我就打断你的腿!”

见他冷哼一声,颇为不屑:“我又不是调戏的你,你着什么急?”

说着就朝云清歌扑了过来。

云清歌就更没给他机会了,直接抓住他伸过来的那只胳膊,往后面一翻。

这男人疼得哇哇直叫:“轻点轻点!都快疼死我了。”

“我今天就是给你个教训,你要是再敢跟我动手,我就直接卸了你这条胳膊!”

云清歌说完这才甩开了他的手,一脸嫌弃的拍了拍身上的灰,生怕沾染他身上那种俗气。

他因为喝醉了站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还在那嗷嗷直叫。

云清歌见了只是翻了个白眼,还以为这个对手有多强呢,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

“咱们走!”

云清歌拉着李氏就走了。

路上,李氏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现在看来,咱们村子里的那些人也不过是嘴碎一点,至少没有像这种混账东西。”

说的倒是实话,只不过也不能说完全没有这种人。

村子里的人就是没什么钱,如果跟这人一样有了银子,未必就会比他好多少?

就拿李水生他们来说,兜里面不见得有多富有,装着一点银子就开始叫嚣。

两人走在半路上,暮色已经降临,看这会儿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要天黑了。

她们加快的脚步,一路上也没有休息。

就在快要拐弯的地方,云清歌突然听到身后有稀稀疏疏的声音,不知道是从哪儿发出来的。

她连忙停下了脚步,朝后面看了看。

后面倒是没有什么人,可是这声音从哪儿来的?

周围又不是什么林子,总不能是林子里的那些动物吧?

“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云清歌问了问李氏。

李氏朝后面看了看,摇摇头:“你可别吓我,我可什么都没听见。”

她可能听觉比李氏要敏感一些,所以十分确定身后应该是有什么东西。

于是在他们再一次起身之时,云清歌选择放慢了脚步,打算看看这后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她突然停下脚步往后看的时候,赫然看到一个人跟在他们身后。

“你是谁?!”

云清歌厉声呵斥,李氏也连忙还朝后面看。

那个人避之不及,就这么出现在他们面前。

然而他不说话,转身就想跑。

云清歌和李氏自然是不会放过他,赶紧追了上去,两个人把这个男人给制服住了。

还好这个男人长得不健壮,瘦巴巴的。

“别打我!我不是坏人。”

云清歌一看,这家伙看起来年纪不大,而且又瘦又黑的。

“既然不是坏人,为什么要在夜幕降临之前跟在咱们身后?你最好给我老实交代,否则我可真的不会饶了你!”

这家伙犹犹豫豫的不敢说,到现在还四处观望想要跑。

云清歌眉头紧皱,威胁道:“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交代,说不定我还能饶了你。否则我直接把你敲晕了扔在半路上,让路过的这些野兽教你吃个干净!”

他被吓得不轻,因为瘦小的缘故,心里也知道不是这两个女人的对手。

“别别别!我说还不行吗?”

李氏劲儿大,死死摁着那家伙的手,还从旁边寻了个尖锐的石子:“赶紧说,不然我就用这石头砸了你的手指头。”

他吓得赶紧就开口了:“我是奉我们家主子的命追过来的,就只是想看看你们会去哪儿。”

主子?

云清歌看这个小子不面熟,怎么也不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到过。

在脑海里搜寻半天也没搜出个结果,她确定应该是没有见过的人。

“我连你见都没见过,更何谈你家主子?”

这家伙却连连点头:“你肯定见过,我家主子认得你。”

云清歌就在这一瞬间想到了那个梁先生,脸色沉了下来:“你说的是那个姓梁的家伙?”

他这会儿又有些犹豫,刚点了头又摇头。

不过云清歌已经心里有数,猜测应该就是那个梁先生搞的鬼。

她松开了这小子,同时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是不是这边来的山贼,特别叫人过来探虚实的。

她们两个女人要是在半路上遇到山贼,可就真的是叫天无门了。

“你是不是那个姓梁的?敢说一句假话,我就把你的舌头给割掉。”

他这一次不假思索,直接摇头否认了:“你说的那个梁先生我也知道,只不过不是他派来的,我家竹子是林掌柜。”

这个回答让云清歌十分意外,林掌柜怎么会叫人来跟踪她呢?

“你确定不是那个姓梁的?”云清歌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

这伙计把自己的头发往上面撩了起来,如此一看还真有些眼熟。

也怪这天色有些暗了,没有仔细看清楚,这么看来还真是林掌柜店里的人。

“你家掌柜的怎么把你叫来了?”

云清歌松开的手,也让李氏松开。

这小子果然老老实实,毕竟被这两个人给堵在中间,哪儿也去不了。

他支支吾吾的回答:“我家掌柜的说想来……”

云清歌突然想到他刚才说的那话,充满质疑:“林掌柜虽然不常去我们村里,但应该也知道我住在什么地方,你刚才说你要跟着看看我们去哪儿,明显就是说的鬼话。”

他这会儿再继续往下说:“您是不是给咱们店里送过几次东西?”

云清歌做生意接触的那些人都记得,更不要说给哪个店送货了。

“是给你们送过几次牛牙齿菌,怎么了?”

“那这就对了,我们掌柜的想让我跟着你一起到村子里,说让我寻个地方住下,盯着你看看从哪儿找到的。”

云清歌这下算是明白了,这个林掌柜就是想空手套白狼,直接找出牛牙齿菌长的地方,好将这些东西据为己有。

她甚至都不觉得自己卖的价钱贵,毕竟那个食材在这个地方还真是没有的。

只是没想到,做生意的人大多数都贪婪,就连这点进货的钱也不想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