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大人。”

一个名为兰登的圣徒先夏亚一步走了出去,跳下了楼梯,利维坦号的楼梯下距离圣树的平台大概有一米左右的高度差,说高不高,说矮不矮,无法一步跨越,但是跳下去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不过,兰登竟然直接伏下身,双手放在地上,后背朝上,随后转过头谄媚的对着夏亚道。

“诺亚大人,您踩着我的背下来吧。”

四周的一些圣徒先是一愣,在看到那一米左右的高度差后,心中顿时懊悔不已。

这等在圣者面前留下印象的好时机,竟然给这无耻的家伙给抢了!

夏亚也同样一愣,虽然对于自己展露身份以后这些圣庭圣徒的对自己的态度会有巨大的转变这一点他早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但是突然这么舔还是让夏亚有些措手不及。

克里斯从夏亚的身侧走了出去,踩在了那个兰登的背上走下了利维坦号。

“给我起来!”

克里斯厉色伸出手抓住了兰登的后背,将他拉了起来。

“克里斯大人,你干嘛?”

兰登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不过站定后就有些委屈的看着克里斯。

“瞧你这出息!

诺亚大人是圣者,是延续了人类文明的救世之主,祂的圣音在圣诺亚的大教堂内回响。

祂的善包容万象,祂的睿智更是广阔无边。

你这种为了讨好圣者而作践自己尊严的行为,诺亚大人见了不会感到愉悦,只会心生不喜!”克里斯呵斥道。

夏亚点了点头,在某些底线上,克里斯还是一直都很拎得清的。

他的话,骂的兰登满脸涨红的低下头,他羞愧的说道,“抱歉,克里斯大人,诺亚大人,是我鬼迷心窍了。”

但回过神来,却见克里斯已经趴在了地上,维持着他那样的动作。

“???”

兰登一脸懵逼的看着克里斯。

“克....克里斯大人,您......您在做什么?”

“圣者的凡人躯体也同样尊贵,怎么能有半点的懈怠,但无论是谁来当圣者的楼梯,都有损尊严。但身为教皇之子,我自得站出来,替你们承当重任。”

克里斯义正言辞的说,随后,一副我不入地域谁入地狱的崇高表情看向夏亚。

“诺亚大人,请踩着我的背,登临圣树吧!”

高手。

在夏亚身后的那些圣徒们的心中齐齐冒出了这个词汇。

既不会因为过于卑贱谄媚的姿态惹得圣子的厌恶,而且还恰到好处的表达了对圣子的尊敬,甚至还升华了这一舔狗行径。

种种操作,看的四周的圣徒是一脸的佩服。

夏亚的心情也略微有些复杂,仿佛重新认识克里斯一样看着下方的青年。

原本以为这家伙的心思单纯,不攻于心计,但是没想到,他在舔狗一道上竟然钻研的这么深,属实令人惊叹。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夏亚也没有拒绝的余地了,否则的话,会让克里斯下不来台,非常尴尬。

夏亚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伸出脚踩在了克里斯的背上,下了利维坦,随后转过头,对着站在门口的哈达莉伸出了手。

哈达莉同样伸出手,借力踩在了克里斯的背上下了利维坦。

在两人下来后,克里斯立即就从地上爬起来,依旧是那一副正气凌然的表情,好像刚刚做了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一样。

夏亚转过头,看向那个树洞,对着身侧的哈达莉问道,“这个地方你来过吗?”

哈达莉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你也没有见过魔女了?”夏亚低声轻喃。

“您看上去好像很期待?”哈达莉蹙眉问。

“传说中的魔女到底长什么样,你难道不好奇吗?”夏亚反问道。

“不好奇。”

说着,直接就往这树洞的深处走了进去。

夏亚也跟着走了进去。

但就在克里斯等人想要跟进去的时候,树洞的门口却出现了一个奇特的能量屏障,将所有人都挡在了外面。

一个清冷而陌生的声音从隧道尽头传来。

“我不喜欢太多人,就他们两个来交易就够了。”

克里斯一急,“可.....”

不过未等他把话说出来,哈洛克就欠身道。

“我们明白了。”

“哈洛克船长!”克里斯有些不可思议看着他。

“有大人在,你觉得他们两个会有事情吗?”哈洛克说。

克里斯面色一滞,显然也想明白了这一点,点了点头。

.......

夏亚的视线从身后收了回来,看向哈达莉的右手,她的手中,此刻就拿着那个装着送给浅浅的硬币的盒子。

他们继续往隧道的深处走去,没有走多久,他们的视线就豁然开朗,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木香,混杂着某种旧书带点霉气却依旧芬芳的气息。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树内图书馆,椅子、桌子,全是由圣树本身的树木进行雕刻而成的,在左侧,是高达七八米的连排书架,上面摆满了各种不知名的书籍。

而在右侧,则是两个镂空的巨大窗户,能清楚的感觉到外,面吹进来的和煦冷风。

但是刚刚在外面,夏亚等人却完全看不见这两个窗户。

但这个房间里,除了这些外却空无一人。

夏亚走到了书架旁,拿下了一古朴而厚重的书,书本如同鸟儿振翅般打开。

上面似乎是一个古老而未知的文字,但一如既往,这对于半神来说想要看懂并不是难事。

第一个字母是:“?”,发音应该是:,意思是:回转,从精神进入实体的出入口,又有水的意思。

夏亚皱起眉头,看懂跟理解完全是两个概念,这些文字看上去相当的复杂。

重黎也在一侧看着这些文字,它的眉头紧皱,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猛的张大了眼睛。

“夏亚,这是卢恩符文!”

“卢恩?”夏亚挑了挑眉,看了看四周,“还真是.....既意外又理所当然啊。”

说起卢恩,就不得不说起北欧神话的神王奥丁了。

祂是北欧的战争之神、风暴之神、智慧之神.....有着起码十个以上的神名,众神之神,而这其中就不得不提到祂魔法之神的称号来来源了。

在日耳曼神话里,众神之父奥丁(óeinn)为了寻求更高的智慧,便把自己吊在世界树上九日九夜,思考宇宙的奥秘。

当他从世界树上下来的时候,他就领悟了卢恩的秘密,创造了原初的卢恩。

而巧的是,他们现在所处的这棵树,就是另一颗世界树.....

“夏亚,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重黎兴奋的说,“这里的卢恩应该是原初的卢恩!想要学会,只能去神界!原初的卢恩是规则的显现,神明也是,你是半神,学这些东西本就可以事半功倍。”

“把书放下吧,看不懂不要强行去看,那会将你的大脑烧坏。”

这时,身侧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夏亚转过头,就见身侧的一个像是镂空观光电梯一样的装置上,一位美丽的女人正缓缓的靠着电梯下来......

那是一个,于夏亚来说完全陌生的女人。

一头宛如水银般的白金色长发随意的披散至脑后,在那个巨大落地窗透出的月光照耀下,宛如浸润的岩石,修长的脖颈隐隐若现,晶莹雪白。

她的眼睛宛如琉璃一般,仿若蕴含了宇宙星辰万物,脸盘和一双手臂白皙透彻,五官轮廓明显,美的惊为天人。

夏亚看看她顶多二十多岁吧,但看她的仪态气质,却仿佛灵魂笼罩上了一张大大的幕布,让人感觉她像是一个没有年龄的仙女。

不过未等夏亚以欣赏的角度继续欣赏这位美人,他的视线就被另一位美人挡住了。

哈达莉看着那个从木质的魔法电梯上下来的女人,面色严肃的说道。

“我叫哈达莉,圣庭圣女,您应该就是居于圣树的魔女,艾莉丝大人吧?”

“我知道你,摩西克已经跟我说过了这一次的任务的全部参与人员。”

艾莉丝平静的说着,她看向夏亚。

“这位....应该就是教皇的儿子,克里斯了吧。”

夏亚与哈达莉齐齐一愣,就听见她自信的说道。

“刚刚你们在外面发生的事情我都看见了。

能让圣徒如此谄媚,除了圣女之外,此行也就教皇的儿子最为尊贵了。”

不,他脚底下踩的那个才是教皇之子。

哈达莉的心中如此想道。

不过夏亚与哈达莉都没有说出来,因为无论是对于克里斯还是这位魔女来说,这都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款步轻移,走到了书架下的一个茶桌旁坐下,一挥手,一套茶具出现在了茶桌上,紫砂的茶壶罪上冒着腾腾热气。

魔力,在她的周身环绕,那个紫砂茶壶漂浮了起来,在两给茶盏上倒上了茶水。

随后,两个茶盏自动的移动到了茶桌对面的两个位置上,冒着腾腾的热气。

这充斥着书香气与木香气的树洞内,逐渐的充斥上了一股安逸宁静的茶香,仿佛带有魔力一般安抚着他们初来乍到的忐忑。

“过来喝一盏茶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