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做什么呢?”

气氛滞凝之下,突然斜插进来一道懒懒散散的声音,一下便让姜芙收回了掐诀的指尖。

她顺着声音来源望去,来人一袭月牙白的长袍,松松垮垮地落在肩上,可那胸膛间却故意大开了襟口,一头墨发用玉钗斜拢,尽是一身的多情风骨。

再观那人面容,生得也是一副妖妖娆娆,一对凤眸细长高挑,若是他换上女装,简直比之女子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柔媚。

姜芙一眼打量过去,想着魔族里的那些人物,对应上各个的特征性子,心下便有了些底。

陆盏玥尤自满心的恼火,见了那人来,也没了从前的细语应对,直直便道:“此事与郁泽君无关,君上还是不要理会我们的好。”

闻言的姜芙瞥她一眼,暗自咋舌。

这位郁泽君可是九君之首,手掌四分之一的魔将,地位仅在魔尊之下,陆盏玥区区一个魔族的庶公主,在权力之上自不能与这位魔君匹敌,可她竟然出口就是这么狂妄,到底是这位魔君脾气太好,还是陆盏玥脑子有坑想去得罪这尊大佛?

下一秒,那位郁泽君就给了姜芙答案。

只听人道:“倒也不是本君多管闲事,着实是公主的嗓音振聋发聩,令本君甚觉不适。”

那郁泽君言语间依旧是那副慵懒洋散的模样,唇角一勾,配上他那过于直白的语气,实在是叫人难堪到面子里子都要丢尽了。

姜芙将眉梢一挑,身子往后一轻倚,靠在摇椅边,端出了副凑热闹不嫌事大的姿态。

这位魔君果真不负他九君之首的名号,轻巧的语气里带着刀子,直扎了人家的心窝子红刀子出,就是手握重权底气十足嘛,否则陆盏玥好歹一个魔族公主,竟连两分的薄面也不给她。

陆盏玥果然气疯,她气得浑身都在哆嗦,望向两人的目光里恨意切切,虽然她气得狠了,但理智却是仍存几分的,没敢像对姜芙那般破口大骂。

缓了半晌,陆盏玥这才冷静下来,她语气僵硬:“郁泽君见笑了,我还有事先行离开,你请自便罢。”

话落,不顾那郁泽君再说些什么,陆盏玥便甩袖扭头就走了,那群随从呼啦啦地跟着来,又呼啦啦一片地跟着离去。

看着她尤自怒气冲天的背影,姜芙在心里不免有些遗憾,虽说陆盏玥到底还不算太蠢,但倒没能见着这公主殿下和郁泽君闹起来,若真那般了,那可有得好戏看了。

“在下郁泽,姑娘生得实在貌美如花,百闻美人不如一见,可否请教姑娘芳名?”

姜芙一回神,便对上了面前人那欣长含笑的凤眸,那眸中浸满风流多情的笑。

若是在之前攻略的那个现代世界,有人这么半不正经地撩她,姜芙定是要送他“渣男”二字,但现在……这人也算是刚才助她赶走了陆盏玥这个麻烦精,到底是欠了一份人情。

“小女子名唤姜芙……”

姜芙对这种花花公子的相处方式最是信手拈来,更别说熟读过资料的她,深知郁泽君这人虽喜美人,但最厌投怀送抱的人。

想了想,姜芙狠狠心故作娇羞地一跺脚,使出自己八百年都不曾用过的撒娇:“君上……您太讨厌了。”

姜芙压下被自己恶心到的冲动,冲郁泽努力抛着媚眼。

“芙儿不知能否同君上坐下来一叙……哎君上?您怎的走了?”

瞧着那玉面公子骤然黑下脸来,眉宇间还隐有不耐,最后径直一言不发就转身离开,姜芙不由翘了翘得逞的唇角。

人都走了,这方殿前便又空寂了下来,姜芙重新坐回了那摇椅中,从袖口里拎出那两只鼠妖,它们已经四肢僵直僵直地不会动弹了。

姜芙屈指送它们一人一个弹脑瓜嘣,鼠妖们呆滞的黑豆眼这才慢悠悠地转起来,像是大惊之后好不容易才醒神的人一般。

不出意外,姜芙又听见了它们哭天抢地泪声俱下的哭诉。

“姑娘,那女魔头当真可怕极了,她怎么能心肠如此歹毒,居然要将我们给活生生打死……”

“小妖的心吓得一下子都停住了,姑娘您没什么大碍罢?”

“若是阿染在,那女魔头怎么能兴风作浪成这样?她真是太嚣张了!”

它们七嘴八舌地说着,听在姜芙耳中,简直比那大珠小珠落玉盘还要嘈嘈切切,她捂捂耳朵道:“你们口中的女魔头,是魔族的公主,也是——阿染的姐姐。”

她的语气轻飘飘的,却犹如内隐失声咒一般,一下子令鼠妖们凝噎得说不出话来的,姜芙不看它们,也能猜出它们面上定带着惊惧之色。

“这绣的是什么?”

姜芙垂头一看,就瞧见了自己裙摆边上新绣的花纹,这是条黑裙子,魔界的人酷爱黑衣黑裳,像郁泽君那样穿白衣的倒是稀少,姜芙便入乡随俗换上了。

被她这么一打岔,原本战战兢兢的小妖怪们登时你一言我一语起来:“是绣的园子里的花,这花真配姑娘。”

这两只鼠妖不仅爱极人的皮囊,还惯会学人的言行举止,它们这一手的好绣技,便是修炼成人后的百年兢兢业业学会的。

姜芙抚抚裙面上细密的针脚,看着这舒展着花瓣的妖艳的花朵,她忽然觉得脑海里有什么一晃而过,却怎么也没能抓住。

天边阴沉沉的凉风微拂过面颊,姜芙微蹙着眉记起来,这些鼠妖如今化作原形,又法力低下不易引人注目,最是适宜去探听消息。

与它们细细地嘱咐了一番,鼠妖们拍着胸脯保证定会去探听清楚这诡异天气的缘由后,顺着墙边堆簇的花盆一溜烟没了踪影。

姜芙将身子往后一靠,身边的风凉凉的,正且适宜,可她眯着眸子望着那雾蒙蒙的天边,心里确没来由地不安。

这么些天,系统怎么也没出现过,就连完成抵达魔域后下发的那颗固本培元丹,它也没说究竟是如何用的。

上次系统这样不声不响消失许久,还是她刚成为任务者的时候,她刚与系统绑定,总系统需要更新重启便费了点时间。

自此后的日子里,便再没出现过这样系统消失几天几夜的情形。

努力压下忐忑,姜芙按着胸口,轻吐出口压郁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