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有来嫌疑人,身为皇后的季苓却眉头微锁,不由的叹气。

“唉。”

“有线索乃是好事,舅妈为何叹气?”孟凡疑惑。

季苓眼中既有几分怜悯又有几分庆幸。

怜悯是因为自己这侄儿自幼父母双亡,随师尊修道艰苦。

但庆幸的是他自此远离了皇宫的尔虞我诈。

“凡儿,你自幼离宫,很多东西你不懂,先前潘妃携子前来,本宫便有所察觉,只不过想动她实在是难。”

“舅妈你是皇后怕她作甚?”孟凡极为不解。

此时的萧天阙宛若一位官场老手那般,凝声叹息道:

“权利的交织远不是你想象的那般清楚的。”

“不懂。”

同样云里雾里的还有孟雪这丫头,一脸茫然的她守着蜀皇,不多时竟沉沉睡了过去。

对于萧天阙这个明眼人,季苓显然有些讶然。

她不敢相信此人当真是自幼在山中修道之人,对官场之事似是了若指掌。

“萧兄,有所不知,潘妃倒是不足为惧,令人顾忌的是她的兄长,当今丞相,潘九霄。”

“原来如此。”

古时,丞相一职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手中权利极大,朝堂之中不知有多少官员是他所提拔上来,难怪身为皇后的季苓也会如此顾忌。

想到此处,萧天阙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种猜测。

“依我看,为今之计,只有等潘妃露出马脚,方可对她动手。”

“道长心中可是有计谋了?”

季苓身为皇后,察言观色的能力自然不一般。

萧天阙微笑的点了点头。

“还请道长指教。”

季苓美眸之中精光涌动,迫不及待的请教。

“引蛇出洞!”

仅是四个字,季苓瞬间会意,眼中精芒闪动而后瞬间化做一抹狠色。

其余之人一脸茫然。

孟凡更是忍不住问道:“师兄你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是不是平日里偷偷溜下山,跑什么地方做官?”

萧天阙别有韵味的一笑,轻敲其脑袋。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懂?”

没想到前世闲来无事看的小说,在今日竟能派上用场。

难怪古代著名的谋士都是文官。

当真可谓是,读书破万卷,谋事自然神!

古人诚不欺我!

心中有所盘算的季苓当即行动起来。

“太子孟昶听旨,奉本宫口谕,持本宫凤令,调三千御林军包围养心殿,若无本宫诏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养心殿,违者斩立决!”

“儿臣接旨!”

接过代表皇后凤令的孟昶当即行动起来。

做完这些之后,季苓霸气的走出养心殿,对门外静候的太医官喝道:

“即日起,太医署所有太医官未得本宫诏不得离开养心殿违者斩!”

“是。”

下跪听诏的众太医战战兢兢的回应。

季苓看出孙五欲言又止,目光一凝,冷声问道:

“孙太医有话要说?”

孙五自是不敢隐瞒,连忙道:“那陛下调理所需的药材?”

“药材之事无需担心,本宫自会遣人送来。”

做完这一切后,季苓嘴角微微上翘,“就等鱼儿上钩了!”

与此同时,孟昶已携三千御林军将养心殿百丈之外团团围住。

“牛将军,此处靠你了。”

牛茆拍胸脯保证道:“太子殿下放心,莫说是人了,连一只苍蝇都休想飞出去!”

听闻蜀皇苏醒,孟昶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养心殿。

“父皇苏醒了?”

萧天阙摇了摇头,示意他嘘声,低声道:

“隔墙有耳。”

孟昶点了点头。

此时,养心殿外的众人,突然听到孟昶惊喜的叫声,“太好了,父皇你总算醒了!”

按照萧天阙提示做完这些后的孟昶疑惑问道:“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守株待兔!”

卯时初刻,经过一夜的守候,无论是御林军还是宫中侍从都觉眼皮沉重,注意力下降了不少。

养心殿内闭目养神的萧天阙突然睁开眼,轻拍一旁的孟昶,“孟兄,鱼儿动了。”

季苓想亲自查看却被孟昶制止了。

“母后,你躺下休息会吧,我随萧兄去就行了。”

彻夜不眠的季苓思索片刻,终于是点了点头,同意小憩片刻。

萧天阙随手一挥,符文飞散,将孟昶笼罩。

“萧兄,这是……”

孟昶看着身上的符光,一脸的疑惑。

“一些小手段,能令你短暂隐身。”

孟昶惊叹无比。

两人走出大殿后,便听到住着太医的偏殿,传来窸窣的响声。

片刻之后,殿门被人推开,一名中年男子蹑手蹑脚的从殿门中挤出。

此人萧天阙,孟昶都不陌生。

正是孙五的徒弟,李涑。

孟昶咬牙切齿,“该死的家伙,我倒要看看他是要给谁报信!”

李涑极其谨慎,为了不发出脚步声,直接将靴子脱下,拎着走。

他三步一回头,确定周遭没人后,疾步朝养心殿旁的假山走出。

二人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

李涑将假山旁的一丛草扒开后竟露出一个狗洞。

他没有丝毫犹豫,扭动身子从狗洞当中钻了出去。

“狗钻狗洞,咱们走人道。”

说罢,萧天阙拽着孟昶直接穿墙而过,跟上了李涑。

看着一脸惊愕的孟昶,萧天阙淡笑道:

“小手段,小手段。”

出了养心殿后的李涑,左右观察,见周遭的侍从睡着后,蹑手蹑脚的小跑离开了。

孟昶、萧天阙二人一路跟随。

莫约一炷香后,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的李涑停了下来,将靴子重新穿好,挥袖擦干额头的汗,踏入了一处寝宫中。

“清荷宫,此处是何人的寝宫?”萧天阙看向一旁孟昶问道。

只见他双拳紧握,咬牙切齿,“正是潘妃的寝宫。”

两人尾随李涑进入清荷宫之内。

殿内灯火通明,潘妃母子一脸焦急的在殿中等候。

看到李涑前来,连忙上前问道:“如何了?”

李涑气喘吁吁,一时说不上话来。

“你快说啊!”孟凛催促道。

“太子请来的人将陛下体内的毒排了出来,不久之后养心殿当中就传出陛下苏醒的消息了。”

闻言,潘妃眼前顿时一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陛下醒了,那事情岂不是败露了,不行,凛儿快,快去找你舅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