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你这是打算去干嘛?”

见稚叶忽然上前一步,眼光一脸淡然的望着那些钻石骑士的方向,其中一名商会成员有些不知所措的上前去问道.

他的面色惨白,如今连他们管事都死了,就目前的情况上来看,估计他们也活不了多久的时间了,少爷那么快就已经开始想不开了吗?

“没什么...不装了,摊牌了!”

稚叶轻轻叹了一口气,并不打算多说些什么,当他看到眼前那些明明带着悲哀色彩的画面,久久的不能把自己的心静下来.

特别是望着商会管事的老者死了以后,眼中也并没有太多的波澜,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随着胸口的波纹扩散开来,一股灼热感顺着手心渐渐的延展开来.

“这傻小子那么快就疯了么?要是那么快想不开的话,那么本座还是不建议送你一程的!”

忘俗冰冷的面容扫在稚叶身上,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稚叶一脸淡然的望着他现在的方向,眼中并没有太多的情感波动.

然后便直接将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走到他身边的,总之就是诡异无比,刚才明明看到他距离自己还有将近十米远的距离,总不可能在这一瞬间瞬移过来吧?

“影妖灵,噬魂!”

稚叶冰冷的吐出一段符咒,然后五指化作利爪形,瞬间对准忘俗头颅的方向狠狠的刺下去!

他的下手速度干脆利落,总之不是寻常修士可以轻易反应过来的,单忘俗也只不过是随意得笑了一笑,并没有完全将稚叶使用妖灵力量放在眼里.

就算搞出一些偷袭的小手段,那又何妨呐?稚叶的本身实力也仅仅只有金丹境巅峰而已,顶多只是和亦庄一个级别的,但如果硕想要和他抗衡的话,那还是太天真了!

只是..没想到,在这样偏僻的小地方,还能有这样级别的高手,可以和他们钻石骑士相提并论,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件比较罕见的事情了.

“给你个机会吧,主要你归入本座麾下,就可以给你留一个活命的机会!”

忘俗一面躲过稚叶的攻击,一面直接果断的抓住了他准备攻击的一只手,随着“咔”的一声脆响,直接将那只臂膀捏的粉碎!

在剧烈的疼痛感之下,稚叶微微皱眉,但是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稚叶的方向,想要大笑起来.

啧啧,有意思,但这也就差不多了,望着他那恶心的面容,后者只是一脸不屑的笑意.

眼望着稚叶身后半虚半实的影妖灵,同时满脸汗珠的与忘俗拉开距离,明明已经看透了一切,但因为修为上跟不上去的缘故,对于他本身而言有一种明显得吃力感.

而且这种吃力感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越来越明显,很快便看到稚叶处于下风的位置,被忘俗直接压制住.

“哼,这又是什么表情?看死人的表情么?”

忘俗呵呵一笑,他已经乐坏了,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轻蔑他到这种程度,而且还是从商会出来的,按理说这些商会的人大多数都是怂包.

但是影响力还是有的,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这些杂鱼还是全部收拾干净比较好,这样也不用担心到时候事后还会发生什么意外了.

“呼呼呼,迷茫的骚年啊,我看你需要帮忙的叭?”

寒夙眨巴着灵动的双眼,落到稚叶和忘俗两人的中间,正打算继续下手的忘俗直接被吓了一跳,处于警惕的状态,他还是迅速向后倒退数步.

相比之下,忽然出现的寒夙比起稚叶似乎更能给他带来压迫感,虽然还没有真正的交手过,但从寒夙身上传出来的极寒之力已经让他的手臂不自然的颤动起来.

“你..你是那个...?不过,我和阁下貌似不是特别熟悉吧?”

望着寒夙朝着自己微笑的样子,稚叶满脸复杂之色,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说些什么好.

总之寒夙只是管着她自己笑着,然后几步走上前来,牵住稚叶一只皙白的手,然后再摸了摸他的脑袋,眼睛眨巴眨巴的更加频繁了:

“噗嗤...这样看,其实还挺可爱的,别的你先不用管了,反正就是这样吧,我是没什么恶意的!”

寒夙轻轻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再看了一眼露熙的方向,对于这一点她是知道,所以任何对露熙下手的人,她都不会轻易放过.

“打算一起上么?就算你们稍微有点实力,但是你们不要忘了,这一片庇护城到底是谁管辖的地方!”

几名钻石骑士纷纷拔出银色玄剑,对准寒夙和稚叶两人的方向,而忘俗则是走在这些钻石骑士的最前头,举起冷剑就直接对准寒夙的方向,要说到真正下手的时候,那么他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不管对方到底是谁,反正...他就是一个莫的感情的杀手.

呼...真够丢脸的!

亦庄捂住自己的脸庞,其实以忘俗的意思,也就是要以多欺少罢了,这样不讲武德的行为,所以,到底是谁给他们朵洛维的骑士丢脸呢?他心里真的没点数么?

算了...反正这些定义往往都是由胜利者而取决的,本身就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地方,只是看着这个世界黑暗的一面,有点心累罢了.

“傻子,你还呆呆的看着干嘛?蠢货!还不赶紧过来准备联合剑阵!”

望着亦庄这幅爱理不理的样子,忘俗当即就是一副火冒山丈的模样,气的直接跳起,如果不是他尚且还有一点理智的话,或许就直接上去把亦庄给砍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亦庄更加无语了,虽然心里已经无比的厌恶,但是这也没有办法,他对自己身为钻石骑士,更多的是一种耻辱,但是既然把柄在忘俗手中,他也根本没有什么好说的地方.

原本他对这个制度就已经失望透顶了,现在只不过是在原本的基础上,让自己活的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般的模样罢了!

之所以不需要光明,因为他是从一开始就生活在黑暗中的,自然不会在意那么多.

“你是一名值得尊重的对手,但是很抱歉,因为,我们现在是敌人..!”

亦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寒夙的方向,眼中透露出一丝淡淡的不舍,但这也没有办法,他身为就是冰冷的杀气,本来是不该拥有任何情感的.

如今,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犹豫过,迟疑过,只能说,当迫不得已的时候,他也是任凭命运漂泊,算是在心中一直留下了一道执念吧!

“废话少说,我知道的,随便你们啦...!”

寒夙淡淡的瞥了一眼,当眸光落在亦庄身上的时候,还特意多停留了一会,这人类,确实还有与众不同的地方,只是现在,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

感受到寒夙身上的气息波动,稚叶也是有些愣愣的看了她一眼,到现在为止,她都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甚至他几次还怀疑过,后者又到底是不是人族呢?兴许吧...但也许有不是.

这种被拉开距离的滋味,让他心里也有一种不好受的感觉.

像几道炽热的焰芒在心头燃烧开来一样,但在短暂的神识稳定下,也算是恢复了原本正常的状态.

“一起上!”

几道银白色的光辉从忘俗的左右两臂之间升起,在这一瞬间,他就已经有了一种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所以只是一脸傲然的扫了寒夙一眼.

另外几名钻石骑士同样也跟着照做,他们中间修为基本上都是金丹境巅峰,在加上忘俗本身就有元婴境初阶的力量,加起来勉强也能施展出元婴境中阶的力量.

如果说之前只不过是小打小闹的话,那么现在可就完全不一样,因为性质单单就已经是不同的了,元婴境中阶的力量与元婴境初阶有着本质的差距.

“受死吧!”

在手中剑意迅速膨胀的同时,忘俗嘴角露出一道自信的弧线,而这个时候亦庄也有些不自然的将眼睛闭上.

似乎马上将要看到事情的结果一样,这样不幸的事情,他是不愿意亲眼所看见的.

“快走吧..!这一招你会吃不消的...!”

稚叶变得有些忧虑起来,在这样的威压之下,让他顿时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几分犹豫之下,他还是咬着牙在自己的胸口打出一道印记.

伴随着剧烈疼痛的刺激下,稚叶的胸口也跟着开始露出一道道裂纹,伴随着黑色和红色的纹路开始不断向他的四肢附近延展开来.

“你..你这是干什么?”

寒夙微微一愣,望着稚叶这样的迷惑行为,她已经不知道拿什么词语来形容了.

“与其堕落成恶魔,只是认识你已经很开心,就算死了的话应该也值得了吧!”

稚叶并没有直接回应寒夙的话,而是念念不舍的看了寒夙的方向一眼,两眼相对视的那一刻,就好像是万千星辰在闪烁着.

傻瓜,你在说什么话呢?

寒夙试着将一只手与稚叶接触的时候,却没想到后者已经开始不自然的疯狂向后倒退了,而且这种滋味和痛苦的刺激下很快让他嘶吼起来.

“唔..他这是怎么了呀?会出什么事么?”

云樱有些为难的看着稚叶的方向,光是这样看着后者血脉即将爆起的样子就已经够疼的了,难以想着他此刻到底在承受着多少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

“半魔种血脉...还真是听罕见的呢,不过...他现在所在做的,是在燃烧血脉之力,如果不及时控制住的话,他会死的.”

露熙淡淡的看着这一切,当神识在稚叶身上扫了过后,也是这样轻声回应着,脸上并没有明显的表情变化,虽然,怎么说吧.

她总感觉冥冥之中好像还有另外一股黑色的力量潜伏在稚叶的体内,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所以并没有打算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