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棠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到:“所以说,你们每个人都跟这黑袍脱不了干系,这才聚在了一起?”

我点头道:“可以这么说吧,但最多的还是缘分。”我笑着摸了摸薇薇的头,这让薇薇越发的害羞起来。

严天龙还在给书怡慧捏着肩膀,看他们甜蜜的样子,看来进展还挺快。

这时薇薇突然说到:“对了,你刚刚说有办法可以挡住我们身上的气息,是真的吗?”

书怡慧又对薇薇说到:“你怎么能信他呢,他刚刚还想要你命呢,再说了,我们野仙自己就能隐藏气息,还用他教。”书怡慧把应棠风说的羞愧不已。

胡薇薇却对书怡慧说到:“虽然我们自己有办法可以隐藏气息,但刚才不还是被他一眼识破了么。”

胡薇薇却对书怡慧说到:“虽然我们自己有办法可以隐藏气息,但刚才不还是被他一眼识破了么。”

书怡慧还打算强辩着什么,却被薇薇挡下说到:“好啦,我知道你是担心我。”薇薇转头看向了我,我对她点了点头表示肯定,薇薇甜甜一笑又接着说道:“我相信小熙,我也相信应先生。”

这时严天龙的家仆端来了茶水放在了桌上,随即转身离开。

等到家仆离开后应棠风才点头道:“没错,你们虽然有自己的方法可以隐藏身上的气息,但对于道行高一点的阴人来说,并没有任何作用,还是可以轻松的识别出你们的身份。”

薇薇还是很有礼貌的说到:“那就有劳应先生了。”

应棠风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薇薇姑娘不必那么客气,叫我名字就行了,先生一词不敢当。”

薇薇微笑着点头道:“那以后就叫你应大哥吧。”

书怡慧还对应棠风心存些许不满,撒泼的说到:“喂,姓应的,那你说要怎么隐藏呢?”

应棠风稍想一会说到:“对于野仙隐藏气息的方法有多种,其中最好的莫过于‘埋灵’。”

“埋灵?怎么个埋法,灵为生命之根本,怎么能埋呢?”我对于‘埋灵’一词感觉到陌生,好像不曾听过。

“没错,就是埋灵,张宗主恐怕有所不知,我们应家祖上曾经出现过一位与柳仙相爱的先祖,但因为人妖殊途,实在有些许不妥,他就研究出了这埋灵之法,可以让野仙甚至精怪变为人形的时候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包括我们应家人也不能轻易识别出来,只有通过法阵才能才能判断。而一般阴人判断精怪气息正是从灵体上感受来获取信息的。”

我狐疑的问道:“哦?那还请应兄讲解一番。”

“张宗主精工于风水阴阳秘术自然有所不知,我们应家世代与精怪打交道,所以对野仙的了解相比张宗主和天龙要多一些。野仙在修炼成人形后,还是一具魂魄,一副可以在本体和人两种形态上来回切换的身体,但他们却比常人多出一个灵体,就是两个灵体,正常情况下两个灵体是糅合在一起的,就像书小姐刚刚所说,他们的隐藏方法就是在灵体上镀一层气来包裹住自己的灵体,但这方法也只能瞒住道行低的人。”应棠风端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茶。

我突然想起来:“难怪当时去找包叔的时候,薇薇就被包叔看出来。”

应棠风接着说道:“埋灵的方法就是直接把两个糅合在一起的灵体分开来,再把本体的灵用气包裹住,然后埋进人灵的内部,最后为保证万无一失再用气息包裹住整个灵体就好了。”

薇薇有点犯难问道:“应大哥说的没错,我们野仙的确有两个灵体在体内,也的确是糅合在一起的,除非千年道行野仙的气能包裹的灵体不被发现,我们的确没那个能力。不过这灵体我们没办法将他们分离开来,就像是天生的没法改变。”

应棠风笑道:“薇薇姑娘请放心,我既然这么说,就说明我有能力帮你分开,而且你们野仙的修为就是因为这杂乱的灵,才导致了你们修炼进度并不快,埋灵不仅可以帮你们隐藏气息,还可以加速你们的修炼速度,不仅对身体无害,甚至说是有益。”

书怡慧还是不放心:“你怎么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万一你别有用心呢,灵体剥离后,野仙是没办法再变成人形的。”

应棠风有点不知如何解释,对于精怪灵体剥离后,的确无法再变回人形,甚至法术尽失,严重者会当场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