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小说网 >  万事如医 >   第三十章 生气

今日的葬礼,如意觉得自己虽然还是想不起来,脑袋中模模糊糊有个印象,她的家人可能跟李大小姐有关。

她肯定有个爹爹,有个弟弟,那两个婢女的印象也深刻,不管生死,她要找到他们。

如意道:“我要,去京城,找我爹。”

宋余打听过了,如今李家是小结巴的伯父家,看来她有个亲爹。

宋余道:“也是,到底还是自己的亲人更妥帖些,你总是他亲生的,他也不会真的不管你,但是我不方便带你走,我给你拿着钱,你自己找个商队吧。”

他们到底是女孩子,商队都是一些男人,有没有路引,被卖了怎么办?

海棠真的很委屈很害怕,圣人怎么就不能收留他们吗?圣人才会让人觉得安全。

至于二老爷,如果真的能指望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如意满意的看一眼海棠,小丫头都懂的道理,好多人都不懂。

她不冷不淡的道:“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怎么走,你也管不着。我只是个傻瓜,而已,没什么好处,可捞的。”

宋余:“……”

他怎么听出这人生气了?

她为什么生气?

“喂,你们去哪里啊?我不能让你这么走了。”

宋余追上如意,这时候风少羽兴奋的找来:“哥,哥,神医我找到了,仇管事让人来送信,是西李的三小姐。”

海棠:?

那个跟姐姐抢未婚夫的刁蛮女子?

海棠道:“公子您搞错了吧?我们家小姐才会医术。”

他们在啊,又来了。

风少羽从怀里拿出一包碎银子塞给如意,用哄孩子的语气道:“去买糖给你和你家小姐吃。”

海棠:“……”

她说的是真的好不好?

风少羽已经拉着宋余往外走了:“哥你跟我一起去。”

宋余走了两步却回头看着如意:“跟我走。”

风少羽:?

哥不跟着他去找大夫,送别的女人?

除了李大小姐之外的女人。

如意对宋余视而不见,慢慢的往外走,宋余看着她有些笨拙的背影紧紧的皱了皱眉头,又跟上去。

等到了客栈二门,宋余不由分说拉着如意上了他事先准备的马车。

海棠心急如焚,这位大少爷怎么回事?强抢民女啊?

她咬着唇爬了上去,预想的争吵并没有发生,圣人和小姐面对面坐着,小姐靠在车厢闭目养神,小姐都没理会圣人。

空气安静却有些剑拔弩张味道,海棠小心翼翼坐在小姐身边,目光怯怯的看着宋余。

宋余:“……”

宋余气不打一处来,命令车夫启程后叫道:“你有什么好生气的?我跟你无亲无故,收留你是情分,你应该感激才对,凭什么对我生气?”

她是跟如意说的,如意却闭着眼睛不出声。

海棠:“……”

这么装做听不见不太好吧?

宋余心想如意小姐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脾气?爱使女子小性。

他的心痒痒起来,用手指着车棚道:“蚊子!”

如意:“……”

她睁开眼道;“你是不是,很幼稚?”

宋余傲然道:“我就不明白你凭什么生气?”

“那你就,想明白!”

豁,果然生气了。

宋余恨不得掰着手指跟如意讲道理:“我们无亲无故,你承认不?是我收留了你,你承认不?你已经麻烦我很多了,你承认不?那你凭什么生气?”

如意想了想道:“可能,我小气吧?”

宋余:“……”

说的也太理直气壮了。

他要的是具体的事,他君子顶天立地,无愧于心,也没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这丫头是什么时候开始跟他生气的?

对,好像送衣服的时候就有些冷冷冰冰。

不对,他们撒了骨灰之后她就这样了。

难道是因为他当时说她是个傻瓜什么都不懂就知道祸害人?

可是她本来就……不是,当时的情况,她没有祸害人,是他误会她了。

宋余脸突然有些不自在,稍后又觉得自己没有错,当时那个情况,任何人都会生气,生气了口不择言……

算了,宋余靠在车厢里也闭上眼睛。

反正他没错,他是不会认错的、

稍后宋余又睁开眼,挑衅的问道:“既然你跟我生气,那我拉你上车你为什么不挣扎?”

如意淡淡道:“累。”

她又道:“我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小男孩,总是喜欢揪,一个小女孩,头发,然后引发女孩,惊叫。女孩苦不堪言,后来,有人告诉女孩,你当做没看见,不喊,不叫,不理,不屑,那人无趣,自然就,不再揪头发了。试过,果然。”

“你随便拉我,去哪里,反正终究,会下车。”

宋余:“……”

他是个无赖吗?

这态度也太敷衍了。

他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所以你觉得小男孩是在欺负人?”

那明明是喜欢小女孩好不好?都揪女孩子头发了,当然是喜欢,不喜欢的人才不会揪他头发。

这人到底懂不懂啊?

如意摊摊手:“不然呢?总不能是喜欢吧?”

宋余觉得很郁闷,不管故事里的小孩子是什么想法,眼前这个人对他的想法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

他到底做了什么要她这么冷漠?

不就是骂她一句……

反正他没有错……那么离谱。

宋余将头偏到一边也不说话了,他已经仁至义尽,问心无愧,剩下的,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风少羽眼看着拉着大哥的马车走了,他很难以置信?哥真的抛下他了是吗?

还是为了一个女人?

啊,老天爷,这到底什么情况?说好的一起去找神医呢?

宋余将如意送到萧太爷的临时住所。

萧太爷身体好多了,杏云侯的骨灰也顺利埋了,萧太爷要进京养病,萧太爷人品光风霁月,又是长辈,如意和海棠跟着太爷进京再合适不过了。

到了地方,宋余让如意和海棠下车,他自己不下来,语气不善道:“能做的我已经做了,你们愿意跟着太爷就跟着,不愿意,我也没办法了。”

说完心一横,告诉车夫:“掉头,我还有很多事呢,何必费力不讨好,反正人家也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