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离倒是一个不错的想法,但是如何保证其他地方会比这里好?这里虽然有雪崩,但终究是没有什么野兽侵袭的,如果......”

徐淼淼一时间确实还有些犹豫,不过蒂斯好像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拍了拍胸膛,“淼淼,你相信我,西部有很好的地方,那里没有雪崩,地势平坦,处于背风口,绝对适合部落群居。”

一时顿住了,徐淼淼定定的看着她,那眼神似乎要透过她的眼睛,直看入她的心头。

若是只有她一人,她可以毫无顾忌的跟着蒂斯远去,但现在不同,她身后是大山部落和整个部落的族人,她必须事事为族人的安危考虑,所以做起事来难免会畏手畏脚或者思前顾后。许久许久。

徐淼淼终是点点头,“好,我愿意跟你去找更适合大山部落的地方。”

蒂斯虽然平日里看着大大咧咧的,但对于这种事情上她从来不会撒谎,而且她和云亚都是一样的性子,十分的事情她只愿意说七分,能让她说出很适合部落生存得话就说明那个地方真的很好。

“我也是这样想的,这个地方的雪崩太多,如果能走的话,还是离开吧。”

丘陵同样赞同了蒂斯的说法。

“好,我今日便开始收拾,过几日归置好了我们便走。”蒂斯回身走了出去。

徐淼淼原本打算过几日在宣布这个事情,却不知为何这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以很快的速度传到了每一个部落族人的耳朵里。

这无疑引起了轩然大波。

“我们要搬走了吗?大山部落在这里待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

“是啊,前段时间我们还打败了邬伢,这里应该很安全啊,干嘛要离开!”

“我的孩子和妻子都已经对这里产生了眷恋,我们不想走!”

“走的话谁能保证下个地方不会更危险?”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在整个部落里不断地回响着,在很快的时间内便形成了两大派别。

一派是拥护徐淼淼决定的,而另一派则是固守成规决定要扎根在这里的。

两方吵得不可开交,对于这些一开始的徐淼淼并不知道,她与蒂斯商量好之后便开始着手收拾部落里的物资,整日忙的脚不沾地,哪里还有时间顾得上部落里其他的事情。

两个派别打得越来越厉害,直到矛盾达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

训练场。

偌大的场地里十分清晰地站着两拨人,阿彦在人群中间义愤填膺地指着对面人群中的男子,呼吸粗重,咬牙切齿的开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巫大人为了部落的未来鞠躬尽瘁,如今的搬离也是为了我们大家好,你怎么如此冥顽不灵?”

而对面的昇好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冷哼了一声,双手抱胸不甘示弱地回瞪了回去,“阿彦,我看你是昏了头吧,这个地方有什么不好,要吃的有吃的,要住的地方有住的地方,前段时间我们还一战成名威慑了其他部落,这里安全得很!”

“安全?!”属于阿彦阵营里的一个男子开口讽刺,“要是安全的话,你告诉我为什么当日邬伢来围攻时我们部落会被奸细杀了那么多人?还有,要是安全的话,我们又怎么会因为处于上风口的位置而那么多人感染了风寒呢?风寒是会死人的!你明不明白!”

扯到风寒的身上,一瞬间便引起了大量共鸣。

“没错,我的孩子就得了风寒,如今天天发烧,我绝对不会在这里再待下去了!”

“我看你们就是被巫大人迷昏了头!她虽然对部落好,但人非圣贤她也有做错的时候,你们能不能理智一点!”

昇反倒像是一个看透了一切的人一样居高临下地指责着所有拥护徐淼淼的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大派别争论了一番之后谁都不服谁,这一下子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不同于之前的争吵,这次直接打了起来,至于谁先动的手谁后动的手没有人能够知道,只是这架一旦打起来便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停下了。

“阿彦,你别仗着训练时间比我久就这么欺负人!”昇终究不是阿彦这种训练了许多日子的人,不过两三下便被阿彦按到了地上。

死死地咬着牙,抬手握成拳,开口叫骂着。

“怎么?说不过我也打不过我,想求我放了你吗?”阿彦也是被他刺激得有些火冒三丈,手上动作也没了轻重,一拳下去,昇的胳膊上便是一圈儿的乌青。

“干什么呢!仗着自己块头大想欺负人?”和昇同属拒绝搬离一派的人见他们的领头人物受了欺负,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三四个男人一窝蜂地冲了上来,直接将阿彦按到了地上。

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阿彦纵然再能打也难挡这么多人一起围攻,一会儿的功夫,便换成了他被打倒在地。

而同样的,与阿彦同一阵营的人又因为这一次被打而再度打了回去,一时间场面一片混乱。

恰恰走过这里的巡逻队员看到了这一混乱场面之后哪里还敢耽搁,直接跑向了徐淼淼的位置。顾不上其他,上气不接下气地汇报着。

“巫大人,出事了!阿彦和昇打起来了,整个部落的人都打起来了,您快去看看吧!”

“整个部落的人打起来了?”徐淼淼狐疑的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难不成是起了内讧?

快步地走着,但等到她亲眼看到训练场上的那一片混乱时也着实倒吸了一口凉气,赶紧散发出精神力压制,清冷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训练场。

“都给我住手,干什么呢!自己人打自己人?疯了吗?”

“巫大人!就是他们!他们不想要搬离这个地方!”

“你们是因为部落迁移的事儿打起来的?”在徐淼淼的压制下,两方人终究是不情不愿地停止了争斗。

听着阿彦犹带怒气的话,徐淼淼这才明白过来,扭头看向一旁同样倔着脖子不服软的昇,顿了顿声音,“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原因不想搬走,打架就是不对的,你跟我来吧,在这件事上我和首领大人都想跟你好好谈谈。”